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折赛花头一次生产,不仅一举得男,更是十分吉祥喜庆的龙凤胎,李中易虽然已有灵哥儿和思娘子这一对小宝贝,依然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折赛花累的快要睁不开眼睛,见李中易一手一个的抱着龙凤胎,乐得眉花眼笑,她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折赛花的本心而言,她更喜欢女娃,不过,她更清楚,替李中易省个男孩,对于折家有多重要?

    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,有家族继承权的儿子,不管在哪个家庭,都会被格外的看重,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真心替折赛花感到高兴,从今往后,她的娘子在李家的地位,必是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李中易左亲右亲,几乎同时把两个刚出生的小宝贝,给亲哭了。

    折赛花嗔怪的瞪着李中易,有气无力的说:“爷,您轻点儿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咧嘴傻乐了一阵子,笑眯眯的说:“兴哥儿很像我,哪儿哪儿都像,是块好料子。”

    折赛**头甜丝丝的,丈夫喜欢她的孩子,比喜欢她,更容易让人感到满足和欣慰。

    李达和得知,折赛花产下龙凤胎之后,喜得直搓手,当即提笔写下了两个小娃儿的大名。

    老李家传到李继易这一代,都属于继字辈,所以,兴哥儿取名李继德,玲妞起名李悦琳。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消息后,摸着下巴,心里琢磨开了,琳和玲,其实区别不大嘛,看来,玲妞儿这个**名没取错啊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家第三代,已经有了五个娃儿,老大李继易,老二灵哥儿。老三思哥儿,女儿这边,大姊思娘子,二妹玲妞儿。有男有女,算是彻底的开了枝,散了叶。

    家族人丁兴旺,预示着门庭光耀,后继有人。李达和很是知足了,整天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薛夫人听说是龙凤胎落地,早早就打发人过来,赏的东西,几乎堆满了折赛花的卧室。

    折御寇自从来京城后,一直就住在李家的客院内,当他听说了喜讯之后,当即凌空翻了好几个筋斗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折赛花的一举得男,必定会让折、李家的政治和军事结盟。走向更深的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和折御卿不同,折御寇并不是折赛花的亲兄长,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所以,折御寇即使心如猫挠,也只得忍着,等内院来人唤他进去。

    成年男子,禁入二门,这个可是尽人皆知的基本原则,折御寇就算是有八个胆子。也不敢在李相公家里造次。

    好在,不大的工夫,李云潇亲自跑来客院,将折御寇请进了折赛花居住的院落。

    折御寇进门的时候。隐约还可以嗅到,一股血腥之气,嗯,是了,折赛花产下龙凤胎,身子一定亏得狠了。

    在折家的时候。折御寇和两个弟弟的关系,倒是很有些一般,惟独和折赛花十分亲近。

    长兄疼幺妹,此话是很有些道理的,更何况,折赛花是女娘,绝继承家业的可能性。她和折御寇之间,没有根本性的利益冲突,关系自然会好。

    其实,正因为和折赛花不是亲兄妹,关系却胜于亲兄妹,折御寇这才考虑再三之后,选择了来开封,方便从旁照顾折赛花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折御寇来了,随便找了个借口,让出时间给折赛花兄妹俩,说说私房话。

    等李中易走后,折御寇满是喜悦的望着一对小外甥,满是老茧的大手,搓个没完没了,想抱又不敢抱。

    “大兄,自家的亲外甥,你不抱抱?”折赛花年纪不大,却是个超级明白人,短短的一番话,确实暖人心。

    折御寇浑身僵硬,紧张的抱起玲妞,兴哥儿的身份太过尊贵,他没敢先抱。

    折赛花发觉,折御寇咬牙切齿,紧张得满头冒热汗的样儿,不由噗哧一笑,嗔道:“大兄,是你的外甥女,不是死仇大敌。”

    折御寇呐呐的说:“我没抱过小娃儿,这不是怕摔了么?”

    折赛花飞了个白眼,心里却甜丝丝的,折御寇尚未成婚,对小娃儿的喜爱,确实发自于内心。

    “幺妹,你既然产下了小外甥,我这个做兄长的,也就安心了。”折御寇一直担心,折赛花万一生不出儿子,将来还能依靠谁?

    折御寇从折家的养子,变成嫡子分家产的死敌,心里的感触自然颇多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丈夫很多时候,都是靠不住,女人唯一的依靠,只有儿子。

    虽然,有很多子以母贵的情况,但更多的是,母以子贵。

    折赛花产下兴哥儿之后,腰杆子比起此前,至少要硬上两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平妻的儿子,照例比妾生子,拥有更大的家产继承权。只要,折赛花把兴哥儿抚养成人,将来,甚至都有可能成为家主的生母。

    “幺妹,我知道他待你很好,只是,你毕竟是咱们折家的幺妹。”折御寇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决定利用这个难得时机,把话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折赛花知道大兄说的是个啥意思,她凝神想了想,解释说:“先帝驾崩之后,朝局肯定会有着巨大的变化,只要我家到时候站稳了立场,小妹、兴哥儿和玲妞,在家中自然会过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折御寇点点头,说:“幺妹,你说得很不错。我这次临来开封之前,老祖宗发过话了,为了你,也为了咱们整个家族,我折掘家全力支持李无咎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露出欣慰的笑容,娘家的实力强大,也仅仅只是一个方面。关键时刻,如果折掘家立场摇摆不定,她和两个小娃待在国公府内,处境就会异常尴尬。

    “幺妹,如今的灵州军,强盛无比,郭怀在灵州城内,轻轻的跺跺脚,整个西北的地界,都要抖三抖。”折御寇把西北那边的情况,一一如实的道来,“老祖宗说了,端看灵州军之威,咱们老折家,就应该知道,如何站稳立场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对赵家一直不冷不热,恐怕日后两家的关系要生变?”折赛花颇有些忧虑的问计于兄长。

    折御寇在外面闯荡多年,论及见多识广,绝对是折家第三代之中的佼佼者。他舒展开眉头,笑道:“以妹婿之精明,连老祖宗都自愧不如,你家相公保准吃不了亏。”

    “大兄,相公他马上要娶正室公主进门了,将来,我何以自处?”折赛花与李中易虽然夫妻已久,毕竟不是正室娘子,心里多少有些哀怨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妨事的。”折御寇仰起脸,认真的看着折赛花,“你嫁给妹婿的时日也不算短了,可曾见过,姊妹们来给你请过安?”

    这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折赛花只是一时想拧了而已,经兄长的提醒,她当即意识到,李中易故意没让妾室们来给她请安,实际上,未雨绸缪却是正室娘子进门后,照此办理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每日都去伺候柴公主,折赛**头的委屈感,也就很自然的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提前安排,显然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,折赛花感受到了男人的体贴,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撇开折家兄妹不提,李中易此时正在书房里,和黄景胜以及王大虎坐在一起,一边吃酒,一边闲谈。

    黄景胜抿了口酒,笑道:“兄弟你娶了公主进门,这便是皇家的亲戚了,宫里那些贪财的内侍们,指定要收敛许多。”

    王大虎夹了一筷子卤顺风,笑眯眯的说:“我早就听说过,弟媳的厉害,宫里的内侍,哪个没吃过她的亏?”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有些自得,柴玉娘可是他正儿八经泡到手的,又是柴家唯一的公主,还是京城四姝之一,嗯,把这个美娇娘弄到手,绝对超值啊!

    只是,柴玉娘长期被柴荣宠着,小性儿倒是比较牛叉。据说,柴荣身边最得宠的内侍总管,都挨过她的耳光。

    这且罢了,更重要的是,柴玉娘根本就不怕符太后,她以前当着柴荣的面,摆脸色让符太后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符太后即使想整李中易,难免不会担心,柴玉娘打进宫里,撕破脸皮,大干一场?

    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,李中易娶柴玉娘进门,都是大赚而特赚的喜庆事。

    “三弟,我可听说了,这桩婚事,先帝爷以前一直没同意,是弟媳死磨硬泡,求着嫁进你家来的。”黄景胜放下酒杯,挑起大拇指,盛赞李中易,“兄弟你真是好手段呐,愚兄佩服之至。”

    王大虎咽下嘴里的白菘,乐滋滋的说:“我前儿个,刚和刘内侍提及弟媳的名讳,你猜怎么着,那个死没根儿的家伙,马上变了色,真他nnd的提气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撮起几粒炸豆子,塞进嘴里,一边细嚼慢咽,一边笑道:“你们都觉得,先帝爷走了,是件好事?”

    黄景胜重重的点头,说:“不知道怎么的,先帝在日,愚兄总有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感。老是觉着,必须小心小心,再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有同感。”王大虎贪婪的饮尽杯中酒,也懒得擦拭嘴角边的酒渍,“如今呢,仿佛有种破茧而出,即将出头天的美妙之感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也有同感,毕竟,柴荣这个唯一能够钳制他施展手脚的皇帝,已经远远的离开了人世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朝局,应该怎么走,李中易兄弟三人,其实早就谋划过了无数回,就等水落石出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