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&#x3010;&#x5F53;&#x4F60;&#x9605;&#x8BFB;&#x5230;&#x6B64;&#x7AE0;&#x8282;&#xFF0C;&#x8BF7;&#x60A8;&#x79FB;&#x6B65;&#x523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9605;&#x8BFB;&#x6700;&#x65B0;&#x7AE0;&#x8282;&#xFF0C;&#x6216;&#x8005;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FF0C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

    在信中,折御勋只字未提,折家主动进攻晋阳刘氏的战事。不过,李中易心里很清楚,折家越是不提战事,就说明,折家的困难越多。

    李中易主政灵州的时候,折家的军需和民用物资,基本不需要犯愁。

    刘鸿安接替李中易,担任朔方观察使之后,限于威望问题,一直无法压服辖境内的各州地方官。

    穷山恶水,出刁民,同时也出刁官。西北边境地区,虽然农业不发达,却有中原地区急需的牛羊马、皮革、青盐等物,这些可都是非常值钱的商品,等同于硬通货。

    所以,朝中的各大豪门,纷纷插手于西北的事务之中,或派遣门生,或安插亲信,目的就是掌握和草原民族做交易的渠道。

    刘鸿安的后台不硬,说话的腰杆子自然也就直不起来,和李中易完全无法同-优-优-小-说-更-新-最-快-WWW.UUXS.CC-日而语。

    据郭怀的密报,西北诸州对府州折家多有歧视,经常囤积折家急需的粮食和布匹,卡住折家的脖子,想要榨取更多的红利。

    折家的事情,李中易这个孙女婿,属于典型的外人,不太好擅自插手,所以,他一直在等折家求援。

    可是,折从阮虽然年岁渐大,骨头却很硬,一直闷不吭声,独自硬抗。

    显{然,折从阮是想替折赛花挣面子,免得折家欠李某人太多了,导致她在李家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了历史上大名鼎鼎,多子多福的折赛花,确实是折家送给他的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“花娘。陛下出兵之前,我已经给刘鸿安和郭怀各修书一封。让他们照应着府州的物资供给。”李中易善解人意的说出了,折赛花很想说。却一直犹豫不决的话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待奴家真好。”折赛花缓缓的把身子依偎进李中易的怀抱,享受着自家男人的温情。

    折赛花一向深明大义,十分懂道理,李中易既然这么说了,肯定是因为体贴她的难处。

    美人儿主动投怀送抱,李中易身为她的男人,心情自然很棒。李中易抬手抚摸着折赛花的满头青丝,时不时。用嘴唇轻轻的吻在她的发间。

    折赛花敏感的察觉到,李中易对她的怜爱,她微微侧头,小声说:“夫君,奴家怀有身孕,无法侍奉夫君。奴家琢磨着,选个好日子,帮竹儿开了脸,让她好好儿的服侍夫君?”

    竹儿原本就是折赛花的陪嫁大丫头。按照这个时代大户贵女出嫁的规矩,竹儿在名分上,也是李中易可以随意享用的通房丫头。

    红楼梦里,王熙凤的陪嫁丫头平儿。天然就是好色如命的贾链,随时随地可以享用的盘中餐。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折赛花在担心什么,他故作不知的微微一笑。说:“在我的眼里,竹儿可不是一般陪嫁大丫头。她是可以上阵杀敌,率领娘子军的女将军哦。”

    在李中易身边的绝色女子。已经不老少了,用某书站书包网.bookbao2友的观点,李某人是个妥妥的种马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虽然好色,却和贾链那种人,有着本质性的区别。贾链太没品味了,居然连下人的老婆,也要去偷腥,真真是没有最贱,只有更贱。

    到了李中易如今的地位,别说一口吞下竹儿,就算是再多几十个小妾,也没人敢嚼他的舌根。

    当皇帝的,最怕臣子没有缺点,或是污点。帝王心术之中,十分重要的一条,其实就是,皇帝必须捏住臣子的大把柄,从而可以将威胁到皇权的重臣,随时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没有缺陷的臣子,其中必定有诈,一直被历代帝王奉为圭臬!

    李中易心知肚明,他对异族或是政敌,绝对不会手软。只是,他是个很重感情的男人,老娘、老婆、儿子、闺女以及小妾,个个都要平安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李某人的父母、妻儿老小都在开封城内,柴荣压根就不担心,李中易有可能跳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正因为,柴荣看破了他的这个“缺陷”,所以,李中易才可以在大周朝廷之中,混得风声水起,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身边的女人比较多,李中易也有故意韬晦,迷惑柴荣的意图在里边。顺带着,愉悦一下身心,其实也是一件蛮不错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柴荣在世,钱多、女人多、权力还没有膨胀到不可控制的地步,这是李中易对自己的定位。

    “夫君,奴家……”折赛花还想再劝,李中易凑过大嘴,吻住她的小嘴,将她的未尽之言,全都堵在了喉内。

    熟知“人事”的女人,和没开过荤的处子,有着本质性的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折赛花生于西北的塞外,个性原本就十分豪爽,平日里也以肉食为主,她哪里经得起李中易的刻意撩拨?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清楚,折赛花怀孕刚过五个月,肚子虽然已经凸起,只要体位合适,并不会影响腹中的胎儿。

    情动的折赛花,被李中易搂在怀中,观音坐莲成了必然的选择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门外的竹儿,听见室内床榻间传出的咯吱声,不由羞得俏面腓红。她很想捂住耳朵,却又担心错过了折赛花的呼唤,于是,她只得攥紧小手,咬紧樱唇,夹紧两腿,死死的忍着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的宅门之内,侍候成年男主人的贴身婢女,大多比较早熟。这些贴身的婢女,除了因为貌美,被男主人早早的吞下肚内之外,主要是主人欢好的时候,她们必须守在室内或是门外,时刻准备满足男主人的各种临时需求。

    李中易好好的抚慰了一番折赛花,沐浴更衣之后,回转到私密的内书房。

    看过黄景胜和王大虎等人送来的密报,李中易仰面靠在椅背上,凝视着窗外的那棵老槐树。

    这时,窗外忽然传来李云潇的声音,“爷,一直侍候老太爷的大管家派人回来报讯,说魏王府符家郡主病得不轻,请了老太爷去。可是,这都超过两个多时辰了,还没见老太爷从符家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,小符贵妃的亲妹妹,早不病,迟不病,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?

    自从,医好了太子柴宗训和御妹柴玉娘的绝症之后,李中易的神医之名,已经传得举国皆知。

    只是,限于李中易乃是当朝副相的尊贵身份,一般的官宦之家,谁敢给他下帖子,请他亲自的出诊?

    基于儿子的医术通神,老子的医术更厉害的普遍逻辑,李中易的老爹李达和,倒是变成了大忙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狠狠的得罪过符茵茵,由不得他不多想一层,莫非是符茵茵假借生病,故意把他的老父亲诓了过去?R1292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