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李中易轻咳一声,拱手笑道:“王枢使乃是知兵之人,在下的见识有限,可是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枢密院和政事堂,争权夺利,不管哪方面斗赢了,李中易这个编外的副相,都不可能拿到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与其给人当枪使,不如选择藏拙!

    对于范质抛过来的橄榄枝,李中易只能默默的说一声,对不住了,在下不要面子,只要实际的里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摆明了不想掺合进两府的政争,王溥赶紧投桃报李,他笑眯眯的说:“李参政为宰执之前,乃是常胜不败之帅,军务事宜,必定精熟之极,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王枢相太过客气了。东征高丽,西讨党项,皆仰赖陛下的宏谋,在下安敢居功?”李中易也不是吃素的,他耍的太极拳,虎虎生风,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柴荣虽然不在京师,可是,留下来监视诸位重臣的耳目,必定不可能少。

    李中易早就打定了主意,他只牢牢的掌握住羽林右卫即可,别的大小事务,一概不理会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柴荣在京的时候,李中易还可以做一些出格的事情。只是,今上既然已离京,谁敢先出头,必定会被枪打出头鸟。

    魏仁浦的脾性,到底不如范质那么老辣,他没好气的瞪着王溥,呛声说: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的道理,浅显尔。只是,老夫有一事不明,征发民夫是否过多了一些呢?万一,引发民变,大军在外,谁来弹压?”

    李中易垂着脑袋,心想,魏仁浦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。

    民变的大帽子,可是不得了,足以吓破一般人的胆。

    可是,当过宰相的王溥。却不是吃素的,他当即反驳说:“魏相公,如果前方将士们,吃不饱。穿不暖,难道不怕激起兵变么?”

    嘿嘿,两府的首脑,针尖对麦芒的杠上了,李中易悠闲的靠在椅子上。眯起两眼等着看戏。

    涉及到政事堂的权柄问题,一直和魏仁浦不和的李谷,也必须顾全大局,他主动站出来帮腔说:“显德三年以后,河北诸州,每年新增存粮十余万石,至今,恐怕已经超过了五十万石之多,足够大军在外食用半年之久。”

    王溥冷笑一声,叱道:“有赖于逍遥津集市的存在。河北诸州的存粮确实显著增加。可是,鄙人听说,某些不肖的地方官,居然胆大包天的以陈米换取新粮,上下其手,大肆掏空国家粮仓,实在该杀!”

    李谷被噎得脸红脖子粗,王溥虽然没有明言,可是,在场的宰执们。谁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李谷的门生,沧州刺史郭天鸣,就是因为倒卖军粮,被拿回京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想笑。权力可真是个好东西呀,容易使人着魔。

    王溥被柴荣贬出政事堂之后,只要朝廷不开战,他这个枢密使的权柄,比以前小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枢密院固然有调兵权,可是。柴荣对于禁军的重视和绝对掌控,又实质性的侵夺了王溥的实权。

    另外,枢密院虽然掌管着军务,可是,涉及到钱粮、民夫、军器等各项征战相关的事务,都需要政事堂的认可。

    所以,王溥这个枢密使,一直做得有滋没味,形同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不舍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中易没有果断的站在范质这一边,也有着缜密的小算计。

    柴荣此次北伐,很可能是竖着出征,横着回到开封。

    那么,政事堂的相公们虽然权重,可是,调动兵马和军将,却都需要枢密院的紧密配合。

    要捏紧到了手心里的枪杆子,李中易宁愿狠狠的得罪范质,也不可能主动与王溥做对。

    只要今上没驾崩,即使王溥和赵老二有着不可告人关系,李中易也决定,要与之虚与委蛇,做个好基友。

    政事堂的相公们,纷纷上阵,枢密院的副使们,也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政事堂想揽权,连国家的征伐大权,都要揽过去,简直是欺人太甚嘛!

    一时间,政事堂内,仿佛菜市场一般,你来我往,唇枪舌箭,两府的宰执们,掐架掐得面红耳赤,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一直稳坐钓鱼台的李中易,始终低垂着脑袋,把玩着手心里的茶盏,不时喝上两口,杨炯泡的清茶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吃过李中易的闷亏之后,杨炯也学乖了,不敢再上加了姜盐蒜等物的团茶。

    “既然两府诸公的看法炯异,那就只能奏请太子殿下圣裁了。”范质压不住权力欲爆棚的王溥,只能把矛盾上交,利用符贵妃这个女人,来做文章。

    李中易刚刚放下手里的茶盏,却见众人的目光,都投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嗯,这就对了嘛,两府的意见不统一,可不就得提交到柴宗训那里么?

    柴宗训还是个七岁的小娃儿,啥也不懂,这就轮到小符贵妃出场了啊!

    小符贵妃,虽然出身于大周第一外戚世家,魏王府符家,毕竟是深宫女子,她懂什么军务和政务?

    魏仁浦瞥了眼稳如泰山的李中易,不由暗暗一叹,姓李的小子,表面上不争权。实际上,李中易恐怕已经算计好了,他这个精通军务和政务的太子之师,即使啥也不争,发言权也绝对不可能小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说了,如果不是李中易的医术精湛,柴宗训不仅登不上太子之位,反而极有可能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单单这份人情,就重得吓死人,魏王府符家,以及小符贵妃,怎么可能会怠慢了李中易这个太子少保呢?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了,魏仁浦的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,可是,他却啥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既然,政事堂内的诸位相公,不想和他一起分享权力,那么,就只能骑驴看唱本,慢慢的走着瞧好了!

    按照柴荣的圣意,如果两府的宰执们。达成了一致的看法,小符贵妃和柴宗训这里,不过是用玺确认罢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政事堂想侵夺枢密院的实权。王溥也没料到。他将来还有机会重入政事堂,这就演变成了两府死磕的局面。

    以范质为首的宰执们,依照各自的品级和职官,列队去拜见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太子柴宗训,不过是个小娃儿罢了。实际上,大家是去见小符贵妃。

    两府的宰执们,刚到福宁殿门前,就被内侍领进了殿门。

    大殿内,太子柴宗训坐在居中小案的左首边,小符贵妃则坐在他的右侧。

    “臣等参见娘娘,参见太子殿下。”以范质为首的两府宰执,纷纷躬身拱手为礼。

    大周帝国,两府宰执的权柄甚重,面君的时候。不仅有座位,而且毋须行跪拜之礼。

    “范相公,以及诸位相公,勤劳国事,都辛苦了。”柴宗训奶声奶气的装出大人的模样,倒也中规中矩,似模像样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殿下。”范质这个首相,代表两府宰执,对柴宗训的问候,表达了谢意。

    “启禀太子殿下。前方军情吃紧,急需补充粮草辎重……”行礼如仪的过场走了之后,范质就把两府的争论,原原本本的奏报给了柴宗训。

    范质虽然一直看着柴宗训。实际上,他的话都是说给小符贵妃听的。

    还没等范质把不安说完,王溥居然抢过话头,厉声说:“军情紧急,务必马上征发民夫,支援前方的将士们。”

    政事堂的首相。和枢密院的枢相,竟然当众起了纷争,小符贵妃也不禁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陛下这才离京多久,两府居然就斗得不可开交了,肿么办是好?

    李中易依然低着头,不管是东府压倒西府,还是西风吹垮东风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或是枢密使,在短期内都肯定和他无缘。

    没有好处和利益的事情,谁爱干,谁去干好了,和他李某人何干?

    等两府的重臣都发表了意见之后,李中易依然闭紧嘴巴,默默的站在王溥的身后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压根就没有执政经验,面对纷乱的争吵局面,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!

    就在这个当口,一个充满着童稚的声音,忽然响起在大殿半空,“先生,您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魏仁浦满是惊讶的抬头,望向声音的来源,却见,柴宗训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,快步朝着李中易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哟喂,我的太子爷啊,不可,不可呀,万万不可。”贴身伺候柴宗训的内侍,被主子惊人的举动,给吓得嘴唇发乌,腿肚子直转筋。

    “六哥,你……你快回来……”小符贵妃惊出一身冷汗,当即发声,想要制止柴宗训的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柴宗训虽然腿短,跑动的速度却不慢,三步两脚,就已经冲到了李中易的身前。

    李中易促不及防,竟然被柴宗训拉住了他的右手,好家伙,麻烦大了啊!

    柴宗训仰面望着李中易,眼神清澈可以见底,孺慕之情,满满的溢出眼帘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先生,小六早就去地下拜见皇祖了。”柴宗训此话一出口,满殿遍传抽气之声,回音绕梁,令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小符贵妃起初异常震惊,后来,她仔细一想,陛下没在京师,两府的宰执闹得实在不像话。

    她们母子俩,有谁可以倚靠呢?小符贵妃思来想去,除了李中易这个儿子的救命恩人之外,就连首相范质,都无法完全信任。

    “先生,如果有人想欺负我们母子,您一定会帮我们吧?”柴宗训奶声奶气的问题,把满殿的两府宰执们,全都给吓懵了!xh118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