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王溥被李中易狠狠的将了一军,变得哑口无言,李谷看不过去了,他冷冷的闷哼一声,说:“南唐小儿林仁肇何足挂齿,我大周兵强马壮,国力鼎盛,朝廷只须派遣一员偏将,便可败之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李谷这个老小子,虽然擅长搞阴谋,却是个完全不通军事的睁眼瞎。

    对于李谷的梦话,李中易根本懒得搭理他,魏仁浦这个老冤家,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魏仁浦幽幽的说:“李相公,老夫倒是不知,哪位偏将可以担此重任?”

    李谷冷冷的瞥了眼魏仁浦,姓魏的老小子,一直坚持不懈的和他作对,实是心腹之患!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口出狂言的李谷身上,谁曾想,李谷却耷拉下眼皮子,把头一低,再不开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,林仁肇早就是名噪一时的南唐名将,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这一次,林仁肇率领着十万南唐的精锐,区区几天,就攻破了大周的南部重镇颖州。

    其行军速度之迅速,简直令人瞠目结舌,确实是个异常厉害的劲敌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凶悍的林虎子,很显然,大周必须派出名将出马,才有可能解决目前的危险局面。

    朝中的大将,论及地位和战功,自然是以李中易为首,韩通次之,接下来,就是赵老二的铁杆兄弟石守信和慕容延钊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和李中易足以名垂青史的赫赫战功相比,韩通等人的功勋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以李中易的副相之尊,如果派其出兵。肯定要挂上帅印。

    宰执原本就权重,李中易再拿到了这么大的兵权,嘿嘿,不管是柴荣,还是政事堂的相公们,或是枢密院的枢使们。都不可能坐视这种局面的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早就看破其中玄机的李中易,从一开始,就没打算过,挂帅出征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看来,林仁肇虽然很会用兵,可是。南唐的中主李景,却是他的最大罩门。

    柴荣已经北伐,李中易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所谓的帅印,而是留在开封城中,牢牢的掌控住羽林右卫。随时准备应对崭新的变局。

    李中易打定主意置身事外,只要不碰他的禁脔羽林右卫,随便在场的宰执重臣们去吵闹吧。

    在暗中排除了李中易的挂帅可能之后,宰执重臣们。众说纷纭,说啥的都有。

    有人推荐韩通挂帅。王溥却坚决反对,王溥推出石守信,却被魏仁浦所极力反驳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议事厅内。除了范质和李中易没有表态之外,众人基本分成了三派。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坐在他的位置上,如同参禅的老僧一般,稳坐钓鱼台。

    谁想挂帅南下,就派谁去好了,他李某人只想待在开封城,筹划即将到来的朝局巨变。

    在议事厅内,宰执重臣们,明面上分为四派,实际上,是三派。

    也许是韩通人缘太差的缘故,支持他挂帅的人,少得可怜,仅有一位枢密副使罢了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支持慕容延钊或是石守信的宰臣,却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还有一派,就是以魏仁浦为首的中间派,李中易本人就属于这个行列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李中易抿了口茶汤,心里琢磨的却是:赵老二的兄弟们,人缘实在是好,好到令人异常羡慕的程度。

    难怪,柴荣驾崩之后,赵老二和韩通之间的pk,以韩通的全家老少被斩尽杀绝,血腥收场。

    莽夫韩通,虽然颇受柴荣的信任,可是,这家伙仗着皇帝的宠信,太过目中无人,导致人缘极差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曾经思考过,韩通也许是,想向柴荣表明当孤臣的忠诚。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的思绪飘远之际,范质突然轻咳一声,沉声说:“陛下曾经有言在先,众议不决,自有太子殿下裁之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眼皮子猛的一跳,国舅爷符昭信可不就在开封城内么?

    无论是地位,还是资历,或是军功,国舅爷符昭信,其实完全有资格挂帅出征。

    李中易想通这一层之后,当即察觉到范质的用心,他不由暗暗一叹,姜,毕竟是老的辣啊!

    利用抬举符昭信,范质既可获得符家人的欢心,又变相讨好了柴宗训,最终柴荣也可能放心,可谓是一箭三雕之宏谋!

    能够坐进政事堂议事厅内的宰执重臣,都不是省油的灯,范质的提议刚出口,有聪明人立即敏感的察觉到其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可是,大家明明知道范质的用意,却有口难言:谁敢当众反对太子的监国之权,将来就不担心柴宗训登上大位之后,被抄家灭族么?

    重臣们吵闹了好半晌,却被范质短短的一句话,就摘取了倡议首功。

    即使是李中易,也不得不佩服,范相公不愧是一代名相啊!

    范质又问了一遍,见重臣们没人敢有异议,他不动声色的唤人去禀报小符贵妃:宰执重臣们集体求见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接到禀报之后,凝神细想了好一阵子,见柴宗训正眼巴巴的望着她,她心头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“六哥儿,你觉得谁可为帅?”小符贵妃目光柔和的盯在柴宗训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回母妃,孩儿以为,李师可也!”柴宗训摆出小大人的架式,拱着手,一板一眼的作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耷拉下眼皮子,她心想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六哥儿是个重情义的好孩子!

    小符贵妃心里很清楚,由于救命的缘故,柴宗训一直对李中易,格外的亲近。

    在小符贵妃嫁进宫中之前,符彦卿再三提点她,皇家眼里只应有江山,而少亲情!

    “六哥儿,如果吾没有记错的话,你父皇出征之前,曾经教导过你,不可偏听偏信?”小符贵妃喝了口养颜的蜜水,慢吞吞的提醒柴宗训。

    谁知,柴宗训却仰起脸,目光清澈的望着小符贵妃,反问道:“母妃,如果是三舅父掌军,父皇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小符贵妃忽然笑了,亲热的抚摸着柴宗训的小脑袋,柔声说:“吾没有白疼你。”

    面对笑靥冠绝群花的小符贵妃,柴宗训尽管年幼,却也不禁痴痴的脱口而出:“母妃,您笑起来,真好看!”

    小符贵妃轻抿粉唇,浅浅的一笑,说:“将来啊,吾一定替你选一个,更好看的妃子。”

    柴宗训摇了摇头,说:“父皇曾经说过,好色如命的皇帝,都不是好皇帝!”

    “嘻嘻,小东西,你懂什么叫作好色?”小符贵妃俏面飞红,紧接着,脸色却猛的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撑出笑脸,幽幽的说:“你父皇的志向,一直是北伐契丹,收复燕云,然后一统盛唐之故地。”

    柴宗训有些吃惊的望着小符贵妃,小心翼翼的问她:“母妃,您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小符贵妃悚然一惊,立即收拾起复杂的情绪,展颜笑道:“傻孩子,母妃是在担心你父皇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唉,希望父皇早日北伐成功,班师回朝。”柴宗训双手托着小脑袋,好一阵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由于受到郭威的牵连,柴荣的前三子,都死在了后汉刘家皇帝的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郭威登基称帝之后,由于首相兼枢密使王竣的极力阻挠,柴荣被迫离开京师,远赴澶州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澶州的任上,柴荣已经年过三旬,大符皇后才终于诞下了柴宗训这么一个独子。

    直到柴荣北伐之前,这两个全天下地位最尊贵的一对父子,还经常共卧一榻,打打闹闹,笑言无忌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心里却十分明白,父子的感情再深,也架不住外戚掌握重兵之后,日益加深的猜忌。

    自从秦汉以降,外戚掌军,一直是历朝历代最高统治者的大忌讳!

    柴荣自从登基以来,一直牢牢的掌握着禁军的兵权。按照朝廷的军制,在开封城附近,调动一个指挥的禁军兵马,都需要繁琐的呈报程序。否则,就是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身为魏王府符家的嫡女,又是柴荣身边最亲近的枕边人,她岂能不知?

    “六哥儿,等宰执重臣们进来,你知道该怎么说?”小符贵妃十分担心,柴宗训会口无遮拦的直接点名李中易挂帅出征。

    柴宗训眨巴着两眼,歪着小脑袋,想了好一阵子,这才小声说:“一切听凭父皇的圣裁?”

    小符贵妃的俏脸之上,绽放出令人心旌神摇的绝美笑容,欢喜的说:“咱们家六哥儿,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去请各位宰执重臣们过来吧。”小符贵妃抚平了柴宗训这个隐患之后,这才放心的准备接见政事堂和枢密院中的重臣们。

    “臣范质,拜见娘娘,叩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臣李谷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魏仁浦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王溥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李中易……”

    以范质为首的两府重臣,进殿之后,纷纷拱手,行礼如仪。

    “诸卿平身,赐座。”小符贵妃故意绷紧一张俏,端出准皇后的派头,淡淡的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娘娘。”在首相范质的带领之下,两府宰执谢了恩,然后按照品秩和班次,各自落座。

    李中易就坐在枢密使王溥的身侧,无意之中,他忽然瞥见,柴宗训正目光炯炯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ps:今天稍微有点空,至少三更,请兄弟们注意下!

    【作者提醒您!百度搜索雲來閣,那裏有更快、更清晰的小說章節,網址http://www.yunlaige.com】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