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进入静室后,李中易略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,嗯,室内的摆设虽然不算奢华,却处处显露出此地主人的品味。

    熏的是南方来的檀香,一个小沙弥跪坐在室内蒲团之上,一边低颂佛经,一边轻敲木鱼。

    室内并没有烧热炕,正清双手合什,恭敬李中易上座。李中易也没和他客气,雍容大方的坐到了主客位,正清则陪坐在下首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小沙弥捧着茶盘,缓步走进来,姿势优雅的替李中易上了茶。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小沙弥长得异常之清秀,不由多看了几眼,却不成想,越看越觉得眼前的少年和尚,男生女相,眉眼间若隐若现的流露出别样的媚态。

    由于产生了错觉,李中易下意识的瞟向小沙弥的胸前,嗯,平得像是飞机跑道。

    再向上看,颈部的喉结非常明显,嘿嘿,确实是个男性。

    正清暗中发觉,李中易一直打量着他的小徒弟,不由嘴角带笑,暗自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京城之中的许多达官贵人,皆有龙阳之癖,他们玩腻了美女之后,转而恋上了脔童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也有类似的嗜好,正清以为,他的小徒弟完全可以,把眼前的这位李相公,伺候得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咳,如果李中易知道了正清的龌龊念头,当场扇他几个大嘴巴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早就注意到,她的男人居然盯着一个俊俏的小和尚,看上瞧下,舍不得收回视,不由暗暗跺脚,气得直翻白眼儿。

    好在。李中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,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。否则,竹儿小娘子恨不得,咬他几口狠的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日理万机,宵衣旰食,难得出来散散心吧?”

    既然李中易没有开腔的意思。身为此地主人的正清,不得不主动打开话匣子,摆出拉家常的架式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也忙,也不忙,端看心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正清分明品出,李中易虽然不懂佛法。用的却是佛门最擅长的模棱两可的语气,令人难以琢磨清楚。

    “本寺始建于北齐……”正清也不是急性子的老和尚,既然李中易不肯说明来意,他也陪着打太极,绕圈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丝毫也不急。一边安静的喝茶,一边听老和尚讲故事。说实话,李中易以前,只是听说过一点敢于大相国寺的传闻。其中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故事。

    至于更多的消息。李中易就不知道了,此时听正清讲故事,倒也有趣,便放宽心怀。听他东扯西拉。

    李中易喝了数盏茶,吃了几片点心,净过手之后,缓缓起身,说:“在下公务繁忙,就不多打扰方丈了。”

    正清一下子慌乱起来,李中易的手里捏着大相国寺的命脉,他怎敢就这么让李中易走了?

    以后的银钱拨款,还要不要了?寺里急需的度牒名额,还要不要了?修缮大殿的资金,还还不要了?

    “李相公请留步。”正清心里一急,难免就露了点相,“鄙寺的大殿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摆手笑道:“今天只谈私事,至于,公务上的事儿,递公文进衙便可。”

    正清一听就急眼了,公事公办的话,恐怕大殿被蛀塌了,都拿不到钱啊!

    “李相公,请移步内室一叙?”正清满是期待的望着李中易,希望他能够留下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等的就是正清的这句话,不过,他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倾向性,只是淡淡的说:“我听说,贵寺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?”

    正清立即就明白过来,最近寺里,除了那个骚尼姑的肚子被搞大了,一直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您的意思是?”正清有些吃不太准,故意想试探一下李中易的真实态度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神马都没说,起身领着竹儿小娘子,就往静室外面走。

    这么一下子,正清随即醒过神,若想开封府衙以后诸事配合,必须先送上投名状,否则的话,一切免谈!

    “李相公请放宽心,老衲知道了。”正清不敢故意打马虎,把话说得很实。

    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,笑道:“那就有劳方丈了。”一个老和尚罢了,他的人脉再广,也逃不出开封府衙的魔爪,不愁他不上道。

    这一趟来大相国寺,李中易和正清之间,条件都谈拢了,可是,彼此之间又都没有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官场中人,办事的秘诀,明明啥都谈好了,却都没有留下任何话柄。

    李中易执意要走,正清是拦不住的,他只得陪着李相公往外走。

    路上,李中易忽然看见郑氏红着眼圈,低垂着脑袋,拘束的站在道旁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李中易的念头还没转完,就见李十七快步走过来,小声禀报说:“幸好爷安排了人跟着郑氏,不然的话,还真有可能让人给抢了去。”他抬手指向几个被绑跪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皱紧眉头,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的几个人,指着其中为首的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,冷冷的问道:“汝父何名?”

    “李相公,家父是给事中吴公。”这位衙内在挨打的时候,已经知道了,他得罪的是李相公家中的女人,早就吓得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的一笑,反问他:“你可知当街强抢民女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那衙内立时傻了眼,他本以为,放低姿态,服个软,李中易就会大人不计小人过。谁曾想,李中易的态度颇为不善,根本就把他那个四品官的爹,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没等这衙内反应过来,李中易已经厉声喝道:“都楞着干什么?拿回府衙,严加拷问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一直护卫在李中易身边的牙兵们,一拥而上,架起敢于在太岁头上头上动头的几个纨绔子弟,就往寺外拖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抬腿踱到郑氏的身旁,温和的说:“你毋须害怕和担心,我一定会护你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郑氏眼里含着热泪,蹲身万福,小声说:“奴家给爷惹麻烦了,实在是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郑氏的小心翼翼,和煦的说:“我一直认为,咱们是一家人,开开心心的每一天,不要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,好么?”

    郑氏呆楞的看着李中易,好半晌,说不出半句话来,只是用力的猛点头。

    李中易怜惜的看了眼郑氏,这个女人还真是命苦,丈夫不疼,长子死了,女儿都成了他的妾室,可谓是无依无靠。

    郑氏虽然没住在李中易的家中,可是,她由于寂寞,经常登门来看女儿,难免碍了芍药的眼。

    清官难断家务事,后宅中的恩恩怨怨,李中易即使门儿清,也并不想掺合进去。

    作为一家之主,外面有许多勾心斗角的事情,耗费掉李中易的大量心神,知之为不知,方为正道。

    由于芍药的无理取闹,李中易毕竟略偏向一些自家的女人,所以,想办法另外安抚郑氏。

    “你既是一人居住,难免有些不便,不如这样,回头我便让花娇和蕊娇她们,陪你住在一块儿,可好哇?”李中易确实是一番好意,在他看来,母亲和女儿们住在一起,肯定不会太过寂寞。

    可是,郑氏非但不喜,反而淌下了眼泪,泣道:“蒙爷的恩典,奴家本应喜欢,只是,花娇和蕊娇都应该侍奉在您的尊前,不可轻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看着梨花带雨,显出别样风情的郑氏,立时意识到,他想左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只有家主不喜欢的小妾,才会被发落出主宅,李中易倒真是忘记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事易尔。彩娇也可以随时过去看你,好了,不要胡思乱想了。”李中易稍微拉长了一点音调,暗示郑氏,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郑氏十分清楚,李中易对彩娇的特别偏爱,既然彩娇也可以跟过去,一起陪她,哪里还有丝毫的疑虑?

    “奴家谢过爷的体谅。”郑氏打心眼里感激李中易,今天,如果不是李中易派人暗中保护她,恐怕,她的清白已污。

    李中易吩咐人找来马车,送郑氏回家,然后辞别了正清老和尚,正欲登车回府衙,却听见不远处有人高声叫道:“李相公,李相公,请留步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收回抬起的右腿,定神看过去,却见柴荣身旁的近侍,张德三,纵马狂奔,笔直的赶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陛下召您进宫。”张德三气喘吁吁的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头立即浮上了四个字:回光返照,他不动声色的问张德三:“是皇后娘娘下的懿旨?

    张德三苦着脸说:“李相公,是陛下亲自传下的口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料定,这一次,柴荣的身体恐怕是真不行了,必是召他这个神医进宫,作出必要的努力。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一直有些想不通,柴荣为什么会放着他这个神医不顾,却偏要另寻名医呢?

    后来,李中易逐渐意识到,柴荣恐怕是早就患上了不治的绝症,非药石所能治也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中易目前也仅仅是猜测罢了,柴荣的心思,他虽然可以揣摩出九成,毕竟,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。

    ps:至少还有一更,兄弟们,月票不给力呀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