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从中京道运进关内的牛羊草料等物,以及从南京道运往中京的粮食、布匹等物,全部被李中易截留在了榆关之中。

    再加上,榆关原本就囤积的大量军需物资,带来了喜闻乐见的后果:李中易统帅的北进大军,其粮草辎重、弓弩军器等物堆积如山,异常之充裕。

    距离榆关最近的契丹城市,共有四座,西边的望都县,西北的卢龙平州,西南的营州,东北的润州。

    李中易高坐于帅案之后,一边品茶,一边倾听参议司诸位仁兄的争论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拿下了险要的榆关,战局出现了显著的变化,参议司的参议官们,也跟着分成了两派。

    一派主张,大军出榆关西进,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,先取营州,再拿下卢龙的平州,以便对白沟河一线的契丹人,造成侧翼危险之势。其目的是,逼迫契丹人,往东边调兵,以减轻白沟河以南的周军主力的压力。

    另一派参议官们,则主张避开契丹人的主力,以羽林右卫一部驻守地势异常险要的榆关,然后集中飞龙骑军、党项骑兵教习,以及羽林右卫的主力部队,东出润州和迁州,彻底解除北进大军向东登舟南撤的通道。

    这两派,争得面红耳赤,互不相让,甚至有人不顾体统的拍了桌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直不动声色的喝茶,看戏,静观其变。从李中易的初衷来说,参而不议,那就没必要成立所谓的参议司了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的军中。一直有个很好的传统,那就是。他没有拍板之前,无论是谁都可以畅所欲言。百无禁忌。

    杨烈一边轻摇折扇,一边磕着香喷喷的五香葵瓜子,时不时的叫过牙兵续茶,楞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白行,城中的战马,都配给了步军?”李中易看不惯杨烈的悠闲,故意挑他的刺。

    杨烈合上折扇,拱手正容道:“共计缴获两万匹上等的契丹马,一万多步军。每人分得了一匹。只不过,这些契丹人比河套马,矮小许多,恐怕在阵前的出击速度,不太理想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杨烈嘴里的所谓契丹马,其实就是后来的“蒙古马”。

    蒙古马的体格不大,平均肩高在120cm至135cm之间,身躯粗。四肢坚实有力,体质粗糙结实,头大额宽,胸廓深长。腿短,关节、肌腱发达,披毛浓密。毛色复杂,以青、骝和兔褐色为多。

    蒙古马的冲刺速度。确实不如高大的河套马,可是。蒙古马的优势也很明显:耐劳,不畏寒冷,能适应极粗放的饲养管理,生命力极强,能够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蒙古在四个时辰内,可走60公里左右路程。经过调驯的蒙古马,在战场上不惊不诈,勇猛无比,历来是一种良好的军马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西北的时候,得过几匹蒙古马,他曾经专门做过实验:骑着蒙古马在草原上行军,可日行100200里路,连续10余天之久,却累不垮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单骑轻装前进,和大部队带着辎重行进,实际上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在开封的两年多时间里,杨烈费尽心机的让羽林右卫的步军士兵们,都学会了走马。

    自从李中易拿下了西北河套之地后,枢密院倒是没有亏待羽林右卫,分配给羽林右卫的战马,尽管只有区区几百匹而已,却也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这些战马其实是给军官们配备的,杨烈索性把这些马都集中了起来,分期分批的教会了全体士兵,走马。

    没错,确实是走马,也就是骑在马上行军,而不是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这一次,拿下了榆关之后,得到了耶律安手上的一万多匹战马,恰好解决了羽林右卫步军长途跋涉的工具问题。

    主帅和顶头上司坐在一旁闲聊,参议官们却唇枪舌箭,你来我往,互不相让,他们吵闹的声浪几乎可以掀翻屋顶。

    嘿嘿,帅府都快变成了菜市场啊,李中易有趣的瞥了眼杨烈。杨烈恰好抬头,也许是察觉到了李中易的眼神有些异样,他笑嘻嘻的说:“学生一直记得老师的教诲,军事作战其实是一门非常值得深入探索和总结的科学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没有吱声,心里却揶揄杨烈,臭小子,你懂什么叫作科学么?

    杨烈确实不懂啥叫科学,但是,他却揣摩得出,李中易如今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契丹人的主力大军,皆在榆关以西,中京道这边虽然有许多头下军州的兵马,却基本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谓头下军州,其实是,契丹军事贵族们在初期的征服战争中,劫掠了大量的各族人口,尤其是汉人和渤海人,充当他们私有的奴隶。

    这些契丹的军事贵族,将这些奴隶聚集起来,私下建立起州、县城堡等组织,称为头下。

    最迟,从辽太宗耶律德光会同三年940起,经准许,有些规模较大的私城建州、设军、置官,成为头下军州。规模次于军州的还有县城和堡,共分三等。

    只有亲王、国舅、公主的头下军州可以建筑城廓,其余的头下军州只是一些寨堡和农庄、牧场。其中,最大的一个头下军州约有一万户,一般的头下军州每个只有一两千户或两三千户。

    个别投靠契丹人的汉族大臣,也拥有头下军州。如韩匡嗣和其子韩德让都有自己的头下军州,算是赏赐的私人领地。

    如今,契丹的睡皇耶律景,由于对抗周军北伐的需要,大量抽调了南京道和中京道附近的驻军。所以,相对于重兵云集的南京道,契丹人的中京道南部地区,就仿佛是被剥成了白羊的美女一般,彻底的暴露在了李中易的面前。

    最终,经过一番争吵之后,参议司的参议官们,达成了共识:步军五千驻守榆关,其余的主力部队,向东袭击润州和迁州。

    令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,参议官们主动提出了此次出击的作战要领:解放各族奴隶,共同反抗残暴的契丹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故意低着头的杨烈,他心想,恐怕是他在西北干的打土豪,分田地的勾当,被杨烈这小子消化吸收了啊!

    大周帝国的臣民,绝大部分都是汉人,主体民族的人口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然而,契丹人的土地上,基本上是各族牧民混杂的状态,纯正的契丹人,始终是少数。

    嘿嘿,挑拨草原各蛮族之间的矛盾,李中易不仅在西北干过,而且干得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