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蔡章标正好带兵巡逻到附近,偏巧遇见带着铺兵前来镇压的浚仪县尉,听说有奸匪聚众闹事,持械抗拒官府,他二话不说,当即领兵一起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了庆丰楼下,蔡章标一声令下,大队开封府衙的巡逻军卒们,四下里散开的,将整个酒楼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见蔡章标只是牢牢的控制住了现场,却没有下达抓捕的命令,浚仪县尉宋自强心里也就明白了,此地乃是浚仪县辖区,蔡章标只是配合抓贼而已,主角依然是他宋某人。

    张捕头听说上司来了,赶忙跑出来迎接,宋自强也没废话,直接就问他:“怎么回事?哪来的持弩贼子?他们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小的也不太清楚。不过,从贼子们的口音来看,好象是南边蜀国来的奸匪。屋外的贼子有五个,屋内的不知。”张捕头不愧是多年的老捕快,仅凭李云潇的口音,就作出了正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宋自强皱紧眉头,扭头拱手,客气的对蔡章标说:“蔡军巡,对方有弩,下官手下的铺兵,却都只有刀枪,难办呐。”

    蔡章标暗暗冷笑不已,宋自强此人一直以刁滑出名,他显然是想让府衙的巡兵,冲在前面当炮灰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浚仪县衙办的案子,他蔡某人又何苦冲到最前面呢?

    更何况,贼子们都配备了弩,弩矢可是不长眼的呀!

    “宋县尉,你就放心好了,本官一定全力配合贵衙属的抓捕。”蔡章标提前一步。封死了宋自强的推托余地。

    宋自强见蔡章标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他不由暗暗骂道。老滑头。

    不过,骂归骂。蔡章标的话却没有说错,既然是浚仪县衙办的案子,蔡某人可以躲闪,他宋自强却没有回避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来人,都给本官冲上去。”宋自强不顾张捕头频频使的眼色,只得硬着头皮下达了抓捕令。

    在宋自强的辖境内,如果让持弩的贼子们跑了,上边一旦怪罪下来,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上司下了强攻令。张捕头尽管很不情愿,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领着他的手下们,利用桌椅作为挡箭牌,缓慢朝李云潇这边蠕动。

    李云潇撇了撇嘴,这帮子家伙,如果上了战场,肯定都是逃兵。

    他懒得理会贪生怕死的衙役们,掉头进了屋。向李中易禀报了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说:“把那张捕头擒来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眼前猛的一亮,当即意识到,公子爷一定有大动作。李云潇转身离开室内。冲着他手下的元随们,小声下了指令:“爷发了话,拿下姓张的捕头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李云潇和元随们拔出腰刀。不约而同的大声怒吼,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。我的娘呀……”浚仪县的衙役们,看见如狼似虎的挥刀扑来的元随们。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,扔下手里的刀枪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“不许跑,不要慌……”张捕头促不及防,被人群挤到了楼梯的木栏杆上,动弹不得,只能徒劳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一个衙役转身逃跑的时候,被后边的人猛的推了一把,居然顺着楼梯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也许是被这个家伙的大腿,绊了一下,他后边的人,也都跟着滚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李云潇满脸狰狞的冲到张捕头的跟前,挥刀劈飞了张捕头手中的腰刀,探手过去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领,仿佛老鹰抓小鸡一般,将他拎起就走。

    这张捕头倒也硬气,被李云潇逮住之后,居然还敢发出狂言:“好小子,居然敢殴辱官差,外面都是官军,洒家劝你一句,还是赶紧乖乖的弃械投降,还有可能保住小命一条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气乐了,这个狗东西,都死到临头了,还敢嘴硬。不过,李云潇也很理解张捕头的底气所在,外面全是官军,他们也就五个元随而已,好汉难敌人多,双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亮瞎了你的狗眼,李云潇暗暗好笑,外面的兵马再多,也不看看,究竟是谁家的兵马?

    “咚。”李云潇提溜着张捕头,快步走进雅间,将他扔到了李中易的脚前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看张捕头,他夹起一筷子白菘,塞进嘴里,细细的咀嚼之后,慢慢的咽下。

    令李云潇感到意外的是,张捕头居然从地上爬了起来,掸了掸身上的尘土,背着手,恐吓李中易:“我看你应该是个读书人,读书要明理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你看看楼外,布满了官军,你是插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直接把张捕头当作是空气,他举起酒杯,和王晓同又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张捕头眼珠子一阵乱转,他察觉到有些不对劲,可是,究竟哪里出了毛病,他却始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小命悬于人手,外面又都是官军,张捕头即使非常怕死,也要掂量掂量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鄙人慈悲为怀,奉劝你一句,早早的回头是岸。”张捕头察觉到,李云潇等人没敢杀他,显然是在害怕,外面的大批官军。

    他的胆气陡然一壮,突然厉声喝道:“还不快快跪下,等候官府的发落?现在为时为晚,你尚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实在忍不住,背过身子去,捂住嘴巴,笑得肚子疼。

    张捕头发觉到,四周的壮汉们,一个个忍得很辛苦,他真是不明觉厉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快投降?”张捕头厉声冲着李中易大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,这个姓张的,倒是条汉子,这都已经落入人手了,居然还有胆子放肆,嘿嘿,人才啊!

    王晓同忍了半天,实在忍不下去了,他猛地站起身,想扑过去,扇张捕头几耳光,让他的猪脑子清醒清醒。

    “仁忠,你且坐下。”李中易抱着看猴戏的心态,摆着手,示意王晓同不要生气。

    李中易发了话,王晓同不敢不听,他只得怒瞪着张捕头,心里暗暗骂道,王八糕子滴,死到临头了,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,张捕头让贼人给拿住了……”楼下传来的呼喊声,让张捕头急得要吐血,这不是想陷害他么?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着,本官乃是浚仪县尉宋自强,限你们在半刻钟内,弃械投降,否则,别怪本官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见宋自强的叫喊声,微笑着吩咐王晓同:“仁忠,你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