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【看小說最快更新的網站在哪裏?請登錄http://www.yunlaige.com/,或者百度搜索雲來閣】

    “六哥儿……”小符贵妃心里异常欣慰,表面上却还需要端着母妃的架子,装腔作势的训斥柴宗训。

    李中易望着柴宗训,这孩子那清澈可以见底的眼神,令他心头不由一软。

    唉,李中易暗暗叹了口气,他本想继续端端架子,制造一些难题,从而让符家人更加领他的人情。

    如今,柴宗训的主动哀求,却让李中易实在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就依殿下所言。”李中易点了点头,算是认同了柴宗训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师傅真好。”柴宗训死扯着李中易的衣袖,就是不肯放松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察觉到,柴宗训对李中易的深厚感情,她不由轻声一叹,这孩子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太子出宫,绝非小事,扈从的禁军,贴身伺候着的内侍,应有的仪仗,皆须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等一切准备妥当之后,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,柴宗训的车驾这才缓缓启动。

    李中易登车之后,却听见柴宗训那边传来吩咐,让他去柴宗训的车上。

    咳,人臣之礼,不可偏废!

    不管,柴宗训私下里多么信任李中易,他都绝无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,与当今太子爷同乘一车。

    “刁得贵,这是什么场合,汝知道么?简直是乱弹琴。汝赶紧去禀报太子殿下,就说我需要静静的思考一些问题。”李中易板着脸,冷冷的训斥柴宗训身边,最得用的内侍刁得贵。

    刁得贵。年纪不大,今年也不过二十五、六岁罢了。心眼子却贼多。

    柴荣把刁得贵安排在柴宗训的身边,其实是想让柴宗训多长点心眼。将来可以更好的守住来之不易的柴家江山。

    问题是,刁得贵小事挺精明,有些大事,却容易犯糊涂。

    李中易存心摆出冷脸子,刁得贵本是擅长于察言观色之辈,他赶忙点头哈腰,仿佛摇尾小犬一般,颤声说:“参政教训的甚是,小的实在糊涂之极。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的说:“汝以后务必多长点脑子,否则,脑袋迟早搬家。到那个时候,可就怨不得别人了,懂么?”

    刁得贵的两腿立时一软,“噗嗵。”跪倒在了李中易的面前,脑袋都快磕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李中易当众,狠狠的敲打了刁得贵之后,适可而止的放了他一马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一旁的李云潇。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种的莽撞汉,他暗暗挑起大拇指,他的爷,真心厉害之极!

    此所谓。大骂大帮忙。李中易看似发了飙,实际上,暗中救了刁得贵一命。李云潇岂能看不出来呢?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真的跑去和太子殿下同乘一车。他这个太子之师顶多也就是背上一点不良的名誉罢了。

    一旦事情被有心人闹大了,刁得贵这个传话的近侍。可就活不成了,必死无疑!

    刁得贵挨了痛骂,心里却异常感激李中易,他深深的看了眼李中易,哈着腰往回跑。

    到了魏王府符家之后,李中易跟在柴宗训的身后,缓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柴宗训对符家的情况,简直是了如指掌,沿途小声给李中易介绍着府中的各类景致。

    李中易上次来符家的时候,并没有进宅,这一次,倒是通过沿途秀丽的景致,看出符家的豪奢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说,蜿蜒曲折的秀美回廊上,闪着晶莹异彩的汉白玉栏杆,将整座王府衬托的富贵之极。

    “师傅,小六的外祖,平生最喜生色犬马。前几日,外祖刚纳了一房小妾,听人说,年仅破瓜之年。”柴宗训努力的装出大人的模样,仰起小脸问李中易,“师傅,何为破瓜之年?”

    李中易忍不住干咳了两声,这孩子呀,毕竟年幼,尚未进学,更不可能“通人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等妙龄女郎是也。”李中易不想欺骗柴宗训,又不可能详细的解释,何为破瓜?

    他只得抬手,指着伺候在柴宗训身旁的几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美貌东宫女官,打算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谁曾想,柴宗训的好奇心,简直要爆棚,他停下脚步,仔细的端详了一番身边的这几个女官,随即追问李中易,“师傅,她们的胸前,都有两个瓜,是这里么?”

    一时间,这几个女官羞得俏面通红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。

    柴宗训虽然年幼,按照宫里的规矩,东宫的女官,大多都接受过承欢**的专业训练,以愉悦男主人的身心为己任。

    类似春*宫*图之类的妙画,这些女官可是见过不少,所以,她们这些处子,早早的就知道了,啥叫破瓜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当柴宗训认错了地方,她们除了羞涩之外,更觉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深深的觉得,很没有面子,不过,心下却也十分欣慰。柴宗训面对其他重臣的时候,装得和个小大人似的,储君的派头一板一眼,让人挑不出失仪的地方。

    唯独,在和李中易独处的时候,柴宗训方才显露出,幼童应有的纯真无邪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可知,秀才不出门,便知天下事的典故?”李中易不可能和幼小的柴宗训,继续纠结于所谓破瓜的尴尬问题,他故意想引开柴宗训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回师傅,父皇曾经教导过小六,熟读经史子集,方能鉴古通今。”柴宗训不愧是倍受柴荣宠爱的嫡子,他虽然尚未进学,却也能出口成章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天下大势,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殿下身为国之储君,体察民间的真正疾苦,解民之困,方能确保社稷永固。”

    柴宗训拱着小手,说:“师傅,父皇在私下里,一直对您赞不绝口。父皇尝言,李家富可敌国,却不仅没有巧取豪夺,肆意扰民,反而使京城的游民闲汉,大多有活可做,有饭可吃,实在是功劳很大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这话,心头不由猛的一沉,柴宗训还是个幼童,不太懂事。

    柴荣对李中易的评价,实在是太高了,高得令李中易有一种,芒刺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树大必然招风,财富太多,肯定会惹来红眼病!

    李中易绝对不是守财奴,只要留得青山在,牢牢的握住兵权,区区钱财,何须发愁?

    脑子里电光石火的想通之后,李中易当即下了决心,黄景胜掌管的逍遥津集市,必须尽快找个合适的理由,全部交给宫里的内侍,以免夜长梦多,惹来大麻烦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