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中易回到家里,无意中发觉,唐蜀衣扯起小嘴,微有笑意。如果,李中易不是她的男人,几乎不可能发觉,唐蜀衣此时此刻的开心。

    先帝刚崩,新君立足未稳,唐蜀衣面露喜意,这件事情本身,就暴露出了,她的底蕴浅薄的事实。

    每逢大事有静气,这句话一直是李中易的座右铭,并且长期遵行不悖!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有训斥唐蜀衣,这人呐,必须要经历过许多大场面,才有大气度!

    归根到底,唐蜀衣目前能够熟练驾驭的,不过是后宅内的一些唆使:3w罢了。

    身为李中易最宠信的掌家小妾,唐蜀衣出去串门子的时候,权贵们没谁那么不开眼,敢把她当作普通小妾对待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李中易虽然在政事堂内失了实权,可他依然还是权柄甚重的开封尹。并且,三个月的孝期过后,李中易更会名正言顺的成为新君的亲姑父,响当当的当朝附马爷。

    柴家江山的第一个附马爷,真论起来,李中易其实是第一人!

    李中易在唐蜀衣的伺候之下,换上一身干爽保暖的裘衣,喝了几口热茶,这才慢条斯理的来到赵雪娘所住的内书房。

    柴荣走了,李中易除非想拜倒在赵老二的脚前,否则,他和赵家的关系,只可能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根本利益上的分歧,绝非赵雪娘一个女子,可以承受得起。别说李中易仅仅只是替赵雪娘动了复容手术,就算他是赵雪娘的老公。只要挡了赵家前进的步伐,照样会掉脑袋。

    李中易早知此理。不过,他依然对赵雪娘施以援手。顶着巨大的风险,替她做了整容手术。

    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之上,只要他下定决心,不让弱宋的悲剧,再次重演,就必然会和赵家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铁的事实!

    赵雪娘显然已经知道了国丧,她虽然遮掩住了绝代的容貌,浑身上下却是一片缟素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。女带孝,格外俏,用在此时的赵雪娘身上,异常之贴切。

    也许是察觉到,李中易那关注的眼神,赵雪娘的俏脸,立时滚烫一片。幸好,隔着薄纱,不然的话。李中易一定会发觉,赵雪娘的粉颊,密布着红云。

    在赵雪娘短暂的人生之中,除了自家的兄长之外。唯一亲密接触过的外男,也仅有李中易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赵雪娘,一直彬彬有礼。关爱有加,女人的心思一向细腻。赵雪娘如何不感激呢?

    基于李、赵两家在根本利益上的冲突,李中易对赵雪娘。并没有半分旖念。

    想当初,李中易被柴荣设计,掠开封的路上,赵老二对他一直是礼遇有加,没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已是成熟的政客,却也是讲人情的政客,他没宰了赵老三,固然对赵家有恩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赵家不认为这是恩德,李中易也毫无怨言。世态炎凉,看得开了,都不是个事!

    总之,李中易欠赵家的人情,还在了赵雪娘的身上。从此以后,真刀明枪的放马过来,你死我活,彼此都应毫无怨恨之意。

    李中易按照往常的习惯,温和的问赵雪娘:“雪娘子,感觉怎么样?”摆手示意她摘下面纱,方便检查伤口的愈合情况。

    赵雪娘温顺的坐到椅子上,李中易借着通明的灯火,凝神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她的患处。

    嗯,老天帮忙,天气一天比一天冷,赵雪娘的伤口处,虽然有些微微发红,却远没到严重感染的地步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松了口气,送佛送到西,如果帮赵雪娘复容,只走了半程,最终却失败了,这将是莫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兄长,奴家今儿个,感觉好多了。”赵雪娘和李中易交往甚多,羞涩感大为褪色,已可正常说话交流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恢复得很快,估计再有旬日的工夫,便可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雪娘异常惊喜的圆瞪一双美眸,死死的盯在李中易的脸上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打趣说:“神医所下的结论,是不容置疑的哦。”

    赵雪娘喜不自胜,美眸中绽放出夺目的神彩,要知道,容貌绝对是女人的第二生命,她岂能不欢喜?

    李中易打定了主意,要火中取栗,阻截赵老二夺取天下的美妙前景,他对赵雪娘的态度,自然也就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也许是察觉到了李中易的异常情绪,赵雪娘收起笑脸,小心翼翼的问李中易:“奴家听说,兄长要娶柴家公主为妻?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解释说:“陛下临终前特意赐婚,为兄岂敢有违圣上的遗命?”

    赵雪娘缓缓低下螓首,下意识的问李中易:“南方的周家娘子,就这么弃了?实在是可惜了呀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眨了眨眼,嘿嘿,如今李煜那个二货,还没有登位做国主,依然只是周嘉敏的姊夫罢了,没啥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周嘉敏如今不过才10岁而已,远未到破瓜婚配之年。

    赵老二不出明年,便会动手篡位,李中易击破其谋,掌握了整个大周帝国的大权之后,只要提雄兵南下,以南唐诸主的懦弱无能,何愁小周后不入其怀?

    李中易,一向自诩为了有品味有收藏癖的大丈夫,岂容聘妻躺倒于他人的床上?

    赵雪娘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李中易,眼前的这个男人,就要变成公主的丈夫了,她的心里怎么觉得很有些失落感呢?

    李中易没有那么多的小心思,他检查过赵雪娘的患处,没发现异常情况。便想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雪娘子,多多注意休息。恢复得非常好,我有信心。”李中易不是轻易乱说话的人。他一旦把话说死了,绝对有九成以上的把握。

    赵雪娘微微的点了点螓首,小声说:“兄长的大恩不言谢。”灯光下,俏面竟然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有事,倒没注意到赵雪娘的情绪变化,他拱了拱手,温和的说:“为兄还有点事急需处置,你早点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见李中易转身欲走,赵雪娘下意识的轻声唤他:“兄长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到了节骨眼上,赵雪娘居然忘了,应该和李中易说啥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眼神带着疑惑,却也没有多想,他是医生,赵雪娘是患者,他俩之间的关系,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鉴于。即将拉开帷幕的李赵之争,李中易绝对不可能和赵雪娘,有什么私情。

    哪怕,赵雪娘若天仙。也是坚决不行滴!

    李中易不是圣人,更非完人,他贪权。他好色,或曰种马。这些其实都没太大的所谓。

    老话说了,十个男人八个花心。一个是没钱花心,另一个则是没身体花心,概莫如此!

    李中易挟千年以后的历史高度,来到了大周,站得高,自然看得长远,这是他目前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中易有着一个一般枭雄,所没有的致命缺陷:太过重视亲情。

    当然了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!

    正因为,李中易对家人和亲情的重视,柴荣才会一直对他予以包容。否则的话,如果李中易是个铁血无情的家伙,只怕是,他的脑袋早被柴荣砍了。

    事物总有两面性,李中易也知道他自己的缺点,所以,来到大周之后,一直刻意和赵家保持着,既亲且疏,似远还近的好友关系。

    唐蜀衣这个小妾,居然可以在赵家登堂入室,被赵家人当作是李家正妻看待,李中易不得不说,赵老二和杜老太君,都是非常会做人的精明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赵雪娘欲言又止,心里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什么,他不敢多留,赶忙拱手说:“如果不是紧呀的事情,可否明日再说?我家花娘子,快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中易刻意回避的态度,赵雪娘无话可说,人家的小妾快要生孩子了,哪有心情和她在这里,谈天说地呢?

    折赛花的预产期,确实就在这几日了,这女人十月怀胎,到了即将瓜熟蒂落的时候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动。

    谁曾想,李中易离开了内书房之后,他原本的托词,竟然应验了。

    李云潇急匆匆的找到李中易,焦急的禀报说:“爷,您可算是出来了,花娘子那边,动静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也算是拥有丰富接生的名医了,他微微一笑,说:“生孩子,又不是摘黄瓜,哪有那么快?”

    自家的女人生孩子,李中易不可能不重视,该预备的手术以及消毒设备,包括现场伺候的婢女及婆子,早早的筹备齐全,单等折赛花的肚子发动。

    别的人家,女人生孩子,是严禁男人入内的。李相公家,由于李中易的强势介入,这条陋规,早就被人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李中易大步走到产房的门口,劈头就问府州折家送来的职业稳婆,“我家娘子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那稳婆头子从西北而来,暗中奉了折从阮的密令,让她就近观察一下,李中易对折赛花的喜爱程度。

    经过数月的暗中观察,这婆子基本上确认了一个事实:李中易对折赛花,那是真心疼爱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含在嘴里,怕化了;捧在手心里,怕摔了,宠到了无边无际的程度。

    实际上,能够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佘太君,抱入怀中,成为他的女人,李中易的心里,充满了缘分感。

    说不清楚,道不明白的男人情怀,让折赛花在李中易的心目之中,独享着一份极为特殊的感情。

    李中易进屋之后,见竹儿小娘子,面露焦急的望着他,他不由微微一笑,点头示意了一下,从容的态度安抚住竹儿小娘子。

    已经躺到产床上的折赛花,见李中易的目光朝她瞄了过来,虽然已经做了许久的夫妻,她依然感觉到,粉颊火辣辣的烫。

    当晚,折赛花经过四个时辰的奋战,竟然为李中易产下了一对龙凤胎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时兴起,给男娃儿取乳名为:兴哥儿;至于,女娃则叫玲妞,嘿嘿,志玲的那个玲哈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