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七娘听说,李中易居然拒绝了纳她为平妻的提议,她在欢喜的同时,竟然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惆怅。

    李琼哈哈大笑数声,这李中易还真是个妙人,他只要点个头,颜冠京城的李七娘便可入怀的时候,居然选择了拒绝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成大事者皆须有静气。不仅如此,还须审时度势,给政治盟友以紧密合作的信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好色如命,满京城的权贵们,几乎尽人皆知。李琼自然也很清楚,李中易的后宅之中,姿色出众的妾室,至少超过了八名。

    谁曾想,如此好色李中易,竟然克制住了美色的吸引力,选择了尊重郡王府的声誉,在李琼看来,实属难得。

    既然,李中易如此的看重郡王府,李琼和李虎父子两人,无声的对视了一阵子,彼此皆露出了会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七娘,你现在该放心了吧?老夫岂是为了一点点荣华富贵,便出卖孙女之徒?”李琼淡然一笑,“若是李无咎真动了心思,那只能说明,他压根就没有把我开平郡王府的上上下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不把盟友放在眼里的李中易,我家岂能与之为伍?”李虎望着缓缓收起剪刀的李七娘,怜惜的说,“你祖父疼你,难道你父亲我,便不疼你么?”

    李七娘刚才死命抗争不公的命运,如今得偿所愿,没有成为李某人的平妻,她的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没来由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七娘的“手帕交”并不多,柴玉娘应该算是关系特别亲密的一个。

    平日里,柴玉娘老是在李七娘的面前,提及李中易这个人,以及他做的一些讨好女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七娘听得多了,心里自然明白,柴玉娘肯定对李中易动心了。

    如果,这一次。家族打算把李七娘嫁给任何的第三者做平妻,李七娘即使心不甘情不愿,也不至于出此下策,以死相抗。

    可是。柴玉娘很有可能做李中易正妻的前提之下,李七娘实在难以接受,以妾侍的身份,去面对昔日的手帕交,也就是所谓的闺蜜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。李中易回到府中,特意走到内书房,打算检查一下赵雪娘的恢复情况。

    植皮的手术非常成功,只是,植来的皮,与其脸部原本的皮肤之间的愈合,并且逐渐无差别,这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内书房的院内,赵雪娘忐忑不安的坐在明媚的阳光之下,李中易眯起两眼。注意力异常集中的盯在她脸部的伤口处。

    就在赵雪娘紧张得几欲窒息之际,她忽然听见李中易的声音,“嗯,伤口恢复得不错,只是边缘有些发红,消炎药该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,不会有什么……”赵雪娘的心头,充满了恐惧感,说话的时候,语带颤音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。说:“你毋须紧张,只要按照换药,绝对不妨事的。”

    见赵雪娘垂着头,一言不发。李中易温和的笑道:“老天真心帮忙,气温降到很低,伤口至今一直恢复良好。即使患处偶有泛红,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了李中易的安慰话,赵雪娘即使想不信,也全无办法。既然选择了李中易这个神医出手。性子豪爽的赵雪娘,也只能选择继续完全信任下去。

    医生和患者之间,由于信息量的很大不对称性,患者一般情况下,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。

    医学之道,尤其是中药之道,博大精深,一般的郎中都很难尽窥堂奥,何况是对医术一窍不通的赵雪娘呢?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中易至今依然十分佩服赵雪娘的魄力和勇气,她真是个敢作敢为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另外,李中易对于赵普同志的暗中算计,亦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赵老二且不去说他,暗中耍阴谋,玩诡计的绝对不止赵普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,男人之间的勾心斗角,你争我夺,李中易并不想在赵雪娘的面前,流露出丝毫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你且安心休养一段时日,患处恢复得比预想之中,还要好。”李中易收回盯在赵雪娘脸上的视线,下意识的走远了几步。

    如今的男女大防,虽然远不如明、清时期那么苛刻,但是,李中易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,依然时时刻刻都要给予赵雪娘极大的尊重。

    此时留了情,将来,不管是李中易剁了赵家兄弟的脑袋,还是赵家兄弟灭了李家的满门,那就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女人,尤其是美人儿,以李中易如今的权势,想要多少没有?就在刚才,李中易就拒绝了艳色甲于京城的李七娘,做他的平妻。

    南唐后主李煜,后蜀后主孟昶,都是爱江山,更爱美人儿的性格。

    李中易却迥然不同,他和好色的赵老二、赵老三之间,其实有着几分惊人的相似。

    想当初,灭蜀之后,赵老二实在忍不住心头潮涌,硬是把孟昶的老婆费贵妃,抢进宫中,变成了他的禁脔,这种抢降臣之妻的搞法,确实很无耻。

    灭南唐之后,篡位上台的赵老三,对小周后垂涎欲滴,几次三番将她骗进宫中,不仅公开成其好事,更命画师临摹了好些精美的临御水彩图。

    这个做法,比之赵老二的搞法,更要无耻数倍以上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是南唐的旧臣,还是后蜀的新降们,谁敢胡言乱语半句话?

    其中的道理其实很简单,胜利者即使做再卑鄙的事,也不容指责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直看得很清楚,一旦没了兵权,失去了江山,他的女人越漂亮,就越容易成为别人觊觎的目标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要想长期拥有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绝代美人儿,就必须依靠自身雄厚的实力。

    江湖实力论,庙堂之上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李中易如果不是百胜名帅,拥有明里暗里令李琼动心的实力,这位李郡王又怎么可能拿他的宝贝孙女儿来试探呢?

    五日后的深夜,李中易正拥美高卧的时候,突然,窗外传来李云潇低沉的声音,“爷,爷,宫里来了使者,神态异常慌乱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从熟睡之中被叫醒,当他听清楚李云潇的禀报之后,脑子里当即浮上一个惊人的念头:一代雄主柴荣,终于要走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