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何重江听说李中易终于肯见他了,情不自禁的抹了把,额头上的冷汗,他已经在二堂门口站了足有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摆脸色,何重江已是心知肚明,而且,心中颇有些怨气。

    身为开封府有数的高官之一,何重江对于李中易不讲人情的搞法,异常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中易连何重江的靠山范质,都没有放在眼里,何况是他这个范氏的门下走狗呢。

    得罪了顶头上司,是个啥子后果,何重江这个老官僚,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所以,进门见到李中易的时候,何重江憋住心头火,依然毕恭毕敬的拱手行礼,“下官何重江拜见李相公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等何重江一揖到地之后,这才长身而起,故意走到何重江的面前,拉住他的手,亲热的说:“元圃,我适才忙于处理积压的公务,怠慢了你,你千万莫怪。”

    何重江明知道,李中易睁着眼睛说瞎话,可是,他心头憋着那股子邪火,却偏偏降低了一些烈度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宰相之尊,别说仅仅只给了何重江一点颜色看看,就算是指着他的鼻子,破口大骂,何某人照样也得受着。

    此所谓,官大一级压死人是也!

    李中易亲热的给何重江让了座,又命人上了热茶,端来了几碟点心。

    何重江饮了几口热茶,浑身上下觉得舒坦多了,对李中易的怨气,不自觉的又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,何重江并未亮明是范质特使的身份,李中易身为宰相和开封尹,偶尔摆摆架子,其实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范相公在政事堂内,可是连朝廷的四品重臣,都敢斥责呐。

    “元圃。尝尝这个云须酥,味道真心不错。”李中易打一棒子,赏颗糖吃的搞法,整得何重江哭笑不得。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热情的招待之下,何重江享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待遇,他不敢违拗顶头上司的满招待,只得硬着头皮,吃了半块点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捧茶盏。笑眯眯的望着何重江,仿佛刚才把何某人整得很惨之人,并不是他李无咎一样。

    一直伺候在一旁的李云潇,见了何重江强颜欢笑的尴尬模样,差点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李云潇心如明镜,李中易之所以故意恶整何重江,其实是想借着这事,变相给范质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。

    打狗还要看主人呢,何况是范质的门下走狗呢?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云潇很早就认识何重江此人。平日里虽然没有过深的接触,却也有着点头打哈哈的交情。

    在开封府衙之中,除了李中易这个府尹,以及刘金山这个左判以外,就数何重江的靠山扎实,地位最稳。

    以前,因为柴荣还活着,李中易为了大局,故意对何重江,采取了放纵的态度。任其在开封府内独占一大块权力蛋糕。

    只是,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。随着先帝的驾崩,范质的专权独断。逐渐惹了众怒,李中易若不想继续受气,势必会找个合适的时机,采取有利有理有节的反击行动。

    所谓的虎躯一震,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,便可将满朝重臣们吓得尿裤子的想法。纯属涉世不深的学生娃,无知的幻想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谢昌镜的犯事,实在是太巧合了,以李中易要么不动手,一击必得手,从不吃亏的性格,肯定不会在国丧期间,抢先对范质发难。

    如今,既然谢昌镜主动将把柄送到了李中易的手头,嘿嘿,他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番,就不配叫李无咎。

    据李云潇私下里的揣测,李中易恐怕是想借助于此事,要么寻求把羽林右卫调动到距离开封府更近一些的位置,要么就是远离开封府这个越卷越大的政治旋涡。

    李云潇隐约感觉到,李中易对掌控朝局,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。只不过,李中易不仅只字未提,而且,仿佛是在等待谁先动一般?

    如果李中易了解到,李云潇此时的想法,恐怕会击节叫好,鼓掌惊叹吧?

    赵老二之所以能够在陈桥驿兵变成功,很大的一个原因,其实是以范质为首的文官集团,过于轻视武将勋贵集团的反击决心。

    造反,这么大的事情,仅凭赵老二一个人出手,绝无成功的希望。

    义社十兄弟,准确点说,是义社五兄弟,外加慕容延钊,帮了赵老二的大忙。

    另外,除了韩通之外的武将集团,愿意坐视赵老二成事,也是赵宋建立之初,能够逐渐稳固统治的基础之一。

    现在的形势,由于李中易的横空出世,出现了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赵老二、赵老三以及赵普,这三个人非但不是傻瓜,反而是精明过人的超级政客。

    现实是明摆着的,如果赵老二不采取偷袭的方法,一举将范质和李中易,同时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,那么,等李中易腾出手来,召集羽林右卫和灵州军展开反扑的时候,嘿嘿,胜负实在难测。

    按照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逻辑,李中易这个百战百胜的名帅,绝对是挡在赵老二篡位道路之上,最大的一颗绊脚石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李中易这个军方实力派,比范质这个文臣的危害性,至少大出去十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抓住时机,就是想先给范质一个下马威,让他不敢太过侵蚀李中易的权力边界。

    何重江喝了茶,尝了点心,李中易却一直和他东扯西拉,大吹进兵契丹腹地的惊险战斗故事。

    一直找不到合适切入口的何重江,有苦难言,他如果冒失的扫了李中易谈兴,范质交代的任务,还有完成的可能性么?

    结果,一路闲聊下来,何重江的肚子灌饱了茶水,却又不敢主动提出去“更衣”。

    上司没动地方,下级却说要去上厕所,这在官场之上,乃是严重失礼的不尊重行为,何重江心里直发苦,比吞了黄连还要苦十倍。

    直到,夜色渐浓之时,李中易这才装作猛醒的样子,淡淡的问何重江:“元圃,你不去办公,却来寻我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刹那间,何重江连哭出来的心思都有了,老天爷呀,不带这么玩的呐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