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安国转动着眼珠子,搜肠刮肚的想找个好理由,说服李中易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寺庙,李安国早就带人闯进去,抢人出来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大相国寺的方丈,交游异常广泛,人脉十足,不是个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李安国仔细的掂量了一番,最终也只得放弃蛮干,转而求助于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钱财之类的东西,没有任何兴趣,他自己本人就是公认的大周第一富豪。

    逍遥津集市,虽然挂在黄景胜的名下,傻子都知道,那是李中易的禁脔。谁若是想火中取栗,那就要面对李小相公的狠命死咬,而且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大商人,若是背后没有硬扎的大靠山,很难长期经营得下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为了鼓励经商,暗地里也替一些良商撑腰,帮他们避免官府的压榨。

    小农经济最大的优势是,变化小,一般情况下,生产关系十分稳固。可是,一旦遭遇到天灾,小农经济的脆弱性,就彻底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商人确实逐利,可是,谁人不逐利呢?

    如果能够把商人组织起来,提高税收,让商品尽可能的流通出去,则是朝廷收税、商人获利和草民得到生机,这才是典型的三赢局面。

    如今的手工业,其实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,别的且不去说它,皇家御用的汝窑瓷器,工艺水平之高,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两宋时代,尤其是南宋,仅靠海外贸易的巨大财政收入,就足以维持住半壁江山,长达百余年之久。

    李中易谋事一向深远,除了目前的山陵崩的难关之外,他考虑更多的是,怎样改革旧有体制。彻底扭转儒门子弟独霸官场的致命弊端。

    生物需要多样性,统治集团更需要多样性,此所谓新陈代谢。如果,认准极端的某个方向。一条道走到黑,绝无好结果。

    商人没有祖国,政客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有权就是爷爷,有钱便是爹,有奶那是娘。乃是人性的普遍现象,无论古今中外。

    李安国知道,李中易关注什么,虽然李中易从未明言过,但李安国硬是有这种直觉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安国压根就没有想过,今上崩后,朝局很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惊人巨变。

    李安国只是以为,李中易身为开封城内最大的地头蛇,很多暗地里的情况。有掌握的需要。

    李中易既不缺权,更不差钱,李安国能够拿来交换的,也只有正经渠道得不到的内幕消息了。

    既然李中易没表态,显然,对李安国的交易条件,不甚满意。李安国咬了咬牙,小声说:“听我爹偶然说起过,宫里的天武卫,最近换防异常频繁。好多中低级将领。都被替换成了范相公的人。”

    嗯哼,这就有点意思了,李中易和颜悦色的望着李安国,等着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李安国明知道被李中易所压榨。却因对兄弟的大话已经说出口,覆水难收,只得一边暗骂李中易,一边接着补充说:“我听说,皇后娘娘前两日,单独召见了符国舅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微微一动。敏感的察觉到,符皇后在这个时候,单独见她的兄长,其中必定有不可告人的**。

    符昭信在符家的日子,其实远远谈不上好过,尤其是,他跟随李中易在高丽捞到了军功,被封了伯爵之后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大名府的时候,就曾经听说过,符彦卿有意将符昭信召回大名府。

    符昭信好容易才摆脱了家里的束缚,怎肯轻易答应回家去呢?那岂不是让前功尽弃么?

    李中易和符昭信的关系,不算特别的近,准确的说,应该是介于熟人和知交之间的某种情况。

    符昭信平日里,除了在军中练兵之外,一般不太爱出门。据王大虎那边传来的消息,符昭信的后宅之中,养了一群嗓音甜美的歌姬。每每在黄昏时分,经常可以听见他家里传出丝竹之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明白,符昭信明知道惹不起他大兄符昭远,索性摆出贪恋女色,沉迷于玩乐之中的假相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以李中易对魏王世子符昭远的近距离观察,此人工于心计,符昭信的低水平伪装,恐怕难以骗过其兄。

    其实,人生本就是一个舞台,你方唱罢,我登场。这便是,看谁会演,不会演?

    符家的家务事,本轮不到李中易去操心,不过,符皇后莫名其妙的对他极不友好,这就值得深究了。

    李安国发觉李中易只是喝茶微笑,始终不肯搭腔调,他心里立时明白,抛出来的筹码,还不够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留守府内的李十七,快步从外边进来,凑到李中易的耳旁,小声说:“爷,刚才,芍药和郑氏不知道什么原因,闹将起来,郑氏哭着气跑了。”

    咳,内院之中,终于出现了糟心之事,李中易虽然不以为意,原本吊着李安国玩儿的好心情,却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我说小猴儿啊,就凭你的那点小家底,恐怕也拿不出让我看得上眼的好玩意儿。就这么滴吧,这事儿啊,我知道了。”李中易依然没有明白承诺,李安国却喜出望外,李中易虽然比较好色,纳了不少妾室,说出口的话,却是一口唾沫,一个坑,绝对算数。

    “多谢李叔父成全之恩。”李安国聪明得很,知道李中易刚才是逗他玩儿来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滚吧,我还有正事待办。”李中易含笑下了逐客令,李安国笑嘻嘻的转身走到门前,忽然扭过身子说,“我在外面养了一对美貌的歌姬,不如就孝敬给叔父您吧?”

    李中易把眼一瞪,没好气的数落道:“得了吧,你养一群歌姬也挺不容易的,送给我算什么事?没的,还让外人说我,欺负晚辈,滚吧。”

    李安国喜滋滋的走了,李中易扭头问李十七:“可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十七苦着脸说:“我……呃,好象是这么回事,您赏给彩娇小娘子的一匹蜀锦缎子,菜娇给了郑氏夫人做衣裳,也许是芍药小娘子看了觉得不太顺眼吧?”

    尽管李十七吞吞吐吐的,李中易依然听明白了,也就是后院里边,常有的争风吃醋的老讨论罢了。

    在李家大宅之中,虽然建筑物不怎么出彩,可是,包子有肉不在表面上。以李中易的权势和财力,怎么可能亏待自家的女人呢,不论是吃穿用度,还是出行的排场,都属于是隐藏在低调之中的无尽奢华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去说它,谁家的小妾,有可能一个季节,就做几十身,上等面料的精美衣裳?

    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,不管是谁,眼睛里都必须要揉得进少许的沙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打算理会后宅中的破事,他转进位于四进的内堂,吩咐人烧水,在竹儿小娘子的伺候下,美美的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总是帮自家的校花老婆搓背,如今,李中易享受着小老婆的温柔侍奉,不仅要搓背,更需要松骨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,手脚异常矫健和敏捷,力度适中,端的是开封城内松骨界的第一人!

    李中易是两世名医,对于穴位的妙用,可谓是了如指掌。他对竹儿小娘子的评价,算得上是权威的论断。

    沐浴过后,李中易搂着赤果果的竹儿小娘子,美美的睡了一个时辰的回笼觉。

    梳洗打扮了一番,李中易见天色尚早,叫来李云潇,吩咐说:“换上便装,咱们出去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早就适应了李中易喜欢暗访的习惯,负责安全保卫的随行人员,也都带了各种化装的行头。

    今时早已不同于往日,以李中易贵重的身份,安全上面,稍微有点闪失,整个李家的天,肯定要塌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,换上侍女的打扮,为了遮掩住惊人的美貌,她故意用李中易以前配制的咬汁,将整张俏脸抹成蜡黄色。

    诸事收拾停当之后,李中易在随从们的暗中护卫之下,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开封府衙,乘坐普通的马车,直奔大相国寺而去。

    开封城内的大相国寺,始建于北齐天保六年,也就是公元555年,距今已有几百年的时光。

    李中易来开封,已有五年的光景,专门来逛大相国寺,这还是头一遭。究其原因,李中易即使换了张皮,依然还是个无神论者。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倒是陪着领导们,去过不少的道观寺庙。他发现,越是官高位显的领导,居然越信佛或道,相信天命注定赐于了无上的权势。

    在伯乐选千里马的选拔体制之下,官运自然也存在极大的运气成分和偶然性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相国寺,还远不是后来乾隆登基之后,专门拨款扩建的那般宏伟壮观。

    一身青衫的李中易,随在诸多香客的人群之中,缓步朝寺内走去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眼尖,她发觉,李中易一边走,一边暗中欣赏着女香客的苗条身段。她不禁暗中嘟起小嘴,狠狠的瞪着她的男人,小声骂道:“色鬼转世。”

    其实,李中易绝不是饥不择食的穷汉。逛街、购物、顺带看看美女身上的好风景,只不过是他从以前带来的一种生活习惯罢了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骑快马从宫中奔驰而出,一路快马加鞭,直奔开封府衙而来。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求月票的鼓励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