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看恐怖小说、玄幻小说、请大家登陆黑岩居http:.heiyanju万本小说免费看    费媚娘是经历过大场面,又是有情伤的尊贵女人,她如今的心思很简单,只想和李中易快活的在一起生活,把两个小娃儿抚养成人,也就知足了!

    李中易也承诺过,只要他在开封府内,每月至少陪费媚娘五夜。毕竟,她是御姐级的红颜祸水,正是精力充沛,身体急需滋润的年华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费媚娘的垂爱,李中易十分感谢上苍的青睐,自然舍不得让她独守空房,当活寡妇。

    鲜花嘛,必须时时浇灌,才能娇美夺目,绽放异彩!

    “易郎,你真**。”费媚娘也听见了李云潇的禀报,她娇慵的伏在李中易的身上,春葱似的小手,在情郎的胸前画着圈圈。

    李中易紧紧的搂住上天恩赐的绝美女人,爱怜的吻在她的鬓角,嘿嘿,女人的直觉,还真是敏锐的吓人。

    费媚娘见李中易只是在她身上乱摸,却故意装傻,回避了她的问题,她幽幽一叹,说:“男人不**,母牛都会上树,一生一世一双人,太难了!”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费媚娘的情绪有些低落,也知道现在说啥都是错,而且,他不想骗她。

    也许是费媚娘的与世无争,李中易的很多心里话,倒是很愿意和她说说。时日一久,费媚娘哪能不明白,她在李中易的心目之中,其实占着很重的分量。

    “嘻嘻,男人嘛,家大业大,功成名就,身边多几个女人伺候着,其实也没啥不了的。”费媚娘将螓首靠在李中易的肩上,喃喃自语,“只要你心里有我们娘儿弎个,奴家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隐约嗅到一股子若有若无的酸味,正想使出水磨功夫,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谁知。费媚娘仿佛料到了李中易的心思,探手捂住他的大嘴,淡淡的说:“将来啊,你若是厌了我。就把灵哥儿和思娘接回家去,我自行了断,不给李相公添乱。”

    靠,这话太狠了,李中易心里一急。翻身将费媚娘覆盖在了身下,借着晨勃的势,狠狠的要她好看。

    咳,还真应了那句老话,只有累死的耕牛,没有犁坏的良田!

    李中易惊讶的发现,他哪怕使出浑身的解数,却再难摆得平,刚到花信之年的费媚娘。

    费媚娘将粉嫩的长腿,随意的搭在李中易的腰间。笑嘻嘻的说:“俏郎君,奴家还要,快来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实在是有心无力,喘着粗气,翻着白眼,在她的腿上轻掐了一把,没好气的嘟囔道:“妖精,你想把老爷我吸干不成?”

    费媚娘只是吃吃的笑,一双勾*魂荡*魄的桃花眼,水波四溢。诱得李中易只想从此沉沦下去,丝毫也不愿摆脱情丝。

    酣畅欢好过后,费媚娘心满意足,沐浴的时候。十分狗腿的替李中易擦背敲腿,温柔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费媚娘的身份,原本就见不得光,她只是在知道了李中易居然敢勾搭柴家的公主之后,略微吃了一点点小醋而已。

    鉴于男人的表现十分良好,费媚娘也不会一直纠结于。男人太过**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松了口气,如果他刚才直接起身走人,费媚娘肯定会伤心的。

    沐浴梳洗过后,李中易搂着只披了一袭透明蝉纱的费媚娘,痴缠在炕上说私房话。

    “易郎,说正经的,柴家的公主,你可要当心,能不沾惹,尽量别去招惹。”费媚娘担心李中易,没占到便宜,反而惹来一声腥骚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就放心吧,你家老爷我,心中有数。”李中易没敢把寝宫遭遇死劫的事告诉给费媚娘,只得含含糊糊的做了不充分的解释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身边的女人之中,实际上,费媚娘对他的脾性,最是了解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这个**坏蛋,连差点母仪蜀国的贵妃娘娘都敢偷,何况是公主呢?

    “唉,颦儿那个死丫头,偏生是个痴心的,都这个岁数了,一直不想嫁人,奴家愁死了。”费媚娘只要一想颦儿经常发呆的场景,心里就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李中易一阵干咳,他对颦儿确实没有别的心事,问题的是,那个傻妞妞,一直痴心不改,叫人实在蛋疼。

    超过二十多岁的女人,还没出嫁的,在这个普遍早婚的时代,几乎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套句后世的通俗语言,享受着每月五十贯月例钱的颦儿,如今已经可以归入白骨精、白富美的剩女、高龄老处女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不做媒人三代好,李中易完全没有硬逼着颦儿嫁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女怕嫁错郎!如果是李中易保的媒,将来颦儿过得好,倒也罢了,万一成了怨偶,他也很难心安。

    李中易和费媚娘,陪着一双儿女,厮混玩耍了大半个上午,这才迈着四方步,在随从的掩护之下,悄悄的回了府。

    进府之后,李云潇悄悄的禀道:“爷,柴公主又去了上次的湖心亭,一会子玩丢沙包,一会子上船去折腾,等得很不耐烦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泡妞嘛,晾一晾,再给颗糖吃,这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试问,以柴玉娘的身份和家世,只要她能够想到的,现实中只要有实现的可能,何物不可得?

    由于寝宫惊魂,李中易从躲避柴玉娘,到骑了她之后,没有负面的效果,这的确是个高难度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李兄,你到哪里去……”柴玉娘无聊的扔起沙包,抓一把麻将,偶然间抬头,见李中易缓步而来,她慌忙扔下沙包和麻将,抬腿就想冲过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亲眼所见,柴玉娘已经迈了腿,却又收了回去,嗯,想必公主殿下的矜持,让她有所收敛吧?

    心急吃不得热豆腐,李中易挂着和煦的微笑,缓步走到柴玉娘的跟前,拱手表达了歉意:“玉娘,昨晚睡得太迟,唉。腰酸背疼,怎么都起不来身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的脸色起初很正常,过了一会,俏面之上。隐显怒容,粉嫩的小手,攥紧成拳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暗乐,他看得很真切,柴玉娘刚开始应该是没有想明白。他的话中有话吧?

    现在,李中易观察到,柴玉娘显然很有些不高兴了,这就说明,她在吃他的醋。

    男人嘛,睡得很晚,早上起不来,这夜里做了啥事,以柴玉娘的聪慧,略微想一想。还能不明白么?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装傻,大模大样的坐到石凳上,正打算端出事先想好的玩乐方法。却不料,柴玉娘猛的挥手,将摆在桌上的一只锦盒,十分大力的推入了湖水之中。

    嘿嘿,小妮子生气了?李中易面不改色心不跳,对于柴玉娘的发飙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柴玉娘冷哼一声,霍的站起身子。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李中易终于等到了想要的机会,他装作慌乱的样子,一把拉住她的小手,使劲的往回一拽。

    虽然李中易没有真正的练过武艺。毕竟在战场上打熬了不少年头,无论手劲,腰劲,都绝非柴玉娘这个弱女子可比。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用力过猛的一拽,柴玉娘的娇躯失了平衡,竟然不受控制的跌进他的臂弯。

    软玉温香尽管抱满怀。李中易却异常清醒,趁虚而入,小小的吃吃豆腐,也就罢了,可不能舍不得放手,给柴玉娘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在礼教盛行的年月,男女之大防,虽不如明、清时代那么严苛。至少,如果不是偶然出现的状况,男女之间,绝无手拉手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李中易轻轻嗅了嗅,柴玉娘鬓间散溢出的处子的体香,紧接着,一边扶在她的腰间,轻柔的将她推出怀抱,一边涨红着脸,诚恳的道歉:“玉娘,玉娘,我真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切,不是有意的想拉柴玉娘的手,保持肢体接触,逐渐拉近关系,才叫见鬼!

    柴玉娘何曾扑入过任何一个男人的怀抱?

    “你……登徒子……”柴玉娘臊得俏面通红,下意识的抬腿,狠狠的踢了李中易一脚,“你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李红易发现,柴玉娘的美眸之中,竟然泪光盈眶,显然是委屈得不行!

    “哎呀呀,都是为兄不好。今儿个,我哪里都不去了,就陪着你耍子,好不好嘛。”李中易大耍无赖神功,一边作揖,一边花言巧语的哄骗柴玉娘。

    任由李中易耍无赖,柴玉娘一直不肯转身,她那张颜值极高的俏脸,绷出令人胆寒的冷艳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暗暗好笑不已,这小妮子,如果真生气了,还不抬腿就走?

    “你生气的样子,连嫦娥都自愧不如。”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捧了柴玉娘一把,小女孩子嘛,徉装生气的时候,想泡她的男人,怎么可能不说几好听话,以骗取她的欢心呢?

    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,按照李中易追校的经验,和自己的揣摩理解,其实是指,嘴巴该甜的时候,一定要会哄女孩子。

    恋爱中的女人,智商即使没有归零,只要你愿意**思去哄她,她哪怕隐约知道有些不妥,也懒得去多想。

    走过必留下痕迹,有些事儿啊,不想就没事,女人一旦想多了,遍地都是事,道理就这么简单,只是好多宅南不懂罢了。

    嘿嘿,身为骨灰级的泡妞高手,有成功追到校花经验的李中易,自然不可能让柴玉娘生气下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伸出右手,擦过柴玉娘露在外面的手臂,轻轻的蹭了两下,陪着笑脸说:“别生气了啊,我带你出去逛东市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在男女情事方面,异常单纯的柴玉娘,她光顾着装生气了,竟没注意到,女人不能被男人轻易碰触的肌肤,已经让李中易不动声色的,摸了好几回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柴玉娘终究没有绷住,可能又不想轻易的放过李中易,居然提了这么一个古怪的要求。

    得,生气中的被泡美妞,拥有撒娇的特权,李中易笑眯眯的问她:“想吃啥?”

    昨天吃的是烤串,李中易估计柴玉娘的新鲜劲头,应该还没彻底退散吧?

    但是,让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,柴玉娘居然撇着樱红的小嘴,不满的反问他:“又吃烤串?”

    李中易看得出来。柴玉娘虽然装得很像,可是发亮的眼神,却暴露出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既然柴玉娘提出了难题,李中易自诩为泡妞高手。必须迎难而上,直面挑战。

    “好,不吃烤串,那就吃麻辣烫吧?”李中易能够从一个加强排的激烈竞争之中,最终把校花老婆骗上了床。泡妞的手段自是多种多样,绝不拘泥于某一项。

    “麻辣烫?”柴玉娘没听过这个名词,颇有些狐疑的望着李中易,剪瞳秋水,一眨不眨的,勾得李中易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不细解释,笑着说:“我家的吃食,保准你吃了就上瘾。”

    “哼,哼,哼……”柴玉娘的瑶鼻之中。连续迸出数声冷哼,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儿。

    小女生嘛,李中易也懒得和她争辩,有些东西,眼见为虚,只有吃到肚内,才知道是否合胃口。

    堂堂郡公府内,仆婢众多,厨子和厨娘也不老少。而且,李中易原本就是个爱折腾美食的老饕。家中养的厨子,经过数年的磨合,配合已经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李中易这边厢一声令下,从各个小灶抽调出来的厨子。带着各类食材,云集于湖边。

    和别处不同,郡公府早早的就用上了石炭煤炭,添加了黄土之后,制成的蜂窝炭。

    府内的灶上,一年四季。都不熄火。主子肚子饿了,随时都可以抽掉风门,起大火,烧菜做饭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柴玉娘有趣的望着忙碌的厨子们,他眼珠微微一转,索性领着柴玉娘,走到案板旁边,一样一样的给她介绍各种新物件的功用。

    柴玉娘听说蜂窝炭的方便之处,张嘴就说:“回头打制几十架,送我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十分有趣的盯着柴玉娘,这位小娘子呀,年纪不大,流*氓的精神,倒是已经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柴玉娘让李中易盯得有些不好意思,抬腿轻轻的踢了他一脚,嗔道:“怎么?不行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撇撇嘴,轻声笑道:“成,您小人家发了话,哪有不成的?”

    柴玉娘恨恨的瞪了眼李中易,也许是为了遮羞,她装模作样的跑到一个厨娘的旁边,问东问西,好奇心简直要爆棚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装作没注意柴玉娘的样子,其实,视线的余光,一直关注着她的一切动静。

    咳,在群狼之中,抢先把校花老婆弄**,这可不是大众化的泡妞手段,就可以完成的艰巨任务确哦。

    尽管李中易一直暗中欣赏着柴玉娘,可是,柴玉娘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便是斜眼余光神功的威力了!

    李中易当初在图书馆里边,明面上,聚精会神的看参考书,其实上,一直不动声色的欣赏着校花老婆,那美妙的身影。

    有些傻瓜,也在暗中窥视大美人儿,却三两下便被校花识破,从此再也没有机会亲近芳泽。

    厨子们搬来一口大铜锅,将羊骨、牛骨、枸杞、山药以及一整条黄河鲤熬成的膏汤倒了进去,架在蜂窝炉上,大火加热。

    等膏汤沸腾之后,厨娘们将串好的肉串子、菜串子、鱼丸子、肉丸子,以及特制的火腿,一股脑的放进锅内,混在一起煮。

    这时,几个侍婢将手捧着各种佐料,摆到了湖心亭的石桌之上。

    柴玉娘走到石桌旁,好奇的盯着茱萸粉,问李中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眯眯的说:“这是茱萸,如果嫌味道比较淡,可以在食碟之中,加上这个,保准让你辣得冒汗。”

    宰相之家,食不厌精、脍不厌细。

    柴玉娘惊讶的发觉,桌上,碟内的盐巴,既细且白,颗粒均匀,晶莹剔透,竟然不是宫里赐下的略微泛黄的精盐。

    李中易亲手取过一只味碟,拿起小汤匙,分别取了白盐、酱油、老陈醋、葱末、姜末、蒜泥、茱萸粉,加上产量极少的私磨芝麻香油。

    将味碟内的佐料,搅匀之后,李中易顺势舔干净筷子沾染的佐料,美美的长叹一声:“这滋味,爽啊!”

    柴玉娘见猎心喜,学着李中易的样子,照方抓料。凑齐了味碟。

    蜂窝炉的火焰很旺,不大的工夫,铜锅内香气四溢,勾得一旁的侍婢们。轻嗅不止,馋得差点流口水。

    趁着侍婢倒酒,柴玉娘装矜持的工夫,李中易抢先动了筷子,眨眼间。便消灭了一串羊肉,一串火腿,吃得满嘴是油。

    李中易第三次伸出筷子的时候,竟然被柴玉娘挥过来的的筷子,拦在了铜锅的上边。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好吃?你不是骗我吧?”也许是李中易吃得太过欢乐,柴玉娘也被勾起了食欲,只是,她没吃过这种麻辣烫,心中多少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好气的瞪着她,撇了撇嘴。说:“你的口味,我不太清楚,反正我爱吃。”拨开柴玉娘拦路的筷子,从锅里又捞出了一串黄瓜,蘸料之后,大口大口的吃得很香。

    柴玉娘半信半疑的夹起一筷子羊肉串,塞进红嘟嘟的小嘴里,很有公主派头的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李中易哪里管她那么多,一筷接着一筷的捞东西吃,吃得异常香甜。十分舒爽。

    事实胜于雄辩,一个人吃独食,再好的美味,其实少了几分香甜。

    烫好的食物。原本就十分可口,再加上李中易有意无意间,摆出抢食的姿态,柴玉娘渐渐无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真辣啊!”柴玉娘以前没尝过茱萸的厉害,樱红的粉唇,辣得发肿。光洁的香额上,已经冒出细小的汗珠子。

    “怕辣?少吃点嘛。”李中易一边不露痕迹的激将,一边下筷入飞,恨不得柴玉娘就此不吃了,由着他一个人独吞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像个饿死鬼呀,慢点,慢一点嘛,又没人和你抢。”柴玉娘嘴上说着不抢,筷子动得比李中易还快。

    李中易垫过肚子之后,悄悄的换了个吃法,吃几口菜,抿一口酒,“滋。”眉花眼笑的感觉,颇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,到最后,柴玉娘再次掉入了李中易的陷阱,她,又喝高了,满嘴说胡话。

    “玉娘喝多了,还不赶紧送去房间里歇着?”李中易故意大声吩咐侍婢们。

    “谁喝多了?你……你才……喝多了……”柴玉娘酒醉心明,都被灌懵了,还要和李中易斗嘴。

    美女又被灌倒了!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小狼,多半就要抱着美人儿,把她剥光喽,成其好事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那可是骨灰级的老狼啊,他怎么可能作得出那么卑鄙龌龊的破事呢?

    女人,尤其是美女,如果肯陪你喝醉,实际上,她对你的警惕心,已经被解除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

    真正厉害的老狼,就应该像蜘蛛织玩一样,不动声色的吐丝结书包网.bookbao2,等猎物惊觉的时候,已经躲不开狼吻喽。

    泡真正的良家美女,心急绝对吃不了热豆腐,李中易的打算很明确,一定要勾住柴玉娘的芳心,让她产生高度依赖感,再也离不开他了。

    所以,柴玉娘又喝多了,李中易避得远远的,绝不出现在她的裙边,方圆一丈以内。

    和上次一样,李中易特制的醒酒液,给柴玉娘灌下一碗之后,大约半个时辰,她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爷呢?”柴玉娘晃动着小脑袋,还没完全清醒,张嘴就问李中易在哪里。

    一旁的侍婢,都知道柴玉娘的称呼,有些不妥。她们这些下人,必须尊重李中易,可是,柴玉娘是公主呀,怎么也跟着叫爷了?

    侍婢们明知道不妥,却没人犯傻去提醒柴玉娘,为首的大丫头,蹲身行礼,恭敬的说:“爷也喝多了,被送去了竹夫人的闺房。”

    这是李中易故意教的说法:他喝多了,去小妾的房里躺着了!

    堂堂公主殿下,好意思去妾侍的房中,抢人家的男人么?

    大丫头本以为柴玉娘,当场甩袖子,直接走人。谁知,堂堂公主殿下,竟然极其不文雅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又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知消息后,不禁莞尔一笑,还真是个没人管的野丫头,竟然胆大包天的宿于男人家里,这,这成何体统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补了六千字,还剩下四千字更新,只可惜,今天才区区两张月票,很打击司空的斗志哇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搜索引擎搜云来阁,第一时间看最快更新的收费小说,记住是云来阁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