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营州以东,榆关以西的北面有条河,名叫小石河,南面则是浩瀚的渤海湾。…

    李中易领着大部队,大模大样的囤驻在了萧思远的后方,这么一来,萧思远算是彻底的被包夹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萧思远听说,李中易这边的大队人马,居然超过了一万,当场冒了冷汗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南蛮子仅有五千兵马,就已经干掉了两千多契丹国的精锐铁骑,萧思远心中难免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萧思远玩命督促部下们,挖沟,筑墙,加强防御工事的时候,李中易却一连两天都没有展开进攻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萧思远连续派出去十拨求援的使者,悄悄的离开了大营。李十六的部下们,明明看见了,却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等使者都离营之后,萧思远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作为大契丹国的宿将,精锐属珊军的都详稳,他从来没有象刚才这般的惶恐。

    萧思远搂着美女睡到半夜,忽然听见雷鸣般的巨响,仿佛天帝发威一般,惊天动地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萧思远霍地推开怀中的美女,从半梦半醒之中,瞪圆了双眼。

    帐外值班的牙将听见召唤,赶忙跑进来的禀报说:“已经派人去查看了。”

    萧思远心头猛的一凛,如此大的动静,他怎么可能坐得下去呢?

    顾不得叫人伺候更衣,萧思远胡乱的披上袍服,连甲都忘记挂上。就匆匆离开了中军大帐,爬上寨墙。眺望着巨响声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但闻滚滚的闷雷之声。却不见闪电。

    萧思远听了一阵子,以他的人生阅历,当即判断出,这么大的响声,不可能是万马奔腾敌军来袭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来人,吹号,全军集结待命。”萧思远是个异常爱惜生命的家伙,他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,导致无可挽回的结局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。契丹人大多都有夜盲症,晚上集结兵马,必须点起火把。

    萧思远当然知道,晚上点火把,意味着什么,只是,面对未知的恐惧,他又必须把人都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既是一个悖论,又是萧思远十分无奈的明智选择!

    就在火把纷纷亮起之时。萧思远借着寨墙上明亮的光线,突然看见,令人魂飞魄散的一幕:高达五尺的巨浪,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萧思远想清楚了,隆隆的巨响声,从何而来!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。萧思远想明白了,为啥敌军要两面包夹他的大营。

    只可惜。一切都晚了,滚滚巨浪。裹挟着天威之怒,以无匹之势,凶狠的撞上契丹人的寨墙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巨浪一浪高过一浪,最终,冲垮了寨墙……

    呼啸而来的大水,吞噬着沿途遇上的一切,战马、营帐、兵器、粮草等等等等,皆被席卷一空!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中易悠闲的坐在水师都指挥使周道中的帅舱之中,轻轻的端起桌上的茶盏,瞥干净盏口的茶沫,轻啜了一口,眼前不由一亮,赞道:“好茶!”

    周道中拍对了马屁,不由乐呵呵的说:“既然恩相您老人家爱喝,末将倒是预备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这个周道中一直常驻高丽国中,天知道搜刮了多少高丽国的宝物?

    如果不是李中易想不动声色的掏空高丽国的家底,暗中护着贪财的周道中,只怕是,这位仁兄早就被眼红的权贵们,弹劾进了牢房。

    高丽是李中易带兵拿下的,按照朝中不成文的分赃规矩,那也基本上就算是李中易私下里发财的势力范围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想和李中易死磕到底,朝中的重臣们,基本上,都不太会去管高丽国的闲事。

    周道中在高丽国中,那简直就是土皇帝一枚,可以予取予求。可是,他再厉害,也只是不受重视的前京师厢军副都指挥使,现任水师都指挥使。

    在大周帝国的军方,除了李中易重视水师之外,完全没人看好周道中以及他的部下们。

    周道中心中有数,这么些年,只要是逢年过节,他一直不敢忘记给朝中重臣送礼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重臣们,收礼很开心,真要帮周道中出力,把他调离高丽,提拔重用,竟无一人出力。

    所以,周道中投靠李中易,既有以往的老部下渊源,又有现实权力结构的必须!

    “恩相妙计安天下,杀得契丹狗们,片甲不留,末将实在是佩服五体投地矣。”周道中的马屁一个接着一个,拍得竹儿小娘子浑身上下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恨恨的暗骂道:“马屁精,也不嫌肉麻?”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这种性质的马屁话,其实早就免疫了,只是,马屁虽肉麻,投靠的心思却是确凿无误。

    站在李中易的立场上,他并无可能获得万众一心的忠诚,于他而言,只需要部下们,按照他的意图办事,这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政治,原本就是妥协的艺术,说白了,也就是利益分配的艺术。

    部下愿意听李中易的招呼,李中易根据功劳的大小,把或大或小的官帽,或多或少大权力,分享给有功之臣。

    这其中,既有现实利害的理性抉择,也带有感情用事的感性空间,总之,玩这一套艺术,十分的复杂。

    见李中易轻轻的放下了茶盏,并无不耐的神色,周道中趁势接着大拍马屁,“恩相明面上故意吸引契丹狗的注意,实际上,明修栈道,暗渡了北边小石河的陈仓,嘿嘿,契丹狗难逃全军覆没的宿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契丹人一直靠着弓马称雄,却从不曾见识中原汉人。那么多变换莫测的所谓奇计。

    自打李中易知道,契丹人竟然把大营扎在了小石河的南岸。地势最低矮处,他的心里就已经在盘算着狠辣的一计水淹七军!

    在辽阔的大草原之上。契丹人靠着弓和马,征服了奚人、渤海人、女真人等各个草原民族。

    在草原之上,由于地势的关系,即使想蓄水淹没敌人,只会被人骂作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可是,榆关以西,营州以东的地界,却是小石河高悬于北面。

    如今又是枯水季节,哪怕是宿将的萧思远。也没有放水或是防备水攻的经验。

    契丹人不知道水淹七军的典故,李中易这个三国迷,却不绝对不可能忘却。

    至于,李中易安排杨烈主动离开榆关,正面挑战契丹人,目的有三:其一是试探下精锐属珊军的战斗力;其二是吸引住契丹人的注意力,让敌人的主将,无法及时察觉到,周军挖土蓄水的大动作;其三则是考验一下杨烈临阵指挥的能力。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的声望日隆。地位益高,很多不是决战性质的小战役,他日益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李家军,自从组建以来。中下级军官团的培训机制,日益完善。李中易目前所缺的人才,一共有两大类。一是类似于张良的顶级谋士,一是韩信一般的统军大将。

    李中易本不是周臣。地位也异常的尴尬。文臣认为他是骤然崛起的武人勋贵,武将们却嫉妒他的军功卓著。

    典型的舅舅不疼。姥姥不爱,中间派一枚!

    不过,由于李中易比较知趣,从不胡乱插手别人的势力范围,大家没有你死我活的利益之争,表面上倒也是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短暂的权力平衡,却因为雄主的病倒,即将出现剧烈的再平衡的斗争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权力基础,来源于西北灵州军、府州军,以及羽林右卫的强悍军力。

    但是,李中易的经济基础,却和这个时代的所有权贵们,有着本质性的不同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靠经商和贸易起家的,这个时代的权贵们,包括赵老二在内,无一例外,主要的收益都来源于田间地头。

    无农不稳,无商不富,无工不强,这番话即使放在千年之前,也颇有道理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搞土地兼并,既避免了和大地主大门阀之间的直接冲突,又通过经商贸易,使他本人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如果,硬要划分阶层,李中易应该属于新军功和商人集团的混合体,这也是他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,刻意的选择。

    李中易无意中发觉,竹儿小娘子满是崇拜的盯在他的身上,久久不舍得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咳,追星一族?李中易被自家的女人所仰望,他心里多少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突然察觉,李中易居然冲她眨了眨眼,其中的意味颇耐人寻味,她那张粉嫩的俏脸,不禁滚烫发红,赶忙低下头去,不敢再看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周道中的话里有话,李中易自然心中有数,他这个水师都指挥使,已经在高丽国内捞足了财宝细软,现在最需要的是:衣锦还乡,晋升高职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中易对周道中的能力和忠诚,也不是太满意,只能说是凑合着使用罢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在柴荣病倒的当下,把水师掌握在手中,对李中易来说,有着不小的意义。

    万一,周道中让了贤,柴荣却安排旁人接管了水师,反而不美了!

    “中平老弟,此次回京之后,吾必将你的功绩上奏给朝廷。”李中易十分含蓄的向周道中暗示了可能的提拔。

    周道中不禁大喜过望,拱着手说:“多谢恩相栽培,末将永世难忘。”

    永世难忘?真的么?李中易也就是听听而已,并没有把周道中的效忠之语,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直记得一句经典名言:你之所以没有被出卖,一是出价不够,一是你连出卖资格都不没有。

    为了无上的权位,汉武帝干掉两个亲儿子;为了登上宝座,武则天差点把儿子都宰光了;

    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天大地大,利益最大!哪怕父子,母子相残,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李中易的脑子一直很清醒,所谓的忠诚,是你有实力,并且懂得分配利益换来的,而不是天生就有。

    等周道中告辞之后,竹儿小娘子伺候着李中易沐浴更衣。竹儿小娘子一边替李中易搓背,一边小声说:“爷,姓周的话,不可全信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舒服的泡在浴桶之中,惬意的伸了个懒腰,淡淡的说:“嗯,我家竹儿的话,最可信。”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羞红着俏脸,低低的说:“还有我家花娘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哑然失笑,这个小丫头,还真是不谦虚呐,普天之下就她和折赛花对他最忠诚?

    嘿嘿,恐怕未必吧?

    李中易躺下之前,吩咐竹儿小娘子:“明日天亮之后,命人去仔细查看契丹人的情况,没有特别大的事,不要冒然惊醒爷。”

    “爷,要不……妾婢替您揉揉肩,敲敲腿?”竹儿小娘子羞红着小脸,小脑袋几乎低到腰间,眼神根本不敢触碰到李中易的炯炯双目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