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“回城后,汝自领十军棍。”李中易治军一向是宽严相济,军法就是军法,绝不容情。

    碍着正在行军打仗,李中易没有当场命人,打竹儿小娘子的屁股,已经是法外施仁。

    也许是察觉到李中易真的生气了,竹儿小娘子低着头,小声说:“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也非常清楚,竹儿眼巴巴的跟过来,显然是担心他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盛情可感,但是,峙宠而骄,就不美了。

    四更天的时候,李中易领着大军,悄悄的靠近了一个万人部落的营地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远达两百余里的长途奔袭!

    耶律斜轸猫在迁州城内,想着算计李中易,谁曾想,李中易居然有胆子,绕过迁州,袭击迁州以东的奚人部落呢?

    兵不厌诈,方为投资最小,收获最大的抢掠王道!

    明知道中京道的兵力异常之空虚,如果,不搅起一番风雨,那他就不是李中易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头的两千党项骑兵,并不足以横扫契丹的部落军,关键时候,靠的还是嫡系部队的强弓硬弩。

    两千名久经训练的神臂弓手,借助于打击范围和力度的优势,足以在平原之上,击破三倍以上契丹部落骑兵的进攻。

    距离奚人部落三里之外的地方,李中易下令稍事休息,整理一下手头的军器,随时准备发起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为了慎重起见,李云潇亲自带着向导和哨探,绕着奚人的营地,仔细的转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天色将明未明的时候,李云潇回来了,禀报说:“奚人完全没有防备,他们的营地,两面靠山,甚至连栅栏都没有搭起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这些奚人在被契丹人征服之后。已经常年没有参与实战,连最起码的防敌警惕性都丧失了,咳,也活该他们倒霉了。

    按照老习惯。李云潇在沙地上,简略的画出奚人部落的详细地形地貌。

    李中易仔细的琢磨了一番,笑道:“咱们绕到东面,再突然发起进攻,把这些奚人往山那边赶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笑嘻嘻的说:“以有备击无备。这一仗,咱们赢定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站起身,骑到“血杀”的背上,轻声笑道:“区区一个万人部落罢了,破之不难,要想彻底的包饺子,一个都不跑掉,就不太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两人商议军务的时候,竹儿小娘子一声不吭,等李中易在马上坐稳之后。她也牵了自己的马,手扶刀柄,俏立于侧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当没看见竹儿的样子,催促着胯下的“血杀”,慢跑着率先出击。

    竹儿飞身跃上马背,紧紧的贴在李中易的身旁,牢牢的遮挡住,右侧弓弩可能来袭的路径。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这一切之后,心头不由暗暗一叹,毕竟是他身边的女人。又是一片忠心耿耿,他的心终究无法太硬。

    如果是李云潇违背了他的命令,李中易自问,三十军棍。肯定是少不了的!
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

    李中易恶狠狠的瞪了眼竹儿小娘子,对于这种既忠心,又另类的家中女郎,他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好办法,用来整治她。

    真按照军法。把竹儿小娘子的屁股打烂了,折赛花肯定不依。

    直接把竹儿吃干抹净?嘿嘿,这正中了这位小娘子的下怀!

    嗯,有了,李中易的脑子里,忽然泛起一种趣味,找机会逗一逗竹儿小娘子,其实也是军旅生活的一种有益调剂嘛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马上胡思乱想了一阵,直到嘹亮的冲锋号声吹响,他这才拔出战刀,用力的朝前一挥,大声吼道: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迁州奚人,属于奚族处和部的一个分支,现任俟斤族长,名叫萧凛。

    萧凛本是契丹国最大的奚族部落,拔里氏的子孙。因为,族中长老们想扩张势力,所以,迁州奚人上一任的俟斤升天之后,萧凛也就一屁股坐上了族长的大位。

    自从,契丹太祖耶律阿保机登基之后,契丹乙室部和奚人拔里氏,也就成了万世不移的皇后一族,这两部都赐姓萧。

    在契丹国内,不管哪个皇子皇孙做了皇帝,皇后永远是雷打不动的乙室和拔里氏的女人。

    从此形成了惯例,只要是姓萧的奚人,肯定是契丹的后族一脉。

    萧凛和当今萧氏的大族长,算是同祖的叔伯兄弟,未出三服的拔里氏亲戚,所以,血缘关系比较近。

    身为后族近支的萧凛,对于家族安排他掌管迁州奚的目的,自然是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三日前,萧凛的同族兄弟,萧思温奉诏巡视女真人的领地,途径迁州。

    萧凛得到消息之后,亲自带人,远出百余里地,将萧思温,以及随行的三女萧绰,迎进了大营,盛情款待。

    萧思温的官职,并不显赫,不过是区区“群牧都林牙”罢了。不过,萧思温的老婆,却是太宗皇帝亲妹妹燕国公主。其长女萧胡辇,更是嫁给了今上皇帝的亲弟弟太平王为妃,颇受宠爱。

    萧思温一共有三个女儿,除了已经出嫁的长女之外,次女也快要到议亲的年龄。据朝中传出的小道消息,今上皇帝耶律景,很可能想纳萧思温的次女,萧楠为贵妃。

    萧凛是个明白人,锦上添花,肯定不如雪中送炭。现在的萧思温,或许官不高、位不显,将来,一旦萧楠变成皇后,或是萧楠生下的小皇子成了皇太子,那么,萧思温的飞黄腾达,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所以,萧凛急吼吼的把萧思温父女二人,请进了自家的营地,异常热情的款待了整整三日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萧思温的旅途寂寞,萧凛甚至把他自己最喜爱的一个美貌小老婆,献给萧思温暖床。

    按照奚人的习俗,只要是尊贵的客人,都必须安排本族的美女,晚上陪伴左右。

    客人哪怕是腰酸背疼,累得要死,也必须抱着美女滚床单,否则,就是看不起这一族人。

    咳,草原民族的风气,就是开放啊!

    奚人饮酒,向来是不醉不归的。昨晚,萧凛和萧思温,一边吃着烤乳羊,一边饮酒作乐的时候,忽然接到了迁州那边传来的急报。

    润州失守,迁州危急,耶律斜轸向萧凛发出警告:全族戒备,最好马上离开现在的牧场,向北或是向东转移。

    南蛮子啥时候变得如此强悍?萧凛很有些想不明白,也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,一向心思缜密的萧思温,却没有疏忽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。他当即决定,马上动身向东,不肯多留一晚。

    萧凛一再劝阻,萧思温却执意天明就走,最后,萧凛拗不过萧思温,只得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思温踱回帐门口,无意中却见十岁的女儿萧绰,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便奇怪的问:“燕燕,有事?”

    “耶耶,咱们还是连夜赶路吧。”萧绰大睁两眼,目不转睛的盯在萧思温的身上。

    萧思温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蹲下身子,将她抱进怀中,柔声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耶耶,您难得不觉得奇怪么?一向懦弱无能的南蛮子,竟然在攻破了榆关之后,又接着拿下了润州?”萧绰咬着小手指,异常认真的看着萧思温。

    萧思温心里很明白,萧绰的早熟,和韩德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韩德让,是润州兵马都总管韩匡嗣的嫡长子,一直居住在南京析津府读书习武,文名早盛。

    萧思温的老婆,燕国公主,算是皇族之中的一个另类,偏偏不喜四处移动的捺钵,一直定居于析津府。

    萧绰从小喜欢读汉书,写汉字,吟诗作赋,尤爱画画。

    契丹人之间的男女大防,原本就没有汉人那么敏感。共同的爱好,可以很容易的促进友谊,这句话放在萧绰和韩德让的身上,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萧绰八岁那年结识了韩德让之后,两人形影不离,既是文青,又是好友。

    萧思温一直看不起韩德让的老子,韩匡嗣,却对才华横溢的韩德让,欣赏有加,算是默许了两人日益亲密的交往。

    契丹人以武立国,手无缚鸡之力的韩匡嗣,却偏偏生了个文武双全的好儿子,这不能不说是个异数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咱们要连夜离开此地?”萧思温有些犹豫,萧凛所献的小老婆,确实够浪够骚,很有味道,他多少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萧绰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,沉吟片刻,小声说: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!当断不断,必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萧思温想了想,反问萧绰:“都这个时候了,咱们坚持要走,不怕得罪人么?”

    “耶耶,帐里的那一位,咱们完全可以带走的哦。”萧绰本就是精灵鬼怪的丫头,一语道破了萧思温的那点小小的心思。

    萧思温老脸一红,萧凛的小老婆,不过是送给他临时解解闷罢了,他真要把帐里那个妖精般的女子带走,其实和明着抢人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最终,萧思温还是拗不过固执己见的萧绰,跑去和萧凛打了商量。

    萧凛尽管十分不舍,却也没有太多的好办法,他这个一族之俟斤,说起来蛮是那么回事,却远远比不过萧思温在家族之中的重要地位。

    于是,得了美人儿的萧思温,收拾了行装之后,心满意足的带着女儿一起上路。

    一行人点起火把,浩浩荡荡的向东疾驰,已经被国朝驯服的女真人,又到了该敲打的时候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