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李中易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,张大了嘴巴,圆瞪着双眼,死死的盯在魏仁浦的脸上。&

    魏仁浦苦笑一声,说:“无咎老弟,至于如此么?老夫还真就不信,你会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?”

    李中易感叹道:“唉,陛下春秋鼎盛,龙体一直康健,只怕还是太过于劳累了啊。”

    魏仁浦遇上了擅长装糊涂的李中易,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他重重的一叹,说:“天子病倒,太子年幼,六军恐怕难安呐!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出魏仁浦的话外音:万一天子倒下了,主少国疑,六军无主之际,国家肯定要出大乱子。

    嗯,老魏同志确实是个久历宦海的老政客,一语道破了天机:太平之时,文官掌握实权,可是到了关键时刻,终究还得军头们说了算。

    论军中的资历,李中易固然很浅,可是,征服海东之国,平灭党项之祸,这种盖世军功,本朝何人可以与李中易相提并论?

    所以,在魏仁浦的眼里,李中易这个参知政事,其实也是朝中的主要军头之一。

    “无咎老弟,如果有那么一天,还望多多照顾我魏家的子弟,不求高官显禄,但求香烟不断,血脉不绝。”魏仁浦死死的拉着李中易的手,再三恳求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既然老魏相公的要求已经提出,那么,相应的交换条件,也总该暗示一下吧?

    果不其然,魏仁浦从枕下摸出一封书信,颤巍巍的递到李中易的手边,“这份名单,是老夫从太祖高皇帝时期。慢慢积攒下来的一点家底,如今,就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有去接那份名单,他心中只觉异常诧异,满是疑惑的问魏仁浦:“魏相公,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魏仁浦叹道: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陛下的身子骨,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有插话,多年的官场生涯告诉他,政客们说的话。只可能姑且听之,却绝不可全信。

    官场上,除了利益。还是利益。挡人升官发财,比杀人父母,更遭人忌恨!

    “一朝天子一朝臣。无咎老弟你是天子之师,又手握天下第一精锐之军,将来的前途,简直无可限量。老夫已经老了。也活不得几年了。家中尽是不肖子孙。老夫思来想去,无咎老弟你的人品。是极佩服的,只有把族人托付给你。老夫才有可能放心。”魏仁浦一口气,说了很多话,李中易却只是默默的倾听。却不插话。

    不是李中易太过多疑,只因为,魏仁浦的说法和作法,确实难以令他理解。

    论地位,魏仁浦乃是当今次相,整个帝国响当当的话事者之一。

    论行政实权,魏仁浦为相多年,有一大帮子门生跟和摇旗呐喊,自成一脉。

    李中易则刚刚当上参知政事没几个月,资历根本就不值一提,除了太子之师的空头衔之外,也就掌握了一支羽林右卫罢了。

    朝中的武将,还别提赵老二了,就连韩通手上掌握的军力,都比李中易多出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众人在小符贵妃的面前,欲图推倒李中易之时,魏仁浦怂了,临阵借口腹痛,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有前科的魏仁浦,要想获得李中易的信任,肯定必须付出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政治就是妥协的艺术,也是利益交换的艺术,魏仁浦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见李中易一直没吱声,魏仁浦又是重重的一叹,说:“无咎老弟,实话告诉你吧,陛下身边的某位亲信,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心想,这就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魏仁浦凑到李中易的耳旁,小声说出了一个人名,李中易心头猛的一震,竟然是他,怎么会是他呢?

    好家伙,这位魏相公,也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呐!

    “魏相公,为什么是在下呢?”李中易获知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之后,心中的疑惑之心,比之刚才,更盛数倍。

    魏仁浦忽然微微一笑,说:“将来主导朝局的重臣之中,必有无咎老弟你的一席之地。当然了,老夫也不讳言,在所有重臣之中,足下和吾家,最后合作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略微一想,当即明白了魏仁浦话中意思,也确实很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资历浅,是李中易的致命伤,但是,也正因为如此,魏家和李家才有可能,各取所需,互相帮助,互相利用。

    首相范质、次相李谷以及枢密使王溥的身后,都盘踞着一股令任何人不敢小觑的庞大势力。

    军头之中,韩通不近人情,一向不待见儒门子弟,可谓是狂妄无礼之极。

    赵匡胤这个新军头,也一直没敢和朝中的文臣走得很近,十分注意避嫌,以免引起皇帝的猜忌。

    唯独,李中易既是太子之师,又是朝廷副相,手上更是握有一支令人不敢小觑的精锐军队。

    横跨政军两界的李某人,自然也就落入到了,家族势力并不强大的魏相公的眼里。

    相公和相公之间,王爷和王爷之间,其权力和地位,也有着很大的差异性。

    历史上,雍正即位之后,把老八胤禩骂作“阿其那”,老九胤禟污为“塞思黑”,也就是比猪狗都不如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惟独在对待同为“八爷党”骨干,老十胤誐的问题上,雍正却显得有些手软,只是将其圈禁在府内罢了,不仅没有弄死,甚至连爵位都保住了。

    原因何在呢?答案其实很简单,十爷胤誐的外公是清初四位辅政大臣之一的遏必隆,其生母是温禧贵妃纽祜禄氏。

    遏必隆的父亲是后金开国五大臣之一的额亦都,嘿嘿,整个家族之中人才济济,联姻异常之广泛,不乏掌握实权的后金大贵族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位十阿哥的母族异常强大,雍正在权衡了利弊之后,才没敢对十阿哥胤誐下黑手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根基其实是不稳定的,这就需要目前身为次相的魏仁浦的紧密合作,以换取李中易将来对魏家子弟的优待。

    政治动物,都是善于计算利弊得失的高手,李中易更是个中的高高手。

    李中易尽管心里已经愿意了,基于免费的竹杠不敲白不敲的逻辑,他忽然问计于魏仁浦:“家中突然多了四个美人儿,无奈,家中的妾室之中,多有拈酸吃醋之辈,令人异常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魏仁浦一听就明白了,李中易肯定是觉得小符贵妃安插到李家的眼线,十分碍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取其一,享用之,宠爱之,格外优遇之。如此一来,余婢皆妒也。”魏仁浦出的谋划的策,正中李中易的下怀。

    李中易反正在某些人的眼里,已是种马一枚,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,再多收一个美婢,又有何妨?

    成大事者,何须顾虑小节呢?

    ps:三更送上,月票有点少哦,司空需要鼓足干劲,努力争取码出第四更来!

    ...

    【當妳閱讀到此章節,請您移步到雲-來-閣閱讀最新章節,或者百度搜索,雲-來-閣】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