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一名内侍伺候着李中易翻鞍上马,另一名内侍等李中易坐定之后,这才牵着紫色的马缰,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今日是朔望大朝会,所以,小内侍牵着马,沿着大庆殿东侧的相公道,一路走到了一座偏殿门前。

    李中易刚才有些走神,下马登阶之后,这才注意到,眼前的却是相公们上朝之时,专用的歇脚之所。

    门前的内侍见李中易走到门边,赶忙轻咳一声,小声唱喏:“李相公五咎公到。”

    政事堂内,除了李中易之外,还有李筠姓李,内侍们私下里称他们为大李相公和小李相公。

    问题是,在如此正式的大朝会上,谁敢称呼李中易小李相公?不要命了?

    有鉴于晚唐的阉宦之祸,换皇帝就和吃顿饺子一样便宜,大周深宫中的规矩异常森严,内侍们的前途,尽皆掌握在外廷的相公们手上。

    不管哪个时代,管着头上乌纱帽的,绝对是大爷!

    大周的政事堂,权力异常之重,朝中六品以下官员的任免,相公们可以集议自决,下堂札就算数,不必报于皇帝知晓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政事堂内的位次最靠后,成事固然不足,给惹毛了,想坏谁的升迁大事,倒也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相公们体现权威最好的方法,就是想方设法提拔自家门生故旧上来,壮大自家的声势。

    道理是明摆着的,没有哪位相公,会为了提拔你一人,去和每天见面开会的同僚,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李中易走进偏殿,就见魏仁浦独自一人。坐在专属的炕沿上,喝茶暖身。

    “魏相公,来得好早啊。”李中易瞬间琢磨了好几种打招呼的方式。最终只选择了最平淡,也是最疏离的问候语。

    魏仁浦略微抬了抬眼皮子。淡淡的说:“无咎相公来得也不晚啊。”

    咳,这就和后世的帝都普通人打招呼一样的世俗,毫无体现宰相权威的闪光点。

    “唉哟,王大爷,您吃了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李婶,吃过了,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么个味儿!

    宰相之尊。礼绝百僚,李中易和魏仁浦的见面,彼此只须拱拱手,就算是把礼数敷衍了过去。

    机灵的殿中内侍,赶紧抢前几步,把李中易领到了他的专属炕榻。

    深秋的开封城,北方的冷空气,已经源源不断的南下,气温也跟着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李中易坐到炕沿上,一股温热暖和的气息。由下至上,立时暖遍全身,嗯。炕烧得很热。

    宰相的待遇没得说,李中易这边刚坐定,宫中的内侍已经端着茶盘,站到了炕旁。

    李中易端起茶盏,轻啜了一小口,很不错,竟然是他一直爱喝的清沏绿茶,而不是群相们死命推崇的团茶。

    “嗯,茶不错。”李中易明着夸茶。暗地里表扬内侍会办事,怎么说呢。别人既然有心拍你,即使无法分润利益。总要给个好脸色吧?

    那内侍抽了抽嘴角,忍住笑,弯下腰,恭敬的说:“小人份内该管之事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点头,这内侍的品级很低,他偶尔夸一句,也就可以了,身份地位上的巨大悬念,在那里摆着呢。

    陪个内侍闲聊,消息传了出去,实在有损李中易的名誉。

    李中易喝了几口热茶,这才腾出工夫,打量了一番室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偏殿的面积不算太大,大约八十平米左右,沿着窗根,砌了一溜圈的暖炕。

    炕上的摆设大致相仿,一张便于看奏折,写条陈的矮几子,居于炕上正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矮几之上,摆了文房四宝,以及雪白的麻稿纸。

    李中易定神一看,嘴角不禁微微一翘,这白白的麻纸,却是他家的纸坊所造。

    按照宫里以前的意思,是想把李家的纸坊,收为宫有资产。只不过,李中易带兵征服了高丽国之后,就再也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李家纸坊出产的白麻纸,被指定为了政务用纸,专用于政事堂,不得私下出售。

    由于,白麻纸的工艺,获得了长足的改进。产量也有极大的提高,以前被拿来充数的黄麻纸,允许李家纸坊自行经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以前,白、黄麻纸,因为成本极高,产量稀少,都属于专营和禁售的宝贝。

    李中易位居于八相之末,他的炕榻,被安排在了最靠南的窘位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进门,第一时间就和会他打上照面,你说尴尬不尴尬?

    李中易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,脱了官靴,心平气和的提笔在白麻纸上练字。

    带兵杀敌,李中易确是一把好手,做官为政,他也水平不差。

    唯独,李中易的书法,却始终没有太大的长进。他写的那一笔字,笔划清晰,字大架正,十分平庸,只有无耻之徒才敢吹捧为好字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随着相公们的逐渐到来,偏殿之中,逐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直低着头练字,新进来的相公虽然看见他了,也不好意思打招呼。这么一来,彼此之间倒是免了不少的麻烦事,倒也干净。

    相公们落座之后,各自喝茶,看奏折,大家都没有寒暄的意思,室内虽然人多,倒也不吵。

    这里坐着的都是位极人臣的相公,全是有身份的朝廷股肱之臣,可不是菜园子门口,和市民们讨价还价的小商小贩。

    殿内连喝茶的滋溜声,都是完全没有的,更别提大声说话了。

    如李中易所料,首相范质最后一个登场,而且,门前伺候着的内侍,唱喏的动静也不同寻常,“范相公到。”声音大到室内所有人都可以听得很真切。

    李中易既不想哗众取宠,也不想给人献媚于首相的印象,等到次相李谷率先起身,站到地面上。他这才轻轻的放下手中的狼毫,随大流的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“范相公……”李谷拱着手,简简单单的打了招呼。李中易混在群相之中,含含糊糊的跟着见礼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老夫年纪大了,精力不济,一时睡过了头,还请诸公见谅。”范质笑呵呵的拱手还礼,摆出的晚到理由,却令李中易感觉到,贵气袭人。

    范质看似拉着家常,其实。骨子里透露出来的矜持和自傲,气势逼人,足以碾压群相。

    啥叫首相之威?看看范质“随和”的模样,也就知道了!

    寒暄过后,诸位相公们重新落座,李中易学着李谷等人的样儿,双脚落地,稳当的坐在炕沿上。

    这时,距离正式上朝,尚有些一刻多钟的时间。范质、李谷、王溥、魏仁浦。这四位相公,分别接过仆从递来的奏折匣子,开始审阅手头积压的奏折。

    范质没来之前。李中易一直埋头练字,倒没注意其余的人,都在干啥。

    现在,范质他们四位相公在办公,李筠、吴廷祚和李中易却坐在炕沿上,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咳,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!相公与相公之间的距离,瞬间被放大到令人无法疏忽的程度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心态异常平和。能够捡回一条命,他已经知足了。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事非。

    只要柴荣不死,李中易打算一直装傻充楞下去。做个老老实实的陪坐相公。

    如此明显的下马威,李中易如果看不出来,那他这两世的权力圈子,就真的是白混了!

    新人入新圈,难免要遇上一些意料之中的夹磨,磨合好了,才会被圈子所认可。

    新兵蛋子刚入伍的第一年,不少人都要被老兵们整得异常酸爽,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嘿嘿,谁敢不服帖,老兵的拳头,难道是吃素的?

    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上,既然羽林右卫被调得远远的,手头仅有的一点兵权,变成了解不了近渴的远水,他也没啥放不下的念想,混着拖时间便是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内侍在隔着门帘禀道,“时辰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范质这才率先放下手里的奏折,站起身,略微整理了下衣冠,一马当先的迈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迈着四方步,最后一个离开偏殿,他抬眼看了看前边的李筠,心想,下马威很成功,不过这位仁兄心中的芥蒂,恐怕也已经萌芽了吧?

    就在刚才,李筠有些坐不住了,屡屡抬头望向范质等人,他虽然没有拍案而起,李中易却看得很清楚,这位大李相公的拳头,攥得死紧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通经史,也不精子集,在儒门士林的眼中,并不算是同类的上等文化人。

    但是,李中易只是不懂儒学罢了。上一世,他也是经历过十余年寒窗苦读,最终参加高考,以超高分被医科大学择优录取的高才生。

    一般的大学本科,不过是四年罢了,李中易的临床医学本科读了五年,才拿到毕业证明。后来,李中易又读了三年硕士,放眼那个世界,妥妥的高级知识分子呢。

    和李中易这个专业不同的文化人相比,李筠却是地地道道的文盲,除了会写名字之外,识不得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丘八、贼军汉、撕杀汉,这些民间的俗称,指的就是李筠这一类粗鄙的武夫。只不过,李筠的运气很不错,手握重兵,身居高位罢了。

    本质上,李筠其实和普通的文盲军汉,没啥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不读书,不看史,不懂朝局的变化,不通权力平衡之道的武夫,迟早是要吃大亏滴!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还有至少一更,司空十月的时间多,肯定加油码字。不过,确实需要兄弟们的双倍月票支持哈,拜托帮帮忙,司空求大家了!

    ...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