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“臣有罪,请陛下责罚。”李重进总算没有笨到家,见了证据确凿的罪证之后,他赶紧跪下向柴荣请罪。

    柴荣叹了口气,说:“你我骨肉兄弟,何至于此?右得,你只须将多占的田地,退还给苦主,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重进已经叼到了嘴里的肥肉,竟要全部吐出来,他不由异常肉疼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柴荣笑眯眯的望着李重进。

    李重进重重的叩了个响头,万般无奈的说:“臣奉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也确实没有料到,柴荣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利用李重进的挑衅行为,将群臣们占地的事情,全部抖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代雄主,处理问题的手段,既杀了鸡,又儆了猴,一举数得,高明异常。

    柴荣拿出杀手锏,震慑住李重进之后,群臣人人自危,再无人敢出来向李中易开炮。

    “储君之重,关涉江山社稷千秋万代,李中易……”柴荣话锋一转,突然把目光盯注在李中易的身上,冷冷的说,“储君如若不知稼穑,朕惟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李琼,两眼虽然看着地面,暗地里却感叹不已,李中易这只小狐狸的运气,真的是羡煞人也!

    柴荣表面让李中易教导柴宗训学习农事,实际上,除了儒学之外,皇家最最重视的就是农业生产和税收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周帝国,农税依然占着大头,可是。由李中易所主导的商业模式大变革,推动着商税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短短的五年时间以内。仅仅开封一地的商税,其比例已经超过了整个帝国税收的30%以上。绝对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老百姓填得饱肚子,才不至于聚众造反,替野心家们撕开颠覆旧秩序的大口子。

    但凡改朝换代之后,与民休息,轻徭薄赋,都会成为朝廷的基本国策。

    粮食堆积如山,国库异常充裕,才能开疆拓土,东征西讨。养官养军,镇压民变。

    土地兼并,导致有产者变成无产者,无产者变成流民,这个是最令朝廷恐惧和忧心的大事。

    帝国的统治危机,最早就是从财政税收日益捉襟见肘开始的,这已经被史书所证明。

    无产者的增多,导致朝廷的财源日益枯竭,疲于应付各地的流民起义。帝国的统治也就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士农工商,四大阶层。能够称士做官的,都是读书人,君主需要靠读书人的协助。才能更好的统治整个帝国。

    朝廷让屁民们饿不死,吃得不算太饱,致富的希望犹存。就不至于铤而走险、揭竿而起,统治的成本也是最低的。这个可是儒家统治理论体系的不传之秘。

    换个众所周知的说法,这就叫作是外圣内王。儒表法里!

    “臣学识不足,恐怕难以担此重任,还请陛下收回成命。”李中易得了便宜,可不敢骄傲,他赶紧出班,诚惶诚恐的表明了谦逊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李某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。”

    令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,次相李谷再一次主动站出来,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。

    可是,更大的意外突然发生,让殿内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!

    早就退居二线,颐养天年的开平郡王李琼,突然站出来,冷冷的说:“自古英雄出少年,李惟珍,汝年未及四旬已是宰辅,莫非是先帝看走了眼不成?”

    堂堂老勋贵集团的首脑,柴荣亲封的开平郡王,居然和朝廷次相,当众狠狠的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周帝国,自从立国以来,史无前例的稀罕事。

    唉哟喂,一时间,群臣们纷纷侧目而视。大家预感到,一场很可能席卷朝野的大风暴,突然来袭!

    李谷,李惟珍,二十出头,就中了进士,不到四十岁,已经是中书侍郎。

    周随唐制,未加同平章事头衔的中书侍郎,其实权虽然远不如政事堂的相公们,地位上却也是名正言顺的宰辅重臣之一。

    李琼的反击,异常之刁钻,挤兑得李谷很不好受。李谷的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,却无法辩驳李琼所说的事实。

    李谷不到四十岁,就被周太祖郭威拔擢进了宰相的班列之中,在当年,确实轰动整个朝野,这个事实几乎尽人皆知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不好吱声,心里却暗暗奇怪,李琼虽然交出了兵权,可毕竟党羽众多,树大根深,他对于朝廷未经整编的旧禁军,拥有巨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还没死的大军头,居然当着群臣的面,公开力挺李中易,难道就不怕惹来柴荣的猜忌么?

    以李中易对于李琼脾气性格的了解,这只老狐狸绝对不是无脑子的莽撞之辈,他这么公开和李谷打擂台,其中必有不为人知的隐情。

    “李公,在下蒙先帝恩遇,得入宰辅之列,实在是感激涕零。”李谷也绝非等闲之辈,他的反击也异常之犀利,“天子广有四海,以武功得天下,以文治辖万民,李某虽有军功,却不通诗赋,不明经史,如果可以教导储君,善学向上?”

    仅仅眨个眼的工夫,李谷故意避开了李琼的指责,又把矛头对准了李中易这个资历甚浅的粗鄙“武将”。

    李琼心里暗暗点头,李惟珍不愧是个人精,转移矛盾的手段,的确很高明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撇了撇嘴,李谷算是盯上了他,抓住的痛脚也很实在。

    李谷是前朝进士,在儒林士子甚重进士及第的浓厚社会风气之下,李惟珍的在士林之中的风评,自然要高过不少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有赫赫军功,的确如李谷所言,他对于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,顶多也就是略通一二,三四五六,几乎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如果,仅仅停留在字面上的意义,李谷的说法,也可以站得住脚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中易心里异常明白,李谷故意把他推入“武将”的行列,其目的异常之险恶。

    李琼是武将出身,赵老二也是,慕容延钊更是很早就打出威风的名将。

    这么多武将,如果同气连枝,共同进退,对于柴荣的皇位,威胁必定是异常巨大。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迅速琢磨清楚对策,即将对李谷展开严厉反击之时,一个地位显赫的重臣,忽然出班,朗声奏道:“陛下,臣以为天降祥瑞,预兆我大周万世一系之日,苍天注定要成全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ps:三点才回家,小睡了三个半小时,努力码出一更,茨空很辛苦啊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