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李中易拿下润州之后,榆关和润州互为犄角之势,又有海上的水师掩护,北进周军的安全环境,大为改善!

    由于时间紧迫,润州的抄家行动,从破城之时开始,一直持续到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地势较高的公主府,这里是周军的临时帅府,李中易当晚就住在这里的后院。

    廖山河带着详细的抄家成果,兴冲冲的步入公主府,来见李中易的时候,却在二门外,被李云潇挡了驾。

    “晓达,爷刚睡不久,你且稍等片刻。”李云潇抱拳拱手,笑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廖山河很有些的狐疑的盯在李云潇的脸上,仔细的观察了一阵,这才反问李云潇:“大帅往日里可未这样啊?”

    李云潇知道廖山河想歪了,不过,昨日夜间,竹儿小娘子伺候着李中易沐浴更衣之后,一宿都没离开西厢房的卧室,却也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
    主人的风言风语,谁敢乱传?

    李云潇笑了笑,说:“孤军深入敌境,稍有闪失,可就是万劫不复的绝境啊!”

    “唉,城里的契丹人,穷得要死,没捞到多少好东西,我却背上了大大的贼名,实在是不划算呐。”廖山河嘴上骂骂咧咧,脸上的灿烂的笑容,却暴露出他此刻异常舒爽的超级好心情。

    李云潇早已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小猎户,跟随在李中易身边的这么些年,他见过的值钱玩意,用金山银海来形容,绝不是虚妄之词。

    “老廖,这润州落入契丹人之手,长达数十年之久。城里的贵族之家,应该积攒了不少好宝才对吧?”

    因为,廖山河早已是李中易的心腹之将,李云潇也就和他一直很亲近,从侧面显示出。李中易对此人的看重。

    廖山河得意的一笑,大咧咧的说:“别看润州是座小城,不抄不知道,一抄吓一跳。契丹人之家个个都肥得流油啊。你晓得么?仅仅是铜钱,就抄出来百万贯之多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立时楞住了,廖山河绝对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,咳,谁能料想得到。区区润州小城,收获竟然如此之大?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啥,这些契丹大户之家,家家户户至少都有数十个汉人婢女,美貌的真心不老少呀。”以廖山河如今的地位,自然不愁娶不回大户人家的美貌小娘子,他是真心替手下的弟兄们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没有作战的时候,羽林右卫官兵们的饷钱虽然很不错,可是,架不住开封城内房屋价格的居高不下。大多数人依然还是光棍汉一条。

    如今,破了契丹之润州后,廖山河刻意安排的相亲会上,官私媒婆们替有情人牵线搭桥,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知道么,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上打仗了。”廖山河忽然轻声叹道,“阵上虽有丢命的风险,却也是发家致富的最佳途径,难怪该死的契丹人。老喜欢南下打草谷啊。”

    廖山河陡然想通了战争和经济的逻辑,心里十分酸爽,笑道:“只可惜,这种好事。也就是一锤子买卖,抢光了,也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睁开眼睛,醒来的时候,一阵阵好闻的女儿体香,势不可当的扑入鼻内。令他精神不由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天天吃肉,固然会腻,可是,几月不知肉味,对于李中易这样的成年男子,未尝不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的时候,李中易习惯合衣而卧,有时候,身上甚至罩着软甲。

    随着意识的逐渐清晰,李中易的嘴角不禁微微一翘,他竟然是果睡!

    侧身,扭头,李中易的眼帘之中,出现了一个身披蝉纱的半果女郎,不是竹儿小娘子,又是何人?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明白,昨晚他虽然喝了点酒,搂抱过竹儿,却并没有将这小妮子,彻底的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突破最后一关,李中易心里却明白,他抱过并且抚摸过的女人,还有谁人敢碰?

    事实上,竹儿原本就是李中易身侧,名正言顺的妾室。之所以是小妾,而不是更没有地位的通房大丫头,原因其实非常简单,李中易必须给折赛花这个平妻面子。

    折、李两家既是政治联姻,李中易和折赛花是有情之人,这么一来,给折赛花面子,也就是给西北老折家面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刚刚坐起身子,就见竹儿慌忙抢先从床上爬起来,羞怯怯的敛衽,小声说:“妾婢无礼之极,请爷重重的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汝且退下!”李中易史无前例的使用了“汝”这个略带贬低意义的字眼,目的是想警告一下竹儿小娘子,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竹儿滟然一笑,再次蹲身行礼之后,仿佛没事人一般,领着贴身婢女们,伺候李中易更衣洗漱。

    居移气,养移体,久为上位者的李中易,早已不是那个任由权贵们,摆布命运的小小御医家的庶长子。

    望着身前如同花蝴蝶般的贴身婢女们,李中易暗自轻声一叹,世界既不公平,又有运行的内在逻辑:谁掌握的资源多,并舍得撒出去,谁就会变成真正的人上之人!

    正在吃饭的李中易,得知廖山河来了,索性将他叫进饭厅,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很小的时候,李中易吃饭的时候,老喜欢说话聊天。父亲李达和十分讲究儒门士大夫的那一套,所以,在李达和的筷子神功的之下,李中易的恶习被纠正了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已是堂堂参相,手握重兵,妥妥的特权人士,自然也就拥有了例外的权力。

    “大帅,润州城内的一共有三万余人,其中男丁一万口……”廖山河出身于草莽,说话的时候,唾沫星漫天飞舞,甚至溅入好几碟菜肴之中。

    竹儿不禁暗暗蹙眉,没好气的瞪过去,企图用凌厉的眼神,迫使廖山河稍微知趣一点。

    谁知,李中易明明知道,那几碟菜肴混入了廖山河的唾液,仿佛没看见一般,居然主动夹亲一筷子沾染了“佐料”的青菜,塞进嘴里细嚼慢咽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由于不许喝酒,廖山河扒了满嘴的饭菜,含糊不清的说:“未婚的小娘子,足有三千多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他知道廖山河打的是什么鬼主意,不过,只要两情相悦,他也懒得去管这些闲篇。

    “晓达,军中的规矩,不得强迫,你可要牢记于心。”李中易借着组织相亲会的事,不动声色的敲打了一下廖山河。

    廖山河抬手用战袍,抹了把油嘴,咧嘴笑道:“大帅您就放心吧,保准不违反军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所谓的相亲,看似秉承着自愿的原则,实际上,在城破之后,失去了家族靠山的女子们,大多只能基于外貌,或是初次见面的感觉,作出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有些破了相,或是有残疾的战士们,自然就会变成了无人想要的剩男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情况早在李中易的预料之中,专门从事思想工作的镇抚和监军们,往往就会以“组织”的名义,态度和蔼,却软硬兼施的引诱一些“外貌协会的女郎”们就范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这种搞法,其实和王胡子亲自导演的,八千湘女下新*疆的戏码,没啥两样!

    此所谓,只要有了258团的资格,背靠组织必定有老婆!

    在温情脉脉的相亲会背后,隐藏着,以暴力后盾的未婚女郎们,被重新分配的新机制!

    繁重的训练和作战任务之下,任何人的心态,尤其是带兵官的心态,很可能被扭曲,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实。

    军队之中,等级制度最是森严,而且,资源的分配,一直是向级别和实权倾斜的,即使是李中易这种强人,也无法改变这个现状。

    绝对的公平,永远只存在于理想之中,现实是,官大一级,所掌握的资源,就要多出至少半个数量级。

    也许是竹儿的冷眼太过凛冽,廖山河摸着脑袋想了一阵子,这才终于意识到他的错误所在:满桌子的美味佳肴,尽遭口水的污染!

    “大帅,经过初步的清点,从州库以及城中大户人家之中查抄的铜钱,多达一百余万贯。不过,这些钱大多是前唐留下的各类通宝。”廖山河下意识挺起身子,让他自己的那张臭嘴,离饭桌更远一些。

    竹儿见廖山河终于知了趣,她那张一直紧绷着的俏脸,也逐渐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竹儿跟在折赛花的身侧,除了挽弓耍枪之外,也学了一肚子的兵书战策以及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李中易优遇廖山河的气度,竹儿明明看得懂,也知道这是正道理,可是,洁癖这道门坎却始终绕不过去。

    所谓真正的门阀贵族,不仅仅是,手里有兵,兜里有钱这么简单!

    魔鬼总在细节之中!

    贵族之家的主子们,随着从小开始的礼仪磨练,其一言一行的风度,早就成了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个部分。

    和西北老折家这个百年豪门相比,李中易可谓是典型的暴发户,家族的底蕴差出去十条街都不止。

    以竹儿姑娘的眼光,自然不可能待见粗鄙少文,举止无礼的廖山河。

    对于廖山河的不自然表现,李中易自然是尽收眼底,这一次,竹儿小娘子的做法,让他意识到,以后请廖山河吃饭的时候,就安排竹儿在身侧伺候着。

    就算李中易不是大周帝国的参知政事,也完全没有吃人家口水的“好习惯”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