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腿,敲了;肩,揉了;顺理成章,该办的事,却没办成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不是一般的女子,李中易虽然心理上,已经把她看成自家的女人,但还是不想委屈了她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妾,其实也是有等级的,有贵妾、良妾、赁妾、婢妾之分。

    区分的标准,其实,主要是论出身,以及在男主人心目中的地位,并无一定之规,只是约定俗成罢了。

    所谓贵妾,本质上,依然是妾,这类妾的出身,大多是中高级官宦人家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良妾,等而下之,出身于中低官员官员之家。

    一般的官宦之家,多半不肯让自家的女儿给人做妾。但是,现实很残酷。

    贵妾和良妾,这两类妾的出现,主要是家道中落或是家逢厄运,父、祖想攀附朝中大员,以便获得较好的前程或是脱罪。

    儒门弟子就是矫情,哪怕是送女做妾,却也要弄出个贵或良的名目,想遮丑!

    西北折家,那是称雄百余年的高户门阀,竹儿小娘子与折赛花名为主婢,实胜姊妹。

    折从阮那个老狐狸的面子,也还是需要顾及的,所以,李中易打算回到开封,替竹儿小娘子,办个隆重的仪式,再纳入房中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,李中易睡到自然醒。他刚睁开眼睛,就听见竹儿小娘子温柔的声音,“爷,您醒了?”

    李中易打了个哈欠,伸了个舒适的懒腰,笑望着竹儿小娘子,温和的问她: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知道李中易想问的是啥,她抿唇轻笑,眉飞色舞的说:“水淹契丹大营。大获全胜。”顺手把战报递到李中易的手边。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战报,定神瞧了之后,不禁微微点头。长吁了口气,小石河毕竟还是太小了啊!

    蓄水两天两夜的小石河。倾泻直下的结果,也不过是把契丹人的大营,淹到齐腰深。

    契丹人不擅长水攻,萧思远扎营的地点,没有慎重选择高处,所以,洪水不过是淹光了属珊军的粮草和辎重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周道中已经按照李中易昨晚的吩咐。把拖拽在大舰后边的小船,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周水师官兵们,自从北进以来,固然发了不少财,却没捞到像样的军功。

    如今,既然契丹人落了难,痛打落水狗,自然成了水师官兵们,不二的选择。

    驾舟在水中前行,遇见泡在水中的小股敌军。就用手上的弓弩点射。

    如果,是大股的敌军,水师官兵们便会召集袍泽们聚集过来。千弓齐射,围而歼之。

    可怜的契丹人,由于促不及防,弓弦大多被水泡软,他们即使勉强上了弦,拉开了弓,对周军没有任何杀伤力。

    周军的趁火打劫,给萧思远带去了致命的打击,泡在水里没法逃跑的属珊军。大多成了南蛮子们猎杀的活靶子。

    水师官兵们,捞获的契丹军旗。不下数百面,射杀的契丹中高级将领。更是超过了数十。

    这一仗,契丹人败了,而且,真的败得很惨!

    杨烈有心将战线,继续推进到南京道的腹地,李中易却频频摇头,淡淡的说:“须知,功高震主,绝非人臣自保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名帅和名臣之间的区别,就在于不仅仅从军事上看问题。”李中易悠闲的坐在润州公主府内,十分有耐心的教导杨烈,要懂政治!

    杨烈尽管很有些不甘心,却也知道,北进的功业,几乎到此为止了,接下来,两国注定要议和。

    果然,半月后,大周和契丹议和的结果,随着天使的到来,传到了润州城内。

    大周,因为人主重病缠身,无心和契丹人继续恋战,有心议和。

    契丹,因为李中易已经彻底的打通了进军南京道的门户,陷入到两线作战的窘境。而且,契丹国内的分裂势力比较强大,难以确保关键时刻不掉链子,也有迫切议和的心思。

    大周和契丹,彼此之间都有议和的诚意,所以,缔约的时间,来得很快。

    柴荣发来的诏书,异常简单,主题便是尽快撤军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日里,李中易肯定要在南京道内,搅起一番风雨,才会罢手。

    如今,柴荣已经卧病在床,李中易哪敢不知轻重?于是,李中易断然下令,全军撤退,回返大周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遗憾,但是,此次北进契丹腹地,李中易可谓是大获丰收,赚得钵满盆满。

    首先,俘虏了契丹的正牌公主耶律瓶,仅此一项,就是大周军兴以来,开天辟地的头一遭,武功可谓盖世。

    其次,李中易几乎全歼了契丹的精锐属珊军,萧思远最终带着逃出生天的部下,不足五千人,善珊军可谓是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最后,李中易一举拿下了契丹人腹地两座城关,榆关和润州,这又是前所未闻的显赫战功。

    帅舰之上,周道中大拍马屁,“恩相,此次回京后,末将肯定要称呼您相公了。”

    杨烈撇了撇嘴,心说,周道中的眼皮子毕竟太浅,看不透其中的弯弯绕绕,更不懂帝王心术,难怪年纪一大把了,还只是个小小的水师都指挥使。

    李中易明知道可能功高震主,却依然在契丹人的腹地,玩出了很多花样。

    在杨烈看来,借用李中易自己的话说,这叫不谋万世者,不足谋一时。

    将神话一般的契丹精锐属珊军踩在脚下,如果是承平时期,李中易很可能回京,就被架空权力,从此永无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问题是,柴荣快不行了,太子又十分年幼。一旦山陵崩,主少国疑,人心必然浮动,那时候的朝局变化。也就多出无数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杨烈算计得很清楚,太子的身体一直很弱,哪怕柴荣再怎么贬抑李中易。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留得青山在。不怕没柴烧!

    只要李中易不死,哪怕被贬成布衣,也没啥好担心。以李中易的统军本事,只要契丹人南下或是外藩们起了别样的心思,朝廷即使捏着鼻子,也要重新起用李中易。

    啥叫底气,这就是了!

   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这句李中易的原话。杨烈一直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还有一句话,杨烈始终认为,堪称经典名言:第一个出来卖笑的很可能是个悲剧,只有笑到最后的那个人,才是大赢家。

    杨烈一直喜爱读史,史料之中,第一个,或是第一批出来叱咤风云的英雄,基本上都以悲剧收场。

    抗秦英雄,陈胜和吴广。没有笑到最后,成了牺牲品。

    篡了西汉的王莽,也成了牺牲品。最终成就了汉光武帝刘秀。

    其实,杨烈不清楚的是,在柴荣的弥留之际,赵匡胤也被架空了军权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庙堂上的纷争,最终需要军事硬实力去解决的,李中易不可能仅靠万余羽林右卫打天下。

    柴荣先一步回了开封城,过了半个月,李中易这才带兵回到了阔别数月的京城。

    在满朝文武的眼皮子底下。李中易的牙兵和家将们,押着满满近百辆大车的金珠财货。毫不避讳的浩荡回家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李中易发了大财的消息。仿佛普照大地的阳光一般,洒进了千家万户。

    御史台的言官们,早就瞪大了双眼,死死的盯着李中易的一举一动,正愁找不着他的破绽。

    如今,天大的把柄竟然送到了手边,期盼着一举成名的言官们,自诩为清流的文臣们,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李中易。

    “李某狂悖无礼,贪财好货,擅取国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杀李某,国无宁日……”

    弹劾李中易的奏章,雪片一般,递进了宫中,将李中易淹没在了口水的海洋之中。

    李中易却像是没事人一般,他刚一回府,就吩咐了下去,闭门筹备纳良妾。

    纳妾和娶妻不同,自家关起门来,小操小办,毋须遍请同僚们前来吃酒。

    逍遥郡公府,大门紧闭。大宅子里,并未张灯结彩。可是,竹儿小娘子独居的小院子里,却也是粉红遍地,红烛高燃,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今上病重,李中易自然不敢玩得太过火,今日的纳妾,鼓乐全都免了。

    圆房的时辰还没到,李中易轻抚着折赛花那滚圆的大肚子,轻声笑道:“是个小公子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吃力的挪了挪坐姿,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:“爷就知道安慰奴家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母以子贵,折赛花不想替他生个大胖小子,那才是咄咄怪事。

    西北折家,也肯定希望,折赛花能够替李中易诞下鳞儿。如果,折赛花的孩子,能够成为逍遥郡公府的世子,那么,西北折家就和老李家,正式升级为血肉相连的亲戚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亲戚可不是随便,就可以攀上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,唐蜀衣瓶儿的父母,如果健在的话,就不是李中易的正经岳父母,他们没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正妻周嘉敏的父亲,也就是南唐司徒周宗,这才是李中易名正言顺的岳父。

    平妻,折赛花的祖父,折从阮,如果此老脸皮稍微厚一点,倒是勉强有资格,私下里以李中易的岳祖自称。

    请注意,只能是私下里。公开场合,折从阮这么干,只会徒惹人笑。

    当晚,竹儿小娘子正式成为了李中易的女人,由少女变成了妇人,她终于得偿所愿!

    圆房的时候,其实有个不为人知的小插曲。如果不是李中易经验老道,及时发觉不对,伤了身子的竹儿小娘子,恐怕再难有孕。

    ps:突然变天,也许是累狠了,重感冒,今天就这一更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