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事情敲定之后,符皇后领着太子,提前退出了垂拱殿。事涉符家之事,她这个当事人实在不好意思,继续留在原地,盯着宰相们商议她生母殁后的丧仪。

    李中易端着茶,有些苦笑不得,他机关算尽,就是想在这多事之秋,留在开封城内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谁曾想,计划没有变化快,李中易显然要以天使的身份,远赴大名府,替符家撑门面子。

    符彦清是活着的魏王,其正室夫人,原本就是韩国夫人。按照人死晋一级的陋规,朝廷要给个王妃的虚谥,以大王之正妃的礼节下葬。

    范质和诸位相公们,商量得热火朝天,李中易却始终提不起精神,他对于这些繁文缛节,一向没有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相公们也都没傻子,既然范质送出了天大的一个情面,也没谁会在这种时候,败符皇后的兴。

    超乎寻常的丧仪,一项接着一项的议定,最后,征求李中易意见的时候,他只说了一句话,“国子监是否要派词臣随同吊唁?”

    经李中易这一提醒,相公们倒是觉得他们真心疏忽了,是呀,反正已经锦上添了花,不如送佛送到西。

    结果,当李中易点了国子监那位张司业的名,相公们竟然都没有异议,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只是,在议谥的时候,吴廷祚太想拍马屁,提出要赐双字的美谥,竟然还是孝慈王妃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就捅了马蜂窝,几位进士出身的相公,都不干了。慈,以前一直都在皇太后的头上,而且必须诞育今上。才有资格享受这个美号。

    大家争过来,吵过去,最终还是范质提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案:孝恭王妃。

    李中易颇有些无奈,很想甩袖子就走,这帮子儒生,放着正经事不做。尽干些口舌之辩的勾当。

    先帝郭威驾崩后,他的很多政治安排,都被柴荣暗中推翻掉了。

    不管先帝的文治武功多么的牛叉,后任皇帝要想显示自己的权威,让老臣们买帐,哪怕是生父定下的政治原则,也必须慢慢的予以推翻。

    后任不理前任的帐。实际上,拥有强大的政治逻辑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想想看,都是至尊,都想干点大事出来。动不动就被人以先帝的名义教训一顿,泥菩萨也受不了呀。

    一天的吵闹过去,半点正经政务没办,总算是把皇后生母的丧仪给掰扯清楚了。

    宰相离京。代表着朝廷的威严,当然必须要给出高规格。这和是不是李中易充任天使。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家里沐浴斋戒的三天,却一直没有素着,三胞胎姐妹到齐,他最爱的游戏便是。当着彩娇的面,狠狠欺负她的两个姊姊。

    说起来,李中易的心态多少有些怪异,他特别喜欢欣赏,彩娇被勾起了情火,却不偏偏无法被充满的憋趣。

    反正已是自家的女人,李中易想啥时候吃,便啥时候吃,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郑氏被丈夫弃了,儿子也因为造反,被高丽大王砍了脑袋,整个人的精神,眨眼间,萎靡了许多。

    偏生,郑氏在李相公家里的身份,还异常尴尬。她生的三个女儿,都是李中易的小妾,她还不够资以老李家的亲家母自居。

    即使郑氏想这么干,估计也会被李达和这个喜好儒风的老太公,在脸上吐了唾沫,赶出李家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郑氏依附于李家的名分,就很有些说不清楚了。主子?不可能呢。奴婢,同样不同可能。

    半主半仆,这个可以有!

    李中易即将以天使的身份,莅临大名府的消息传开之后,老李家上上下下的主子仆人,都跟着忙活开了。

    其中,最忙的要数唐蜀衣这个掌家娘子,和薛夫人这个疼儿子的亲妈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符家并无任何敬畏之心,高平之战前,符彦卿和大多数位于北方的军阀一样,明里尊奉朝廷的诏命,暗地里却由于害怕契丹铁骑的凶悍,彼此勾勾搭搭,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力败契丹人的今上,李中易倒是大大的欣赏,暗地里以民族英雄诩之。

    即使柴荣对李中易大耍了一番帝王心术,李中易照样可以老柴同志的难处,天家的皇位传承,莫是说外臣,连亲爹、亲儿子都可以直接下毒手干掉。

    荒唐过后,李中易搂着三朵孪生娇花,得意洋洋的泡进了宽大的浴池。花娇和蕊娇,只是默默的擦拭着身子,彩娇则拿了条大毛巾,狠狠搓洗着青春靓丽的俏面。

    李中易最喜欢看,彩娇狼狈不堪的俏模样,他拉过她的小手,笑眯眯的问她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彩娇下意识的夹紧双腿,防止更加丢脸,十分委屈的说:“爷坏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哈哈一笑,抬手把彩娇揽入怀中,仔细的轻怜蜜爱了一番。

    已是深秋,李中易再次北上,所带的衣物必须齐备,这倒是小事。

    李中易身为宰相,身边不可能没人伺候着,他的女人们,尤其是没有生下一男半女的妾室们,不约而同的有了小心思。

    哪怕是以侍婢为名,只要守在男人的身旁,独自接受雨露灌溉的机会,实在大得惊人。

    废话,都是没儿子的小妾,不趁机接收更多的雨露,怎么可能有机会怀上李中易的种呢?

    女人多了,也是个麻烦事,李中易只有一个人,精力有限,每日歇息在谁的房中,大致都有个规矩。

    费媚娘那里每月五日相伴,唐蜀衣也一样,,这就去了十日。

    其实,彩娇最有机会,只可惜,她至今还是个花径未曾缘客扫的处子。

    花娇和蕊娇,占了三胞胎一起的别样优势,以前没犯错误之前,倒是时常可以承接雨露。

    这次李中易回家之后。倒是有心让芍药留条根,以便在李家安养终身。只是时日尚短,无法看见肚内的动静。

    唐蜀衣私下里问李中易的意思,李中易微微一笑,直接点了竹儿小娘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竹儿小娘子的保镖工作。干得异常出色。即使被李中易逗得腰酸腿软,依然没有放弃过,守护在侧的重任。

    这人呐,地位越高,越怕死,古往今来,莫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除了竹儿小娘子注定要随行之外。李中易必定会带上彩娇,这妮子逗着玩儿,颇能满足李中易的怪蜀黍心态。

    出于享受的心理,李中易的专属马车,看似普通。其实是经过特制的享受版。

    李中易早在管三司胄案的时候,除了想搞出神臂弓之外,附带着也想弄出弹簧。

    只可惜,相对于现在的科技水平而言。李中易的要求,高得离谱。

    别看小小的弹簧而已。需要的技术含量,简直属于天顶星一类的绝对高科技。

    首先,要想制造出弹簧,除了冶铁炼钢的技术必须先进之外。落后的拉丝技术,瞬间就把李中易的念头,变成了妄想。

    李中易找来的顶级工匠,实验过无数次,炼钢倒是小有进步,唯独拉丝方面,可谓是毫无进展,令人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虽然不是理工学霸,见识却广,思路也活泛。

    既然没办法拉丝造弹簧,那就只能被迫另辟蹊径,以造软剑的百炼软钢,浇铸成一厘米一个的垫圈,几层相叠,垫在车厢木板的下边,承担减震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且罢了,严重影响乘坐舒适性的宽木幅轮圈,也在李中易的指点下,被改造成了用百炼钢浇铸制成的仿自行车的轮圈。

    此时,权贵们的马车,自重很高,官道又都是黄土夯筑的烂土路,即使不下雨,马车驶过路面,也会留下两道不浅的车辙印。

    为了贪图舒适的远行,李中易在解决了车厢底板和轮圈的受力和减震问题,接着把主意打到了车身自己减重上面。

    说一千道一万,核心还是个材料问题。权贵之家的马车,大多以名贵的实木,作为车厢的主要用料。

    这样的搞法,档次确实很高,不过,由于名贵实木,本身的质量偏大,车厢的重量也就大得惊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考虑到力学支撑的问题,车厢的四角承重柱,依然采用名贵的上等实木用料。

    对于车厢的四壁,则楔以质量很轻的浇铸软钢板,板壁的内外两侧,贴以名贵的木料薄片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李中易的那几辆看似普通的马车,有了天翻地覆的惊人变化。

    车厢内的空间十分宽大,至少可容四人并排竖躺,三人横卧在脚边。除此之外,车厢的一角的尚固定有小蜂窝炉,烧水泡茶的茗具,以及可以拆卸的小案几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实际乘坐的感受,虽然远远不如配有橡胶轮胎,带有专业减震机构的汽车,却也比这个时代的皇家马车,至少舒适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马车,李中易长途跋涉,旅途烦闷,难免要和自家的女人们,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和自家的女人,在车内打打麻将,玩玩扑克,以及嘿咻的小游戏,李中易此次出公差,肯定不会寂寞。

    听说竹儿和彩娇随行,唐蜀衣笑着提议说:“爷,不如把芍药也带上吧?闲来玩雀儿牌,双陆的时候,也许可以多个替换的伴?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唐蜀衣最放心的就是,一直不受宠的芍药,这算是假公济私的帮昔日姐妹一把么?

    ps:  时间不早了,司空码兴正浓,看看能不能在凌晨码出第三更,兄弟们别等了,有更的话,早上就可以看到的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