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耶律瓶一时急怒攻心,挥舞着匕首扑向韩匡嗣,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,却不料,这恰好中了韩某人的奸计!

    几乎就在耶律瓶挥出匕首的一刹那,她的两只雪白细嫩的胳膊,突然被两只大手牢牢的捏住了。

    耶律瓶的右臂痛的几欲断掉,再也握不紧利器,“当。”伴随着一声脆响,闪着寒光的匕首,掉落到了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两个彪形大汉,半个箭步冲上前,飞快的将耶律瓶擒下。一直深通主子心思的韩十九,当即扯下一块战袍,揉成一团,十分用力的塞进耶律瓶的樱桃小嘴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留!”韩匡嗣满意之极,他冲韩十九重重点头的同时,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韩匡嗣的心情,就只有四个字足以形容:亡命一搏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早有准备的韩府牙兵们,手持弓弩,瞄准着各自的目标,拉弓放箭。

    促不及防的公主府家将们,耳内刚听见急促的弓弦声,便已经倒下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正面的阻力突然减弱,在最前线坐镇的李云潇当即抓住战机,指挥着羽林右卫的弟兄们,向潮水一般攻破了民居小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一直守卫在耶律瓶身前的契丹勇士们,原本就已是强弩之末,哪里还经得起韩匡嗣和周军的两面夹击?

    短短的小半刻钟内,公主府的家将们,无一例外,伤亡殆尽!

    整个民居小院被围得水泄不通,连只蚂蚁都难以爬出院外,韩匡嗣等人被堵在了一座小屋内,显然已是瓮中之鳖。

    院内院外,遍地的尸首之中。虽有不少侍女打扮的下人,却始终没有发现耶律瓶的踪影。

    城内别处的战斗,早已结束。李中易想生擒契丹的公主。李云潇估摸着,那位契丹人的小公主。应该就在面前残破的小屋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李云潇打算喊话的时候,突然,从小屋之中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,“耶律瓶在我的手上,我要见你们的李大帅!”

    对于里边的人知道大帅姓这件事,李云潇一点都不感到奇怪,因为自家的大纛旗上,已经摆明了。主帅姓李。

    李云潇略微一想,马上意识到三件事:其一是耶律瓶不仅活着,而且就在眼前的小屋之中;其二则是,小屋里说汉话的男人,恐怕就是本城的契丹主将,韩匡嗣;其三,韩匡嗣既然说出耶律瓶落入他手上的消息,显然是想借用这位尊贵的契丹公主,谈一谈保命的条件吧?

    兹事体大,李云潇不敢胡乱做主。他一边命人去禀报李中易,一边下令收紧包围圈,

    在李云潇看来。已经煮熟了鸭子,再怎么扑腾,都无法挽回彻底的败局!

    可是,屋内的韩匡嗣发觉周军明显停止了攻势,他不由暗暗长吁了一口气,保住小命有望了!

    韩匡嗣心里非常有数,他的项上人头,固然可以变成周军主帅的军功。可是,和活擒契丹公主耶律瓶比起来。周军主帅砍下他的脑袋,所换取的那么一点点军功。恐怕就变得微不足道了吧?

    嗯哼,确实是天壤之别呢!韩匡嗣左思右想。他坚定的认为,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,生擒耶律瓶,已是他唯一的活命法宝和希望!

    既然周军停止了攻击,这就反过来说明,在一线指挥作战的周军将领,是个明白人!

    投鼠忌器嘛,很好,很好,很好,韩匡嗣反手用袍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,几欲沸腾的血液,稍微降低了一些热度。

    韩匡嗣无意识的回头,却见被堵住小嘴,捆死手脚的耶律瓶,正扭动着小腰肢,两眼喷火的死瞪着他。

    如果,眼神可以杀人,韩匡嗣相信,他此时此刻,只怕是已经被耶律瓶五马分尸之后,再挫骨扬灰,无数回!

    韩家是儒学世家,韩匡嗣从幼儿时期开始,读过无数的儒门典籍里边,一直推崇这样一句话: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!

    良禽择木而栖!

    韩信可忍胯下之辱!

    勾践俯食夫差之便!

    无毒不丈夫!

    眨眼间,无数存世的名言,纷至沓来,搅得韩匡嗣脑子里一团乱麻!

    韩家?唉,尚年轻,不愁香烟无人传续!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韩匡嗣认为,他只要不求官职,舍得隐姓埋名,借着献上契丹活公主的奇功一件,幽州韩家的气运尽管会急转直下,却也无虞倾巢覆亡!

    就连理由,韩匡嗣也已经在短时间内想好了:韩某尽忠王事,殉国于润州!

    这时,负手立于北门的李中易,眯起两眼,嘴角翘起,平静的注视着城下,这一仗,总算是有所收获啊!

    不远处,契丹人丢盔卸甲,亡命奔逃。被催促着撒出去的飞龙骑军,在契丹人的身后,紧追不放!

    透过单筒望远镜,李中易看得很清楚,追击过程中,不断有契丹人落马,同时遗憾的是,居然也有不少的飞龙骑军落了马。

    双方落马的勇士,除非出现奇迹,否则的话,在疾驰的骑兵队伍之中,绝难逃得性命!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,心中轻叹一声,唐太宗登基之后,可以数载平灭东突厥,关中骑军健儿的整体崛起,功不可没!

    只可惜,盛唐衰落之后,中原政权早早的丢失了至关重要的马源地!

    在李中易来到大周之前,朝廷大臣们,大多只能无奈的乘坐牛车上朝,境况之惨,简直难以言表!

    接近三年的骑兵训练,飞龙骑军居然还是不堪一战,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,其中的根源所在。

    从西北调回京师的三千党项骑兵教习,其实,一直不受朝廷以及符昭信的重视!

   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这一点固然没错。可是,在统一盛唐故地之前,完全可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嘛!

    “禀报参相。韩匡嗣想要讲和。”传令官马不停蹄的奔上城墙,将李云潇的原话转述给了李中易。

    “哦。他擒下了那位契丹公主么?”李中易微微转了个念头,马上意识到,韩匡嗣没有举手投降,却想讲和,显然手中掌握了足以令他心动的法宝。

    润州已破,城内的金银、财宝、美女之类的战利品,自然是任由李中易的予取予求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能够被韩匡嗣拿来当作是筹码的。除了那位契丹的公主殿下之外,更有何物?

    “山河,我且问你,生擒一位异国,或是得到一具尸体,孰若?”李中易扭头看了眼略显兴奋的廖山河,笑眯眯的问他。

    廖山河摸着大脑袋,想了想,最后吞吞吐吐的说:“末将以为,虽然有可能功高盖主。还是活擒那位契丹公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原本没指望廖山河有什么高见,只是随口这么一问罢了,如今听他这么一说。李中易反而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何也?”李中易抖了抖袍袖,笑望着廖山河。

    廖山河摸着后脑勺,很有些迟疑的说:“自大唐以降,我中国何曾如此之扬眉吐气?就冲这一点,哪怕是遭人忌惮,假以时日,也值了!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见四周都是心腹的牙兵和家将,不由抬手拍在廖山河的肩头,放声哈哈大笑。说:“晓达也学会算计人心了,妙哉!”

    “来人。传我的话给那韩匡嗣,给他半刻钟时间考虑。只要他乖乖的献上活生生的契丹公主,本帅保证,不仅既往不咎,还可任其选择一县之父母。”李中易放缓声调,冷冷的吩咐道,“超过半刻钟,立即进攻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哼,韩匡嗣虽然捏着了一副好筹码,可是,主动示弱却彻底的暴露出了,他外强中干,贪生怕死的本性。

    如果是耶律斜轸被围在了润州城中,说不得,李中易尚有可能演一场礼贤下士、虚怀若谷的做秀戏码。

    至于,幽州韩家的现任家主嘛,嘿嘿,卿本汉臣,奈何附虏,那就只能是不客气了!

    李中易的注意力始终放在城外的耶律斜轸身上,他有种预感,此人只要不死,必定会是他马踏契丹的最大绊脚石之一!

    “回参相,城外的契丹首级已经清点完毕,共计七百三十五级。”传令官禀报上来的消息,多多少少令李中易感觉到欣慰。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!

    耶律斜轸就算是再强悍,手头也不过区区两千来人,在城内丢下了几百人,城外又损失了好几百,剩下的残兵败将们,再难对李中易的大部队,形成致命的威胁!

    即使,耶律斜轸收逃去了距离不远的迁州,咳,败军之将的影响力,至少要打上五折。

    据榆关守将耶律安的主动招供,关外的中京道,除了润州有两千契丹国的正规军之外,包括迁州在内基本都是由部族军驻守。

    草原民族的部族军,特点异常鲜明,那就是只能打顺风仗,稍微遇上一点逆境,军心必散!

    面对实力大为减弱的耶律斜轸,李中易不禁微微翘起嘴角,好不容易来不一趟中京道,总要带回一些好东西吧?

    李中易刚刚走下城楼,就见传令官一脸喜气的跑来禀报,“回参相,韩匡嗣撑不住,降了,那位契丹公主活得好好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晓达,现在该干什么,你应该明白吧?”李中易心想,韩匡嗣这个软骨,还真是不禁吓。

    廖山河裂嘴一笑,说:“参相请放心,先绑壮丁,再圈大闺女,最后逐屋清点财宝和粮草,这种活计,末将已经做过不少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李中易摆了摆手,放廖山河去主持公开、合法、有序、细致的抄家!

    ...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