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润、迁之契丹正规军,被清扫一空,李中易终于可以松一口,掉头向东,将主力囤于榆关。

    军事家这个头衔,李中易只敢认一半,不过,战略家嘛,他倒觉得他自己当只无愧!

    中京道闹的再厉害,并未伤及契丹人的根本,契丹人的根,既不是上京道,更不是中京道,而是汉人为主的南京道。

    有了南京道的百余万汉人,契丹一国,再也不惧怕天气转冷,牧草不丰,导致的收获倍减。有了归顺汉人工匠的帮助,契丹人的冶铁技术,飞速跃进。

    契丹一族,以前只所以臣服于大唐,一是大唐的马军厉害,二是大唐的铁器技术领先一个数量级。

    唐刀和蛮刀相撞,蛮刀必折,这是契丹一族口口相传的真相。

    可是,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出卖给契丹国之后,由于南京道久无战事,汉人丁口繁衍异常迅速,这里便成了契丹国强盛的经济技术源泉。

    土布,有!

    绢帛,足!

    粮食,多!

    铁器,高!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除了李中易提前搞出来的神臂弓之外,如今的契丹国,牢牢的占据着巨大的军事战略优势。

    当然了,食肉为主的契丹一族,异常需要南方汉人所种的茶叶。

    大汉族思想浓厚的历史学家,把辽、金和宋并列,实际上,这种搞法很有些无耻。

    契丹立国,早于北宋几十年,疆域比赵宋大得多,军事力量比赵宋强得多,赵宋居然成了历史正朔,实在是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喜欢这种无耻,异族的历史,不过是浩荡历史大潮的一股支流罢了!

    周道中关于俘虏的问题,李中易其实早有盘算。契丹人一直有交换和赎买战俘的传统。

    在大草原之上,部落之间的战争,其实相当频繁。他们为了一个美女,一片好牧场。随时都可能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在无法一口吞掉对手的时候,彼此之间,利用交换或赎买战俘,作出关系缓和的假相,其实是理性的选择。

    李中易横扫了榆关以西的契丹人军队之后。抢到手的战马,相当多。

    但是,大周水师的运载能力,实在是不堪重负,于是,怎么将这么多的上好战马,运回大周,便成了李中易需要着重考虑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大周帝国的军中,从来没有交换战俘的思想。身为帝**人,如果被敌军俘虏。必定会是影响终身的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柴荣当家的大周,李中易自问没有本事,扭转这种不体恤本**人的风气,所以,他思来想去,俘虏们最大的用处,便是用来换马。

    换,还是不换,对于李中易来说,其实问题不大。可是。对于契丹国的皇帝陛下而言,难免就很有些头疼了。

    耶律景如果不想换回俘虏,原本就四分五裂,人心不齐的契丹一国。族人们更会离心离德。

    如果,耶律景答应以俘换马,嘿嘿,利于长途奔袭的蒙古马,李中易的心态是:多多益善!

    由于,榆关远不是山海关那么规模宏大。所以,李中易让参议官在榆关和润州之间,找了个合适的地点,扎下大营。

    据廖山河传来的军报,近日内赶到榆关山下的契丹军,其实并不多,只有区区万余人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看便知,显然,耶律景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嗯,必须想个招,争取把榆关城下的这股契丹人,彻底吃掉,李中易站在沙盘前边,一待就是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爷,喝口水吧。”竹儿自知冒犯了李中易的虎威,十分狗腿的拍马屁,献殷勤。

    趁着李中易喝水的机会,竹儿问出了一直憋在心头的疑问,“爷,您怎么不顺势拿下迁州呢?”

    “真想知道?”李中易放下水里的茶盏,不怀好意的笑望着竹儿。

    竹儿重重的点头,显然没有注意到,李中易眼里闪现出的异彩。

    “嗯,把衣衫脱了,去榻上等我。”李中易这两天有点忙,没顾上逗弄竹儿小娘子,现在想一想,那倒是一件蛮有意义的闲事。

    竹儿小娘子一想起那令人极其难受、难堪、难忍、脸红、耳赤的折磨,不禁打了个寒战,连连摆动小手说:“奴家不想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嗯哼,妾婢居然变成了奴家,小娘子你想干嘛?

    李中易已经琢磨清楚了怎样坑契丹人的方法,这闲着也闲着,不如继续逗妞吧?

    于是,李中易将竹儿小娘子叫到后帐,将她拦腰抱到榻上,“嘿嘿,爷今天教你怎么种草霉。”

    罗裙轻解,半遮半果之际,李中易缓慢的移动着大嘴,沿着竹儿小娘子身上的事业线,大肆种草霉。

    “要死了……”直到竹儿小娘子,浑身僵硬的尖叫出声,李中易这才暂时收手,似笑非笑的欣赏着他的杰作。

    待竹儿小娘子稍微缓过一点劲,李中易却将她翻过身子,沿着洁白细腻的玉背,一路继续种下草霉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黄花大闺女,和数月不知道肉味的怪蜀黍之间的战争,在折腾竹儿小娘子的同时,李中易自己也确实忍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虽然好色,如今却有了新的目标,必须彻底改造竹儿小娘子的人生观,他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和芍药不同,竹儿小娘子不仅是折赛花的贴身侍女,他的小妾,更是关键时刻,可以替李中易挡刀的铁血战士。李中易虽然一直逗得她死去活来,却始终给予了一定程度的尊重。

    所以,类似吹*箫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举动,李中易并未强迫竹儿小娘子。

    貌美如花、体态丰腴的奚女云娜,其实就住在李中易的大帐旁边,只是,在竹儿小娘子以及她手下的娘子军的严密监视之下,他没办法去偷吃罢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尽管十分好色,以前却也一直没打算吃掉竹儿小娘子。

    兔子不吃窝边草,而且,竹儿小娘子又是折赛花陪嫁过来的大丫头。天然和折家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身边没有女人,肯定不行。女人太多了,而且关系复杂,就更不行了!

    金家三姊妹过去的教训。李中易一直记忆犹新,那是典型的“合而谋他”的劣行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单纯的彩娇,竟然让她的两个姊姊,教唆得胆敢撒谎欺主。李中易故意冷落彩娇,将她罚去城外的别庄。闭门思过,就是想狠狠的给个教训,让她老老实实的守住本分。

    只是,阴差阳错,李中易狠虐契丹人的壮举,竟然将竹儿小娘子,彻底的迷住了!

    小萝莉喜欢成熟稳重,事业有成,霸气十足的男人,无论哪个时代。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除了没替竹儿小娘子破身、破菊以外,该做的,不该做的,都做完了,难道还能告诉她,你可以继续嫁给别人?

    一直以来,李中易都有一个坏毛病,他碰过的良家女子,都必须收藏在身边。无论合理不合理。公平不公平,他就是这么个臭脾气,不服来战?

    契丹人是马背上的民族,既然榆关被堵。并且易守难攻,那么,李中易就必须提防着,契丹的精锐铁骑绕远道,奔袭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榆关毕竟太小,挤进去一万五千兵马。实在是有些施展不开,所以,李中易选择半道扎营。这么做,既是呼应榆关和润州,同时也有应对契丹人可能来袭的意图。

    榆关再是天险,也架不住两面被猛攻,孤城难守的道理,李中易哪怕不懂军事,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三天后,高晓德和颇超勇,满载而归。随同他们一起回来的,还有数千名异族的年轻女子,以及一万多名男性壮丁。

    军报上,丝毫未见老人、小孩以及孕妇的影子,李中易心里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战争是残酷的,也是血腥的,北进大军孤处于契丹人的腹地,即使缴获了再多的粮食,也架不住太多俘虏的嚼裹。

    高晓德的说词含含糊糊,李中易倒没太介意,三言两语,就把他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临别之时,李中易叮嘱说:“俘虏归公,否则,军法无情。”

    高晓德不太擅长作战,却很会做官,对于上官的弦外音,尤其敏感。

    “回参相,俘虏和辎重已经都交给了潇松兄弟处置。”在回来的路上,高晓德已经在两名契丹美女的肚皮上,完美的享受了快乐的人生。

    高晓德自问,哪怕他是魏王的心腹,如果在大营之中,犯了色戒,即使不死也会脱层皮。

    能够正面击契丹铁骑的大军统帅,又是当朝参相,还是太子之师,识时务的高晓德心里异常清楚,他压根本就惹不起李中易。

    一路北进以来,高晓德心里非常有数,李中易并没有指望飞龙骑军能打仗,只要不多惹事,彼此相安,敷衍住大面,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人呐,不能不知道好歹。李中易的格外优容,如果换来的是严重挑衅,天知道,会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颇超勇在李中易的面前,倒不敢说胡话,他摸着脑袋,吞吞吐吐的解释说:“我军兵少,无法携带过多的俘虏和辎重,所以,也就没有带上那些没用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懂了,颇超勇并没有杀光那些老弱病残,只是将他们流放到野外罢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虏来的这些契丹族女人,恐怕很多人的肚里,已经有货了吧?

    “嗯,俘虏都在编号,自家的事,自家料理清楚。”李中易不是圣人,尤其是涉及到种族之间的战争,有些事情确实很难避免。

    颇超勇绝不是笨蛋,李中易的暗示,他一下子就听明白了,谁碰过的女人,谁负责到底。

    ps:今日至少两更,月票超过20张,三更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