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http:m.yunlaige书包网.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

    自从大周立国之后,契丹和大周之间的细作,活动得都异常频繁。

    大周主要是靠商队之中,夹带细作的方式,深入契丹人的腹地,刺探军情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契丹人则主要是靠,临近边境地区的一大批贪生怕死的官僚或是缙绅,作为他们的眼线。

    契丹人十分吝啬,许诺的条件,除了允许私下经商之外,顶多也就是,铁骑南下之时,饶了这些汉奸全家老小的狗命罢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令人发指的情况,主要还是晚唐以降,尤其是契丹立国之后,中原王朝国力和军力皆不济,导致边境地区的官民,屡遭契丹人“打草谷”的涂炭。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应该是,边境地区的某些不肖官绅,已经被契丹人的南下铁骑,给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用现代语言来形容,这些贪官劣绅,早已是黄皮虏心的“香蕉人“。

    耶律安这家伙,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,区区茱萸水,便令其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李中易问到的情况,他象是竹筒倒豆子一般,一股脑的都招了。也许是为了尽量保住小命,耶律安额外招供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情报。

    由于,契丹人的大军都在前线和周军对峙,南京析津府内的兵力异常空虚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似笑非笑的望着耶律安,淡淡的说:“汝是想送我军入虎口吧?”

    耶律安吓的浑身直哆嗦,慌忙摆着手,努力撇清他自己。“罪将哪敢哄骗上国天帅?”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,杨烈的两眼瞪得溜圆。大放异彩,他便心知。杨烈动了偷袭幽州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契丹人多势众,十几万大军云集于幽州附近,而且都是骑军。一旦,契丹人闻知幽州有失,我军恐怕很难毫发无损的撤到榆关海边。”李中易及时的打消了杨烈的妄念。

    杨烈低下头,仔细的一琢磨,李中易分析的一点没错,他们此次偷袭榆关,根本目的不是和契丹人血拼。而是透过突击契丹人的腹地,吸引契丹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草原之上,不比中原内陆,一旦李家军被契丹人的骑兵,缠在途中,极有可能面临万劫不复的险境。

    李中易经常说的一句话,便是:君子不立危墙之下!

    以杨烈对于李中易的了解,只要他掌握了大周的权柄,迟早要倾国之力。北伐契丹。

    有一次,杨烈和李中易处理公务之余,小酌了几杯。那时候,酒意熏然的李中易曾经说过一句令杨烈至今记忆犹新的名言:卧榻之旁。岂容夷狄酣睡?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拷问耶律安的时候,草草收拾过战场的颇超勇,安排一名百夫长。领着十几个会说契丹话的党项族人,手持刀枪弓矢。懒洋洋的站在关门前,伪装成榆关的守军。

    由于。刚刚经历过一阵惨不忍睹的大屠杀,榆关的上空,飘荡着一股子血腥味。

    颇超勇嗅到血腥味后,心中不由大惊,可是,李中易给他的命令是:必须在今天日落之前,迷惑住契丹人,不使他们知道榆关已丢的噩耗。

    只是,几个过路的契丹信使,明明已经嗅到了较浓的血腥味,却仿佛没事人一般,拍马而去。

    躲在城门楼上的颇超勇,起初对于契丹人的异常举动,感到十分困惑。

    后来,颇超勇才知道,敢情,此地的契丹驻军,平日里向来喜欢以虐杀汉人为乐。

    榆关之中,几乎每天都要死掉一批卑贱的被掳汉人,少则三五个,多则几十个,数量不等。

    城墙之上,常年累月,都要挂一些汉人逃奴,那血淋淋的脑袋,以示警告。

    经过榆关的,除了少数信使之外,大多是向幽州运送牛羊辎重的车队。

    趁着车队在关内短暂停留,补水吃饭歇息的时候,颇超勇指挥手下人,将这些懵然无知的契丹人,包了饺子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换了马,打算接着赶路的契丹信使,也纷纷变成了颇超勇的刀下鬼,或是待宰的俘虏。

    李中易嘱咐的非常清楚,一只蚂蚁都不许离开榆关,必须彻底的断绝契丹中京道和南京道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根据拷问耶律安得到的确切情报,契丹人的主力部队,包括皮室军和属珊军,以及精锐的部族宫分军,全都聚集在了榆关以西,幽州以南,白沟河以北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在广袤的契丹中京道腹地之内,短期内,再无任何一股军事力量,足以危险到李家军的安全。

    偷袭成功,顺利拿下榆关之后,李中易已经稳立于不败之地!

    从榆关向西,至幽州,大约七百里路,到霸州的路途也大致相仿。

    从宽计算,从契丹人得知榆关丢了消息,到睡皇耶律景调动契丹大军来攻,最快也需要四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耶律景横下一条,让精锐骑兵,一人四马狂奔到榆关城下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么疯狂赶路的契丹骑兵,还有能力攻城么?占据山河之险的榆关,在羽林右卫的手上,就这么容易被攻破?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算是契丹人,咬牙展开攻城,不扔下几万具尸体,休想拿下,防御大师李中易驻守的榆关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契丹人的兵马来少了,根本就不是以逸待劳的李中易的对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契丹人的优势,在于机动力超群的,弓马娴熟的骑军,而不是打阵地战的步军。

    “参相,若是契丹人驱赶幽州的汉军,充当炮灰……”廖山河很有些担忧的望着李中易。

    屠杀契丹人,廖山河没有任何心理负担,可是,宰割陷入贼手的汉军,他虽然不会手软,多少有些心里不太舒坦。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说:“你莫要忘了,跟从鞑子来攻击我等的所谓汉军,还是我华夏的大汉子民么?”

    廖山河非常了解,李中易所传授的各种毒辣守城手段,他不禁面露不忍之色,李中易只当没有看见他脸上的异色。

    杨烈这时,却收起折扇,笑嘻嘻的说:“老廖啊,你难道忘记了,老师以前说过的伪军故事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只要敢向咱们动刀子,管他是契丹人、奚人、渤海人,或是所谓的汉人,都要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,杀怕他们。”杨烈笑得异常灿烂,仿佛说的是屠鸡杀狗的吃喝之事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