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杨向冲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李中易,李中易却视若不见,扭头吩咐一旁的女官:“我再教你一遍推拿之法,一定要记得清楚明白,懂么?”

    那女官重重的点着头,说:“奴婢就算是忘掉了自己的名字,也不敢或忘记参政的教导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颔首,再一次耐心细致的把推拿按摩的些许诀窍,传授给了女官。

    宫中的按摩婆子虽然不多,却也有好几个,以柴玉娘的身份和地位,享受按专人按摩的待遇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技艺,其实就是糊口谋生的法宝,一般情况下,都要严格保密,杜绝旁人知晓。

    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却也是行行都有不传外人之秘!

    比如说,郎中、工匠、厨师的等等行业,都遵循着凡事留一手,甚至是留好几手的陋规。

    所以,很多古老的技艺,由于这种严格守密的思想做祟,很多已经彻底的失了传。

    李中易传授推拿按摩的技法给这个女官,其实也就意味着,这个女官多了许多立功的机会,她岂能不喜?

    杨向冲被晾在旁边许久,直到李中易教会了女官,中途喝茶的时候,他这才找到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参政,小人一时口无遮拦……”杨向冲继续耍弄着狡猾,故意只说了半截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当没听见似的,气定神闲的继续喝茶,把杨向冲当作了空气一般。

    开封府的早春时节。气温已是不低,李中易身穿制式朝服。又站了快两个时辰,倒不至于太累。只是感觉到十分口渴。

    上早朝这事,说起来简单,实际上,其中的门道,颇有学问。

    皇帝召集议事,大臣们谁敢中途告诉皇帝,对不起了您呐,在下先去更衣解决生理问题,回来再接着议事?

    所以。李中易吃早餐的时候,一直不敢喝粥,或是多喝水,就是担心中途议事的时候,由于生理需要导致犯下低级错误,让殿中侍御史,或是政敌抓住失仪的大把柄。

    等到李中易慢条斯理的润过嗓子之后,他这才云淡风轻的说:“杨内使,我啥都没有听见。只是,那边你似乎要好好的关注一二?”

    见李中易的手,指向了帘幕后边影影绰绰的女官身影,杨向冲立时放下心来。宫中的女官,虽然被派去贴身伺候今上的御妹,可是。其管辖之权依然留在宫中。

    只要在宫里,杨向冲就有办法。软硬兼施的让女官闭嘴。

    “老奴谢过参政。”李中易把到了手的把柄,轻而易举的放下了。杨向冲这个老太监自然心里很清楚,这份人情他本人,肯定是欠定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一些琐事之后,李中易正欲离开庆寿宫,打算回开封府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这时,女官忽然快步跑到李中易的身侧,小声说:“参政请留步,殿下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醒了?李中易停下脚步,转身朝柴玉娘的病床那边走去,女官十分机灵的抢先几步,替他撩起了遮得严严实实的帘幕。

    李中易走到香榻旁边,却见柴玉娘正侧身向外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殿下,推拿之后,感觉如何?”李中易隔着五尺开外站定,淡淡的问柴玉娘。

    柴玉娘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喘着粗气,问李中易:“我还能活多久?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想必柴玉娘已经知晓,疟疾患者基本都是万劫不复的大悲剧,所以才有此问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慢慢的调养好身子,准时吃药,详细必会早日康复。”李中易按照宫中御医们的惯常故技,有意敷衍塞责,含糊其词。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青篙素的实验室制备方法,早已是胸有成竹,只是,柴玉娘被父兄惯坏了,他有心想折腾折腾她,让她吃点大苦头,知道知道他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等柴玉娘痊愈之后,也就不至于一而再,再而三的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郎中,都该杀。”柴玉娘也不是波大无脑的笨蛋,她自然听得出来,李中易故意拿瞎话糊弄于她,她心里气不过,索性转过身子,只给李中易留下了一个曲线玲珑的背影。

    李中易胜券在握,自然不怕柴玉娘生气,或是耍赖,他冲着柴玉娘的背影,拱了拱手,淡淡的说:“殿下的身子骨不打紧的,在下先告辞了,府衙还有诸多急要的公务,等待在下的及时处理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听到李中易居然拿公务的大帽子来压迫她,她的心里越发生气,也不知道那里来的精神头,她霍的转回身子,怒瞪着李中易,仿佛噬人的美丽母狮一般,低声咆哮:“你敢走?”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李中易已经位列宰执,他不仅是重臣中的重臣,更是太子之师,对于柴玉娘的恐吓,他只当作是没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见李中易居然不理会她的警告,掉头就走,再不回头,柴玉娘不禁狠声喝道:“混蛋。”

    令柴玉娘气绝的是,她这一开骂,李中易的脚步反而迈得更快,眨眼之间,他已经离开了偏殿。

    杨向冲望着李中易的快速远去的背影,他不禁暗暗咋舌,陛下对柴公主的态度,从来都是和风细雨,轻声慢语,宠爱有加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离去的李参政,却是胆大包天,丝毫也没有把柴公主放在眼里,更何况杨向冲这个废了身子的内侍呢?

    基于这种认识,杨向冲觉得,李中易轻而易举的就放过了他,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李中易拖着疲惫的身躯,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唐蜀衣和彩娇一起伺候着他沐浴更衣,李中易美美的泡了个鸳鸯澡,左拥右抱,一边欺负狗娃他娘,一边逗弄着还没吃到肚内的彩娇,嘿嘿,满室皆春,其乐无穷哈!

    沐浴完毕,唐蜀衣披着轻纱,走出浴室,亲自替李中易铺床叠被。

    彩娇见唐蜀衣走后,忽然踮起脚尖,凑到李中易的耳旁,小声说:“姐夫,奴家娘亲病了很久,吃过郎中开的药后,反而益发不好了。请恕奴家抖胆,想请姐夫您帮着瞧瞧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李中易见了彩娇摇头摆尾,大肆撒娇的可怜模样,心里不由一软,笑道:“好啦,好啦,明儿个我就带你去一趟。不过,为了掩人耳目,你的两个姊姊就待在家里吧。”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