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“李无咎,朕始终有一种预感,六哥儿的病情对你来说,好象不那么严重?”柴荣不经意的发问,令李中易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中易皱紧眉头,解释说:“陛下,这疟疾的成因异常之复杂,微臣着实没有太大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不能给柴荣太多的希望,死马当作活马医,李中易才可能获得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咬死了,没把握,就是没把握,绝对不能松口。

    柴荣确实很牛,不过,在李中易的专业领域之中,他就算是雄才大略的一代帝王,有劲也使不上。

    “等六哥儿痊愈之后,上午进学,下午去开封府,跟着你学习处理政务。”柴荣一直盯在李中易的脸上,慢吞吞的说,“到时候,政事堂的相公们都留在京师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,柴荣出征北伐,却把宰相们都留下来坐镇京师,调度后勤辎重,处理朝廷的各类政务。

    那么,柴宗训坐镇开封府衙,实际上,起到的是对宰相们的监视和平衡作用。

    柴荣居然让李中易带着柴宗训,和政事堂的相公们,进行全面的对抗。

    咳,李中易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,好厉害的老柴同志啊!

    说白了,柴荣就是想逼迫着李中易彻底站到柴宗训这边,让他和政事堂的相公们,互相打擂台,彼此牵制着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和相公们能够反目成仇,那才最符合柴荣的胃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感叹不已。面对柴荣的阳谋,他却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。君权和相权,就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。

    在皇权**时期。大多数的皇帝们,都需要利用宰相们的集体智慧,妥善处理朝政。

    实际上,皇权和相权,彼此之间的配合与角力,始终处于一种动态的调整状态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皇权每前进一步,相权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。

    人在庙堂,身不由己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    上位者对于扩大自己的权力范围,有一种天然的贪婪性,这就和吸食鸦*片一样,绝对会上瘾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军功卓著,战绩彪柄,毕竟根基太浅,党羽不丰,属于瘸腿的勋贵。

    柴荣的布局。李中易看得很清楚,他这个瘸了腿的前贰臣,在政事堂的强力牵制之下,对于皇权并无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。李中易为了他自身的政治利益,变成皇权柴宗训最坚定的有力支持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柴荣笑眯眯的望着李中易。他那只捏着玉钺的右手,青筋微微突起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头猛的一凛。柴荣的语带不善,让他意识到。不赶紧表明态度,绝对无法过关。

    “臣虽肝脑涂地,不敢惜身。”李中易果断的表了忠心,柴荣的脸色逐渐转冷,淡淡的说,“朕信得过你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柴荣对他的信任成分,肯定是有的,不然的话,也不至于把准太子柴宗训,交到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只是,君王对于臣子,尤其是掌握实权的臣子,不可能不防备着。

    “勋贵们弄了多少油水?”

    谈妥了紫金腰牌和柴宗训的事之后,柴荣盯在李中易脸上,冷冷的问出了权贵们占地的“大事”。

    李中易默默的从袖口拿出厚厚的名单,双手捧到了柴荣的手上,柴荣接去认真的看了一遍,沉吟片刻,询问李中易:“李无咎,你觉得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中易故作为难的思考了很久,这才慢腾腾的拿出事先想好的对策,小心翼翼的建议说:“臣以为,可以放出风去,迁都洛阳。”

    柴荣冷冷的盯着李中易,淡淡的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李中易抬起头,望着柴荣的胸口,小心谨慎的说:“不扩城。”

    柴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指着李中易的鼻子,说:“李无咎啊,李无咎,你莫非不知道,朕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不仅没有低头,反而逾越本分的看着柴荣的眼睛,镇定自若的说:“陛下,虽然有人强买强卖,仗势欺人,硬夺老百姓的家业。不过,大多数人只是利用了扩城的内幕消息,按照平价购买的田产。如果,发布了不扩城的政令,外城又没有城墙,有些人买来的田产,其价值就没那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柴荣含笑望着的李中易,反问他:“竟是如此简单?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,柴荣其实是希望由李中易出面,利用手头的充足证据,弹劾肆意霸占老百姓田产的满朝勋贵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早就打定了主意,那么从此失去柴荣的宠信,他也不可能公开站出来,与满朝文武重臣为敌。

    武则天重用过的周兴和来俊臣,汉武帝十分信任的汲黯,汉景帝的老师晁错,这些人都曾经红极一时。

    可是,周兴被来俊臣请入了瓮中,汲黯被迫自杀,结局都不好。

    最倒霉的是,晁错因为建议削藩,导致七国一起造反,被他自己的学生汉景帝象扔臭袜子一样,在上朝的途中,被抓去腰斩而死。

    由于不是砍头,晁错还没死透的时候,手沾自己的鲜血,写了三个悔字。

    李中易读史书的时候,每每读到这里,心中都异常之感慨,皇帝的心里都有杆秤,一个臣子和满朝文武,孰轻孰重,答案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而且,李中易提出的建议,确实是釜底抽薪的妙招,柴荣即使心里不太爽,也不至于从此抛弃掉李中易。

    “开封不好么?”柴荣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玉钺,一边漫不经心的斜睨着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从容的回答说:“开封虽有黄河之险,却是四战之地,易攻难守,虽有汴河的水运之利,可是,一旦蛮军突破河北的边塞,直如无人之境。”

    柴荣点点头,又问李中易:“洛阳有何优势?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柴荣可不是一般人,其军事造诣,异常之深,显然这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,洛阳据山河之险,易守难攻,又背靠着荆襄和蜀地,粮食可以就近补给。只需要精兵十万,固守数年,都不是问题。”李中易将北宋初期争论迁都的道理,掐头去尾,给柴荣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迁都之议,由你主之。”柴荣的反应,令李中易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