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当晚的深夜,范质在首相的公事厅内,接待了令他百味杂陈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柴荣是怎么收拾李中易的,除了符太后之外,就只有范质知情。

    目前,手头没兵的李中易,在范质看来,其威胁性比韩通、赵匡胤等人小上许多。

    偏偏,就是这个李无咎,居然趁范质不备的时候,公然打了第一枪。

    这第一枪,实在是太狠了,疼得范质,痛彻心肺,却又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人呐,走背运的时候,喝冷水都要塞牙齿缝,范质也不好马上命儿子退还所谓的贵妾。

    泥菩萨还有点土性呢,何况是范质乃是首相,范家是大周顶儿尖的豪门呢?

    不过,杨炯仔细的盘算过李中易的弱点之后,发现李相公除了好色,喜欢敛财之外,竟无端得上台面的明显把柄可抓。

    范质心里很清楚,符太后的手里捏着可以制裁李中易的先帝遗诏,可是,只要李中易不露出造反的痕迹,符太后就算是再恨李中易,也不敢对他下毒手。

    道理是明摆着的,朝廷内外,掌握军权的大小藩镇多得很。没有任何理由的动了李中易,这些只知道守住地盘的军阀,哪个又是省油的灯?

    原本就是主少国疑的局面,内有藩镇,外有强敌,符太后怎敢轻易自毁长城?

    所以,政事堂内闹刺客的算计,也就摆上了范质的桌面,这是杨炯的建议。

    范质考虑了一夜,断然采纳了杨炯的意见,其实,政事堂内有无真刺客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在李中易开了第一枪之后。范质必须捏着足以反击的口食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变相警告李中易,你如果让我名誉扫地,我就拿掉你手头上的最后一点实权。

    李中易冲范质拱了拱手,淡淡的说:“政事堂内居然出现了刺客,有关人员必须严惩不怠。待明日诸位相公早朝之后,某家打算提议。将有关人员流放五千里,其五代之内,不得科举做官。”

    范质眯起两眼,仔细的砸摸了一下李中易此话的内涵,面上却显得云淡风轻,从容的说:“朝廷自有规矩在,该怎么处罚,就必须怎么处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坐到范质的下首,杨炯亲自上前奉茶。李中易也没客气,抢在范质说话之前,端起茶盏,轻轻的啜饮。

    范质心里明白,李中易这是故意拿翘,甩脸子给他看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不清楚,身为范质心腹的杨炯,却看出几分端倪。他的座主轻轻敲击座椅扶手的频率,暴露出了心火正旺。

    李中易其实是故意惹怒的范质。这位范相公掌权的时间太久了,想法难免不接地气。

    所谓的地气,就是政治游戏中,最核心的部分,等价交换权力。

    范质的麻烦迫在眉睫,李中易抓不住刺客的后患。还远得很,他怕个球?

    更何况,政事堂闹刺客,事关重大,不到明日早朝。就肯定会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李中易刚进门,就把惩处闹得极严极狠,目的就是抢先占据主动权,反将了范质一军。

    这政事堂的护卫首领,原本就是杨炯安排的人,虽然品级不高,地位却十分的重要。

    李中易料定,如果今晚没有和范质谈妥,拖到明天早朝之时,王溥和李谷肯定会借机会,想把这个位置捞到手。

    明天,除了魏仁浦不敢确定之外,李中易估摸着,多半是至少六相,对阵范质这个首相。

    如今,回过头来,再仔细去想柴荣临终前人事安排,简直是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范质虽然权重,却也无法做到一手遮天,他必须得到符太后的绝对支持,才有可能独霸朝堂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政事堂内,还有范质的政治死敌:王溥和李谷。这两位相公,早在太祖郭威秉政时期,就一直和范质严重不和,经常彼此拆台。

    延续到的柴荣登基之后,由于他们哥三,都是潜邸的老人,资历大致相当,暗斗得就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如果没有王、李两位相公的存在,李中易即使想打第一枪,也会选个更加合适的理由和时机。

    此所谓:异论相搅之策也,柴荣的确做到了明面上的权力平衡。

    只不过,柴荣千算万算,却没有料到,由于他和郭威的重用文臣,导致武将集团,与整个柴家分歧颇大,几乎难以弥合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李中易认为,柴荣提拔重用文官,压制武将的策略,本身并没有错。只是,时机的选择上,有些操之过急了。

    随着柴荣的驾崩,基位的幼主,又没有实际掌握朝政的能力,大权更加集中到了符太后和范质的手上。

    吃独食,肯定会遭雷劈的,李中易深信这一个真理!

    “无咎,算起来,你来大周,也已经超过五个年头了吧?”范质毕竟是范质,哪怕李中易手握他的把柄,他依然从容不迫的从拉家常开始今天的交锋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站在一旁伺候着的杨炯,平静如水的说:“承蒙先帝的厚爱,将在下拔擢到今日之高位,天家之隆恩浩荡呐。”

    范质仰起脸,眯着两眼,淡淡的说:“我虽然老了,这么些年,却也见过一些世面。但凡替他人火中取栗之人,最后,都难有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杨炯暗暗点头,本派系座主老大,轻易不表态,可一旦说了话,绝对直奔李中易的命门。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,极其认真的说:“在下职责所在,如有冒犯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杨炯奇怪的望着李中易,心里很不舒坦,大家都是相公的崇高地位,李无咎怎么就不知道含蓄一点说话呢?

    李中易没搭理范质主仆的内心世界,他今天来和范质谈判,目的只有一个:替李虎撑腰,帮他坐稳天武卫都指挥使的宝座。

    天武卫,其实就是守卫皇城的外围禁军,其职能和唐朝时的玄武门守军,大致相仿。

    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上,最完美的结果是:把羽林右卫调回开封城附近。

    但是,李中易的心里更加清楚,只要范质在朝一天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退而求其次,务必力保李虎的天武卫都指挥使一职。

    枪杆子里才有可能出政权!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时代,要想真正的控制局面,没有军权是绝无可能的,李中易始终牢记这个关键性因素。

    ps:昨天事忙,被拖住了,有空的时候,一定多更,请多多理解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