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范质丝毫也不着急,仿佛他找李中易来,只是为了喝茶闲谈叙旧一般。

    李中易更不急,他有大把柄在手,不愁范质不妥协。既然已经打了第一枪,不从范质那里捞到实实在在的好处,不帮李虎坐稳天武卫都指挥使的宝座,李中易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杨炯也是极有耐心之人,他一边殷勤的伺候两位相公,做着端茶递水的活,一边暗中观察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杨炯曾经仔细的盘算过,他向范质的建言其实是,如果李某人实在咬住不放,不如采取欲擒故纵的策略,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反正,符太后异常信任范质,范质只需要度过眼前的难关,等两三年之后,彻底的掌握了朝政,区区一个李中易,还不是任由范相公捏圆搓扁么?

    范质心里明白,杨炯说的确实是正道理,目前恰是先帝新崩,幼主继位,举国惊疑不定的时候,最需要的是朝局安稳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中易这一刀,捅得实在太深,太狠,令范质心里颇有些不爽,所以才布了个深局,用以反制李中易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中易丝毫也没有受到所谓刺客光临的影响,一直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喝茶,范质想绕圈子,他一定会奉陪到底。

    范质原本等着李中易开口求饶,可是,李中易却一直保持着沉默似金的姿态,昂然屹立不动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见杨炯冲范质使眼色,他心里暗暗好笑,姓杨的,虽然聪明绝顶,却终究少了一份居高临下,俯视众生的定力。

    范质再怎么霸道。再怎么独断专行,宰相的气度却是杨炯拍马难及。

    柴荣一直重用范质,绝不是没脑子的乱命。范质此人,精明强干。手腕颇高,很有把握大局的掌控感。

    不过,在李中易这个先知看来,范质的性格之中,有着一种文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这种万般皆下品,惟有进士高的性格,既造就了范质,又是毁掉柴家江山最致命的缺陷。

    身为朝廷首相。范质提拔起来的门人,几乎全是文士,没有一名朝廷重将。

    治国之道,端看文武相济,互相平衡,方为王道。

    然而,范质的派系,却是明显的瘸腿,朝中的名帅和重将,竟无一人是他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无咎老弟。近日,老夫得报,天武卫军心不稳。李虎统军不力,似应替换下来?”范质此话一出口,李中易面上不显山不露水,心中却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之感。

    范质的反击,其实是个连环套,所谓的刺客不过是道开胃菜罢了,关键就在于,范质也很清楚,李中易和开平郡王府的亲密关系。

    李中易利用了范家小妾的哥哥作为口食。范质照方抓药,借用拿下李虎。斩断李中易的一条硬胳膊。

    当然了,范质做梦都没有料到。不仅仅是李中易,而且背后还藏个赵匡胤,这两个家伙都对那把至高无上的龙椅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区别只是在于,李中易早就知道赵老二要篡位,故意等待他先动手,然后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,紧随其后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据李中易得到的消息,赵老二最近一直和石守信等人,品茶闲聊,而且每次的时间都不短。

    外人可能只是以为,赵匡胤这个军方第一人,只是想沟通下昔日弟兄的感情。

    李中易即使用脚趾头去思考,心里也明白,赵老二不是在酝酿谋反,更有何事?

    如今的局势,妙就妙在,李中易虽然在开封城内没有兵权,却提前掌握了赵老二即将动手的史实。

    而且,李中易还知道范质那时的应对方式,这就属于兵法里面的,庙算先胜的逻辑了。

    对于范质会把李虎拿出来说事,李中易一点都不觉得惊讶,他如果不这么做,那才叫作大失水准呢。

    “范相公,府衙近日查办了一起无君无父的忤逆大案,在下担心有损先帝之明,特命人连夜严加讯问。”李中易丝毫不让的针锋相对,令杨炯窥探到了巨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玩政治,和耍流氓,其实并无本质性的区别。其中的共同之处在于,玩政治必定要耍流氓,否则绝对玩不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,范质想恐吓李中易,李中易不耍流氓,更待何时?

    天大地大,军权第一大,为了这个玩意,哪怕马上和范质彻底翻脸,李中易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杨炯做梦都没料到,李中易居然敢和范质公开叫板,颇有舍得一身剐,敢把首相拉下马的架式。

    耍流氓,其实是一种高情商的玩法,没有洞察世情的明睿,只能是班门弄斧,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流氓搞法,令范质进退维谷,真要是撕破了脸皮,这一次,范质不见得稳胜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李中易抓住的切入点,实在是连符太后,都不太可能完全支持范质。

    李中易还非常年轻,即使这次斗输了,将来,契丹人南下侵周之时,符太后即使再不情愿,也要重新启用他这位百胜名帅。

    范质能够坐到今天的崇高位置,三分靠忠诚于柴家,三分靠过人的才华,四分靠他在士林之中的威望。

    李中易下手的部位,恰好是范质一直引以为傲的士林领袖的地位,实在是令人揪心之极。

    说句老实话,如果范质在士林之中的威望严重受损,他的首相宝座,也就很难继续坐得稳当。

    李中易输得起,范质却输不起,杨炯有了这个认识之后,除了对李中易另眼相看之外,只得频频冲着他的座主暗使眼色。

    范质被李中易挤兑得很厉害,他很想马上和李中易掀桌子,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可是,多年的宰相生涯告诉他,越是大事,越不能急。拍桌子很容易,拍完了之后,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明日五更天之前,那人必须回家。”范质接到杨炯递来的眼色,他忍了又忍,最终决定,且罢,暂时和姓李的疯狗妥协吧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了范质的承诺,心中大定,天武卫的兵权,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,范质会做出何等不利的举动,那已经不属于李中易关心的范畴了。

    为了掩护住拿住兵权的大目标,李中易故意得寸进尺的又提了个小要求:“范相公,京师的厢军到了非整顿不可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一年难得训练几天的厢军?范质对于战力羸弱的厢军根本就不屑一顾,所以,也就没太在意,只是淡淡的说:“此事随你之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连得两手,已经赚大发了,自然不会继续逼迫范质,真要是翻了脸,胜负实在难料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