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刘金山刻意压低声音说:“郡公,在下以为,不如放过四品以上的重臣,选几个六品以下的朝臣,拿来开刀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闻言后,不禁微微一笑,反问刘金山:“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刘金山叹了口气,说:“郡公,您千万别犯糊涂呀,这么多重臣牵扯在内,手心手背都是肉,陛下肯定异常为难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此事不急,咱们先看看动静再说。”

    刘金山眨了眨双眼,试探着问李中易:“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打草才能惊蛇。蛇被惊动了,肯定会四处游动,反正,人证物证都在咱们的手上,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?”李中易的一席话,令刘金山意识到,在奉诏办理户曹失火案的事情上,这位李郡公很可能是,早就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一理通,百理通,刘金山猛然间意识到,他算是白替李中易操了心!

    户曹失火的案子,固然牵连甚广,可是,只要不是把所有的重臣都给得罪光了,反而会让很多人高度有求于这位实权在握的李郡公。

    谁应该严办,谁应该轻放,谁又必须禀报到今上的龙案之上,嘿嘿,一切尽在李某人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相距不过百年的女皇武则天时代,手握办案权的酷吏们,一个个飞黄腾达,威风凛凛,被无数高官所忌惮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刘金山想定之后,拱着手说:“郡公成竹在胸,在下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清啊……”李中易见刘金山已经领悟了其中奥妙。他正欲做进一步的解说,却听李云潇在门外禀道。“爷,宫里来了人。说是陛下召您进宫。”

    柴荣在这个时候突然派了人来,李中易略微一想,估计和柴玉娘的病情,大有关联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蜀国的经历,早就被柴荣查了个底朝天,他当过蜀主的首席御医这事,柴荣不可能不清楚。

    今上既然相召,李中易自然不可能继续和刘金山扯谈,他马上起身。登车赶赴皇宫。

    当李中易赶到庆寿宫门外的时候,却见阶下站满了身穿青、绿袍服的尚药局的御医,仅仅从这些人灰暗的脸色来看,李中易大致就可以猜得出来,一定是医治无功,挨了上峰的训斥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,郎中,尤其是服务于皇宫大内的御医。只要不是在诊治重要皇亲之时出了大纰漏,基本都可以获得达官贵人们必要的尊重。

    李中易时隔多年,再次重操旧业,内心深处。自然是颇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做郎中难,做皇帝的专署御医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这种难。除了病因不明之外,最麻烦的地方是。怎么应对皇家提出的过分要求?

    所以说,给皇家当医生。除了过硬的医术之外,心理素质也须超人一等。否则的话,很可能皇帝的病没治好,倒把自家的脑袋,给折腾没了。

    此所谓,伴君如伴虎是也!

    通过太监的传禀,柴荣得知李中易来了,当即就召他进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进殿的时候,还没转过屏风,就听两个老气横秋的声音,正在争辩治疗疟疾之良策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放缓脚步,仔细的倾听了两个老御医的对话,嗯,翻过来,绕过去,始终不离千金方、皇帝内经之类的老典籍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中医尽管博大精深,限于对人体内脏的认识不足,却也不可能包治百病。

    突然,李中易听到了“梁王”二字,他的心头不由一惊,难道说,柴宗训也染上了疟疾?

    “梁王应是触碰过不洁之物。老夫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,还从未听说过,疟疾轻易过人之事。”

    尤其隔着屏风,李中易只能通过声音识别,说话的这位,中气十足,嗓音略显沙哑。

    “疟疾原本就是容易过人之症,必须谨慎从事……”这位老御医语速不快,很容易让人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走,一边听,对于两个老御医的争论,心里大致有了谱。

    两个老御医,其实都对疟疾只知其果,却未明其因。疟疾,除了血液传染之外,最重要的传播途径是,蚊虫的叮咬。

    一般人即使近距离接触到疟疾患者,只要不被吸了患者血的蚊子叮咬,也会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因为,中医根本就没有输血的疗法,所以,防备疟疾感染,最重要的源头是,灭蚊!

    “吵够了没有?都给朕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刚刚转过屏风,就听见,柴荣那沉闷而又愤怒的低吼声。

    结果,两个老御医,吓得屁滚尿流,抱头鼠窜,狼狈的经过李中易的面前,被赶出了祸事的旋涡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暗暗一叹,柴荣之所以会生气,和这两个老御医,不分场合的互别苗头,其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    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就有圈子!

    延伸下来,即使是医术之道,也有所谓的流派之争。

    以前,在蜀国的皇宫里,尚药局的正副手之间,就一直存在着极深的矛盾,彼此都不服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这个过来人,也是深有体会的,中医确实易学难精。

    一个师傅一个法!

    同一个病人,由不同的郎中诊治,药方就很可能天差地别,很难标准化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李中易看来,因人而异的治疗方式,其实符合未来的医学发展趋势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有的医疗技术和知识的积累,暂时还达不到这么先进的程度罢了。

    “臣李中易拜见陛下。”李中易见到柴荣的时候,发觉他正背着手,绕着殿内,团团转圈。

    “无咎,你来得正好。”柴荣停下脚步,转身盯在李中易的脸上,突然叹了口气说,“六哥儿很孝顺,嚷着要来看望他姑母。只是,六哥儿回去之后,竟然也染上了……疟疾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的猜测,被柴荣正式证实之后,他心想,柴宗训活到二十岁那年,才暴病身亡,莫非历史出现了戏剧性的大变化?

    “陛下勿忧,可否容臣先瞧一瞧梁王殿下的病情?”

    所谓主忧臣辱,柴荣的亲儿子,准皇太子,柴宗训得了不治之症,李中易无论如何,都必须陪着柴荣一起担忧。

    “无咎,朕听说,在蜀国的时候,你曾经引得天神下凡?”柴荣不经意的戳到了李中易的要害,敲打、威胁、警告的意味,极其浓厚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终于还是来了,幸好他早有准备,否则,还真有可能被柴荣点中了死穴。

    天谶之事,非人臣所应为也,要命的时刻,到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