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柴荣拍拍屁股直接走了,原因很简单,殿内蚊虫未除,他老人家若是也感染上了疟疾,那真要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杨向冲手里抱着拂尘,嘴唇闭得死紧,他一直用视线的余光观察着李中易,等着他发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这位杨内给事,可谓是柴荣身边,心腹中的心腹。

    杨向冲除了管理柴荣日常起居的崇政殿之外,身上还有个兼差,同提举武德司。

    武德司的别名,就是皇城司。这个直接隶属于皇帝的监视耳目机构,从后唐中期开始,就一直存在,并且,在后汉隐帝诛杀郭威和柴荣全家老小的事情上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周太祖郭威登基之后,武德司继续发挥着它应有的作用,即:监察百官,探听民情,紧紧的盯着开封府内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柴荣登上大位之后,虽然也任命了武德使,可是,这只是个干领俸禄的虚职罢了。

    真正掌握武德司的长官,实际上,就是提举武德司,以及同提举武德司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理解,杨向冲的职务和权势,颇为类似大明皇朝的东厂副提督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杨向冲手里掌握的实权,异常惊人,绝对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“杨内使,既然陛下有命,你我皆有重责,咱们还要多多协力啊。”李中易不太了解杨向冲的秉性,自然要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除了奉诏去开封府查办户曹纵火案之时,李中易和“天使”杨向冲有过短暂的接触之外,两人平日里几乎完全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。朝廷重臣,如果和皇帝身边的内侍交往过密。难免会被皇帝所忌惮,其结局大多不妙。

    杨向冲的职位。实在是太过敏感,又是柴荣身边的心腹。李中易带过兵,又是实权在握的现任开封知府,他自然要避嫌。

    “李神医,还请放宽心,只要能够救得了梁王殿下和公主殿下的病,哪怕是上刀山,下油锅,杂家也心甘情愿。”杨向冲不愧是柴荣亲自调教出来的大太监。说话很有水平。

    杨向冲故意略过了李中易的实际差遣,直接套用柴荣的话,对他以神医相称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点头,杨向冲的说法,正中了他的下怀。

    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李中易顶着个开封知府的头衔,也就是在皇宫外面,显得威风凛凛罢了,在宫里却不好使。

    在这皇宫之中。柴荣的妃嫔们,随便哪一位,都比他的身份尊贵许多。

    和杨向冲达成了初步的默契之后,李中易果断作出了决定。让柴玉娘和梁王柴宗训都搬到庆寿宫里来,分居两个全封闭的侧殿。

    时下正值盛夏,宫里的蚊虫甚多。如果不采取必要的措施,感染上疟疾的人。会越来越多,麻烦也会变得更大。

    杨向冲听了李中易的决定。只是眨了眨眼,略微思考了一下,却也没说什么,就痛快的传达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柴宗训也被搬进庆寿宫之后,李中易提前安排的帐幔、艾草、雄黄等物,也已经在杨向冲的亲自监督之下,准备到位。

    小小的庆寿宫,居然同时住进来两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,可把宫内宫外的太监和宫女,都给忙坏了。

    宫里的杂事,都归杨向冲去操心,李中易只需要动动嘴皮子,就可以间接的指挥着宫女和太监们,忙东忙西。

    反正是柴荣的私房东西,李中易半点都没含糊,他命人在沿着庆寿宫外,从大殿的顶梁上,将蚊帐全面铺开。

    杨向冲心里觉得很奇怪,不过,为了避免担责,他一声称不吭的按照李中易的交待,照做不误。

    人多就是力量大,宫内的物资也异常之丰富,在杨向冲的调度之下,数百名宫女和太监,紧密配合着,楞是用蚊帐,将整个庆寿宫内外,都给笼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一切布置妥当之后,李中易让人在宫里点燃艾草、雄黄以及各种驱蚊药材的混合物。

    眨个眼的工夫,庆寿宫内浓烟滚滚,老远看过去,就仿佛是皇宫里边,突然冒起了的雄雄大火。

    由于李中易考虑得比较周全,提前让杨向冲派人通知了宫里宫外的防隅部队,否则,整个京师都很有可能随之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熏宫完毕之后,李中易安排宫里的太监们,每人都用湿帕子遮住鼻子,沿着庆寿宫内各处的墙角,遍撒石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庆寿宫内,所有存在死水的角落,都被清扫一空。就连灭火的大水缸,也都换上了新缸,装满了清水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的准备工作之后,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,柴玉娘和柴宗训,分别被抬回了各自所住的偏殿。

    这时,杨向冲抹了把额头上的热汗,突然问李中易:“神医,杂家有一事不明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李中易撇了撇嘴,他心想,你把话说出来了,明摆着就是想提问嘛?

    “杨内使,有话尽管直说,李某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李中易看在杨向冲配合得很默契的份上,对他的态度,倒也温和可亲。

    花花轿子互相抬,姓杨的憋到现在,才提出疑问,其实已经很给李中易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李神医,杂家有些不太明白,为何连这庆寿宫的院内,都要用蚊帐罩进去?”杨向冲毕竟分管着大周朝的特务机关,敏感性和警惕性,都非常之高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出杨向冲的话里,隐藏着怀疑一切的意味,他不由翘起嘴角,微微一笑,解释说:“杨内使有所不知,这庆寿宫里固然拉上了蚊帐,可是,伺候梁王殿下和公主殿下的内侍和宫女们,若是从外面带了蚊虫入内……”故意停了下来,等着杨向冲消化掉他话里的内涵。

    杨向冲能够成为柴荣在宫中的心腹,又兼管着武德司,自然不可能是笨蛋。他眨了眨眼,立时就想通了李中易的担忧,以及解释的道理,无疑是完全正确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小人真是该打,脑子太笨,真不中用。”杨向冲连连自嘲不已,可是,他话锋一转,又提出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,“小人还有一事不明,梁王殿下和公主殿下的病体,经受得住如此搬动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眯眯的盯在杨向冲的脸上,心里想的却是,强君手下无弱兵,柴荣厉害,他身边的太监,也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ps:  再次回晚了,今天要加班,起早床先更两千,今晚多更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