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PS:  今天有点时间,预计三更过万字,请兄弟们多砸月票鼓励司空爆发!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密诏,定神一看,敢情,柴荣已经预料到,仅靠数千飞龙骑军,肯定不足以牵制住契丹人的主力皮室军。

    所以,柴荣在密诏之中,将李中易辖下的羽林右卫,一分为二。第一和第二军的一万多人,由李中易带出去,驰援雄州。

    第三军则交给国舅爷符昭信统帅,继续驻扎在开封城的北门外,负责守卫京畿的安全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柴荣不愧是一代雄主,对于权力的制衡,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。

    符昭信的骑兵部队,到了李中易的手上,李中易的嫡系步军,则被符昭信掌握了,等于是两人互换了兵马。

    等李中易走后,符昭信手握名震天下的精锐步军,再加上李虎统帅的天武卫禁军,足以抗衡石守信的捧圣军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京师之内的军力,又达成了均衡之势,谁都奈何不得谁,谁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了,李重进有野心,无宏谋,就算他有精兵十余万,也不足为虑。”小符贵妃转达了柴荣对于李重进的真实评价,李中易略微一想,柴荣确实有识人之明,一语戳中了李重进的要害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不懂军事,自然也就无法传授用兵之道,李中易接了诏书之后,见小符贵妃没有更多的吩咐,就拱手告辞,离开了坤宁宫。

    由于,李中易接的是密诏,所以,他没有惊动其余的宰执重臣,而是直接去找首相范质。

    范质显然早已知道内情,对于李中易递来的密诏,他只是略微的扫了一眼,淡淡的说:“无咎。调兵的公文、信符,已经替你准备好了。老夫也没有别的要求,太子殿下的药方子,你务必不能忘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拱手说:“在下开的药方子。至少可用半年,太子殿下只须不近花草,便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范质点点头,眼神异常复杂的看着李中易,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从开封赶到雄州。千里之遥,不仅如此,李中易还要率领军力弱小的偏师,去牵制契丹人的主力皮室军。

    范质虽然没有带兵打过仗,却也知道,李中易此行的任务异常艰巨,实在是凶多吉少啊!

    李中易和范质的交情很浅,有些话自然不好说深,他只是拱着手说:“粮草辎重,以及各类必须的军器。就有劳范相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军未动,粮草先行,此乃常理。”范质沉吟了片刻,抬头看了看身旁的杨炯。

    杨炯会意的拿出一份敕牒,双手捧到李中易的面前,恭敬的说:“李参政,这是沿途筹调粮草和军器的诏命,请您务必收好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接到敕牒,仔细的看了一遍,他发现。上面的手续,惊人的完备。

    这份敕牒之上,不仅有范质的署名,更盖有监国之印。最后是小符贵妃留下的异常绢秀的一个“可”字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今天所谓的两府宰执共商国是,不过是走了个过场罢了。

    帝国的实权,显然已经转移到了,小符贵妃以及首相范质的手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深深的看了眼范质,拱手说:“军情紧急。某家这就出宫,点兵调粮,争取两日内出兵北上。”

    范质点点头,轻声说:“无咎,国家有难,有劳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告辞离开,还没出宫门,就见符昭信袖手站在宫墙一侧,显然是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信诚公,有劳久等了。”李中易十分热情的走到符昭信的身旁,拱手为礼。

    符昭信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李中易,这才勉强挤出笑容,叹道:“无咎公,这一次,实在是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,符昭信指的是,他这次带兵去当偏师,很可能是九死一生之死局。

    “信诚公,国家多难,小弟深受皇恩,无以为报,只能是拼了。”李中易心里也替符昭信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柴荣分了李中易的嫡系兵马,固然令人恼火,可是,符昭信却比李中易更惨,还没完全养熟的飞龙骑军,眨眼间,就被柴荣转交给了李中易。

    由于和李中易共事过一段时间,符昭信心里非常清楚,李中易即使离开了羽林右卫,也必定会拥有极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李中易损失的只是对羽林右卫表面上的控制权罢了,然而,符昭信却亏掉了仅有的一点兵权。

    说白了,到了关键时刻,柴荣对于符家的势力,其实也存有提防之心。

    皇家无亲情,这句话放到此时此刻,恰好作了印证。

    出宫之后,李中易在符昭信的陪同之下,进入了飞龙骑的大营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位就是大破海东,平定西虏的当朝名帅李参相。”符昭信向手下的众将做了详细的介绍,把李中易过往的显赫战功,大肆吹捧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末将等,参见李大帅。”飞龙骑的五个千骑长,参差不齐的向李中易行了属下之礼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得很清楚,这五位千骑长,仅仅只是称呼他为李大帅,而不是地位更高的李参相。

    显然,符昭信的手下,对于朝廷临时换帅一时,心中颇有不满,只是不敢明言罢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根本就不在乎,这些军官们现在服不服的问题,到了路上,在羽林右卫和党项骑兵的挟持之下,谁敢不服从号令,直接剁了喂狗!

    “诸位,大家各自集结兵马,收拾行装,整军待发。”李中易缓缓的下达了指令,语速不快,吐字异常清晰,“军情异常紧急,谁若耽误了军务,李某人认得你们,军法却认不得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也许是被李中易抬出的军法吓住了,也许是这些人敢怒不敢言,总之,表面上的态度倒也过得去。

    散帐之后,整个飞龙骑的营地,紧跟着沸腾了起来。人喊马嘶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李中易背着手,和符昭信并肩站在中军大帐门口,默默的注视着杂乱无章的军营。

    符昭信非常清楚。李中易对于军纪的要求,几乎达到了严苛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,符昭信有些尴尬的解释说:“都怪愚兄无能,没有管好下边的军汉,太过放纵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。说:“信诚公的难处,小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符昭信虽然马技过人,可是,那不过单兵作战的技能罢了。对于骑军大兵团对决,或是小股骑兵游袭骚扰的战术,符昭信确实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根本问题是,自从晚唐以来,中原地区已经严重缺马,长达数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平定西北党项之前,就算是国力雄厚的大周帝国。也难以组织起一支千人以上的骑兵队伍。

    符昭信陡然掌握了五千骑兵,一万五千匹以上的战马,他手下的骑兵又都是只会步战,不懂骑射的农民兵,难免会捉襟见肘,左支右绌。

    “末将颇超勇,拜见参相。”接到军令的颇超勇,领着手下的三个千夫长,欣喜若狂的一路狂奔到了李中易的跟前,拜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抬起右脚。轻轻的踢在颇超勇的屁股上,笑骂道:“你个泼皮,在京城之中,被憋坏了吧?嘿嘿。可是给我惹了不少麻烦事呐。”

    颇超勇涎着脸说:“回参相,末将从来不敢或忘您的教诲,大错绝对不敢触犯滴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哈哈一笑,抬腿又是一脚,踢在颇超勇的右臀之上,骂道:“快起来吧。少给老子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颇超勇十分顺从的站起身子,恭顺的站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,颇超勇臀部衣衫上的脚印,明明清晰可见,他却隐约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符昭信在一旁十分纳闷,颇超勇在他的手下,待的时间也不算短了。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,颇超勇这个党项蛮子,一直是桀骜不驯,目中无人的狂态。

    嚣张跋扈,不服管教的颇超勇,到了李中易的手底下,居然比小猫咪还要乖,这确实令符昭信做梦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也许是,一物降一物吧?符昭信一念及此,隐约有些心虚,谁叫他不通骑兵的养成,以及骑兵的战略战术呢?

    符昭信离开飞龙骑的大营之后,李中易命人给羽林右卫那边下达了军令:取消一切休假,紧急集结,整装待发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一手训练出来的羽林右卫,没有丝毫的担心,有杨烈坐镇营中,自会调度自如,不会出任何差错。

    早在李中易接手破虏新军的时候,就十分注意,纪律和行动的标准化。

    几年的严酷训练走下来,如今的羽林右卫,简直就是一部标标准准的杀人机器。

    在杨炯的亲自督办之下,出征大军的粮草辎重以及各类军器,几乎在一天之内,就已经准备齐全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此迅速的行动,不可能没有后遗症。七品以上的官僚,至少超过十人,被范质就地罢了官,免了职,甚至是下了狱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周帝国,其战争的动员力,已经远胜从前。

    由于李中易首创的逍遥津集市的存在,极大的繁荣了开封城的各类商业贸易活动。

    由于商家的积极介入,朝廷在京畿附近调动粮草和辎重,比以前快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以前,从朝廷发布出征的军令,到大军先锋迈出开封城,至少需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其中,拖慢大军行动的主要因素,就是粮草、辎重和军器的调拨,行动异常缓慢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中易此次领的兵力,不足两万,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
    作者提醒您!百度搜索雲来閣,那里有更快、更清晰的小说章节,书包网.bookbao2址http:.yunlaige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