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李叔父,家祖还有一句要紧的话……”李安国一直拿眼睛睃着芍药,不肯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非常有数,芍药以前确实有个背主的污点。只是,今日已经早已不同往时,在李家的大院之中,芍药可以说是对他最忠诚的女人之一。

    小女人嘛,难免有些眼皮子浅的坏毛病。当初因为贪慕虚荣,芍药起了别样的心思,这完全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自从,李中易迅速崛起,狠狠的整治过后,芍药早已认清了形势,除了尚有一些后院女子惯有的小心眼之外,对李中易那是百依百顺,从不违拗。

    小女人嘛,看起来傲娇,其实呢,都愿意臣服于超级强势男人的胯下,古今中外莫不如此。

    李中易看不惯李安国的做作,眉心猛的一挑,说:“有话直说,无话就滚吧。”

    李安国厚着脸皮,笑嘻嘻的说:“家祖说,如果李叔父,是小侄的妹婿,那该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起初楞了下,紧接着,恍然大悟,敢情开平老郡王也不能免俗,希望两家能够结成姻亲。

    不管是这个时代,还是未来的新社会,但凡政治盟友之间,大多都会提及结亲一事。

    两个权势之家,如果有了血脉的纽带外孙或是外孙女,彼此之间的信任度,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李中易看来,这种想法并不是特别的靠谱。历史上,姻亲之间互相落井下石,彼此残杀的事例,还少么?

    问题是,这个年月,除了送质子上门抵押之外,权贵们即使不太信结成亲家的实际效果,却也都愿意把这个看作是完成了结盟的仪式。

    作为政治盟友,李中易对开平郡王府的情况,还是颇为了解的。

    李琼的女儿们。全都嫁了人,而且,生下的外孙和外孙女,一大堆。

    在开平郡王府的嫡系第三代之中。就数李安国的亲妹子,李家七娘子长得最是标致动人。

    恐怕,开平郡王府定下的人选,就是这个李七娘吧?

    李中易显得颇为难,他的明定正室少夫人。周嘉敏虽然还没进门,却是婚约早定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今上唯一的亲妹子,柴玉娘一直和李中易走得很近,李中易也有意日了她,娶她做老婆。

    嘿嘿,娶个柴家的嫡系血脉做正室老婆,对于李中易将来可能的主掌朝局,有了着不容任何低估的巨大政治意义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去说它,李中易若是娶了柴玉娘。眨眼间,就变成皇太子的嫡亲姑父,兼老师。

    符皇后只是柴宗训的姨母而已,柴玉娘却是柴宗训的嫡亲姑母,就血缘关系而言,柴玉娘才是皇太子的正经自家人。

    古人对于亲戚关系的理解,一向是亲姑比亲舅大。老话说得好,爷亲姑大,娘亲舅大,不是没有道理的瞎扯。

    亲叔叔。还有可能因为财产的分隔,导致兄弟,叔侄反目。嫁出去的姑娘,泼出去的水。没了财产和江山上的纠缠,显然,柴宗训会对柴玉娘更亲热一些,事实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按照皇权运作逻辑,对于势力庞大的外戚,一直采取高度警惕的态度。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等到柴宗训亲政之日,基于江山的稳固,自然会亲近对皇权没有多大的威胁的李姑父。

    “小猴儿啊,我已有婚约在身,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?”李中易不管出于什么考虑,都完全没理由让开平郡王府的嫡亲孙女儿,做他的小妾。

    李安国心里温暖了许多,李中易虽然好色,却也十分有道,并不因为开平郡王府送女上门,就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政治盟友之间,除了利益的结合之外,还有一层隐含的彼此尊重的感情因素在里边。

    “李叔父,家祖说了,身份尊贵的折家嫡女……”李安国没好意思,把平妻二字说出口。

    说起来倒也是,堂堂的郡王府嫡孙女,给人做平妻,传将出去,那可是十分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中易已经考虑清楚其中的利弊,断然做出了决定,淡淡的说:“此等羞辱令祖之事,我李某人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李安国暗暗松了口气,李中易见过他那位美貌惊人的亲妹妹,居然斩钉截铁的就否定了令人屈辱的结盟提议,不愧是李琼异常看好的大热门。

    李琼兵败之后,郡王府的地位,基本上陷入到了,风雨飘摇之中。

    最近,又从宫里传出,要免去李虎天武卫都指挥使一职,由韩通的心腹爱将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李琼虽然没有彻底倒下,但是,李虎一旦垮台,被闲置下来,那么,整个开平郡王府未来,必定衰败无疑。

    郡王府偌大的家业,一旦李琼撒手归去,李虎又失了兵权,整个天绝对要塌!

    身怀巨宝,却无强力后台的撑腰,其中的严重后果,李琼即使用脚去思考,也知道其中大大的不妥。

    于是,李琼在深思熟虑之后,决定彻底倒向李中易这一边。李琼派李安国来找李中易帮忙,不过是先期的政治试探罢了。

    等到李中易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,解决了大相国寺正清和尚,装势拿乔的问题之后,李琼断然下了决心,要把郡王府的未来,牢牢的和李中易绑定在一起。

    于是,嫁女,结亲,也就摆上了老郡王的桌面。和李琼相比,李虎这个纯粹的武将,更加看好李中易这个当朝第八相,拥有显赫战功的非文臣。

    李虎对于做李中易的岳父,比李琼做李中易的岳祖,更有热情。

    所以,李琼找儿子李虎商量结亲一事的时候,李虎二话不说,便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安国自己呢,除了有一些年轻人常有的落了面子的不自在之外,其实,如果让李中易平白降了一辈,做他的妹婿,兴趣颇大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安国对于在高丽国有着“屠夫”称号的李某人,一直藏有深深的畏惧感。

    说来也很奇怪,以范质为首的文臣集团,从来不把李中易看作是有文化的儒帅,而是把他归入文盲武夫的丘八行列。

    偏偏,以赵匡胤、韩通为首的武将集团,也没把李中易看作是同类。因为,赵匡胤和韩通等人,从小就只喜耍枪弄棒,讲究的是功名但在马上取,瞧不起那些装腔作势的文官们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李中易也就被列入到,舅舅不疼,姥姥不爱的第三势力范畴。

    问题是,朝中的第三势力,从来都不是一个团结一致的大集团,基本就是一盘散沙、各自为政的状态。

    李中易因为韬晦的需要,一直以来,只和少数权贵,走得比较近一些。他的目的其实很清楚,就是不想给柴荣和皇家,留下他是第三势力总盟主的不良印象。

    帝王心术,最重要的一条是识人用人,其次便是朝中不许出现势力庞大的权臣,以免威胁到皇权的安危。

    李中易东征西讨,北伐完胜契丹精锐,战功眩目之极。如果,李中易又是第三势力的首脑,那么,在柴荣即将归去的时候,他即使再爱才,恐怕就不是在寝宫之中,吓唬吓唬李中易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大爷,家祖说了,嫁妆异常之丰厚。”由于李中易的态度很棒,李安国心里好过多了,说话也比刚才顺溜许多,屈辱感也随之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中易皱紧了眉头,归根到底,李琼对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呐。

    李琼的心思,李中易即使没有全知,也大致可以猜出九成。嫁出去的闺女,固然是泼出去的水,可是,美貌孙女的枕边风,对于郡王府的未来,其实,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明眼人肯定都很清楚,李中易虽然暂时蛰服于政事堂和开封府,等到今上驾崩之后,谁又敢否定,李中易的光明前程呢?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,李安国连称呼都跟着变了,显然是十分愿意,做他的大舅兄了吧?

    “你回去转告令祖,此时不必再提。”李中易没有丝毫的犹豫,开平郡王府和远在西北当军阀的折家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李中易如果纳了郡王府的嫡女,做平妻,京城内外的文武百官的口水,不得把他淹死?

    “我的爷,家祖说了,如果您不同意,我家虽临险境,也只愿自己一力扛下。”李安国的记性非常棒,说话的语气居然学得惟妙惟肖,神似李琼当时说话的口气和声调。

    李中易很有些蛋疼,堂堂郡王府,送闺女入宰相家做平妻,难道很光荣么?

    李安国见李中易果然如李琼所料,态度坚决的否定了郡王府的结亲提议,于是,他凑近李中易的身前,小声说道:“我的爷,只要两家结了亲,家祖说了,必助您成就一番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李中易的耳内猛然劈下滚雷般的惊天巨响,李琼此话意味着什么,对于已是成熟政客的他来说,根本不须多想。

    咳,李中易确实也没有料到,柴荣还没死,以李琼为代表的开平郡王府,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致命想法。

    李安国没说出这话之前,李中易尚有许多辗转腾挪的余地,只可惜,天窗话被挑明之后,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。

    应该如何抉择呢?纳小郡主做平妻,还是不纳呢,这对于已成种马的李中易来说,的确是个迫在眉睫的大问题!

    PS:司空码得很爽,眨个眼的工夫,二更已送上,兄弟们的月票却稀少啊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