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酒菜很快就上齐了,店小二哈着腰说:“客官您慢用,小人就在门边,有事您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随意的摆了摆手,店小二知趣的作揖行礼,转身离开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仁忠,这附近有多少只水缸,你可知晓?”李中易拈起酒盏,含笑望着王晓同。

    王晓同凝神想了一阵子,小声说:“如果末将没有记错的话,大约有一百三十多只大水缸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将杯中酒慢慢饮下,嗯,酒的味道还算可以,有股子米酒的醇厚之感。

    几万人的聚集区,却只有一百多只大水缸,可想而知,一旦火起,根本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仁忠可曾听说过,有一种可以喷水灭火的推车?”李中易放下手里的酒杯,笑着问王晓同。

    王晓同两眼茫然的看着李中易,下意识的摇头说:“请恕小人愚钝,确实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车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颔首,王晓同是专职的灭火军官,他都没有听说过救火水车,显然,这个发明可以有。

    “仁忠,你平日里指挥军卒救火,最担心的是哪几件事?”李中易含笑和王晓同碰了个杯,接着关注救火的难点问题。

    王晓同脱口而出:“路太窄,楼太高,水缸不足,水桶不够用。这倒也罢了,最麻烦的是,火头大起,屋主还要忙着抢运值钱的细软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陪着王晓同叹息了一阵,说:“小民积攒一点家当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王晓同点着头说:“端明公所言甚是,只是。细软没了,还可以再挣。人没了,整个家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和王晓同一边喝酒吃菜。一边东扯西拉,酒过五巡之后,王晓同渐渐的放下戒心,说话也更大胆了一些。

    气氛渐入佳境的时候,突听庆丰楼外传来了喧闹之声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李中易探头望去,却见,一大队衙役手持锁链和钢刀,堵在了庆丰楼前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捕头模样的官差。大声嚷嚷道:“奉上官之命,查缉奸党,楼内的人都不许乱说乱动。”

    官兵抓强盗,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李中易起初倒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可是,店掌柜的一席话,却惊动了他,“张太尉,鄙店一直守法营商。您何必每日里来这一遭,苦苦相逼呢?”

    李中易曾经当过灵州刺史,听见守法二字,他就知道。守法就是孝敬,也就是保护费。

    “怎么?心里不服是吧?”那个张捕头瞪着店掌柜,冷冷的说。“你这附近,经常有奸匪出没。爷好心帮你拿贼,你倒不识好人心了?”

    王晓同忍了忍。终究还是没忍住,小声解释说:“官府之人,经常拿这个说事,目的其实并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十分有趣的望着王晓同,这个莽汉不擅溜须拍马,对老百姓倒还是蛮有感情滴啊。

    王晓同话里的意思,李中易自然是一清二楚滴,官府中人,就是靠着敲诈勒索,肆意盘剥老百姓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,也这么干过?”李中易笑眯眯的盯在王晓同的脸上,看得这个莽汉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不敢隐瞒端明公,末将虽然也过收一些东西,却从不屑于如此下作。”王晓同倒是很敢说话,直接承认了他以前也收过黑钱。

    嗯,这个莽撞汉,倒还是条汉子,不像某些伪君子,挂着羊头,卖狗肉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乱伸手了,家里缺了用度,直管到黄记钱庄去借。”李中易觉得王晓同的本质不坏,有心将他纳于麾下。

    王晓同虽然莽撞,却不是笨蛋,他二话不说,扔下手里的筷子,单膝跪地,憨声憨气的说:“端明公不以小人粗鄙,屡屡包容,小人也不是那等不知道好歹的怂包,从此就跟着您卖命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走过去亲自将王晓同搀扶了起来,拉着他的手说:“鄙人从不埋没英雄的功绩。”

    面对和许和尚一样,貌似老实,大事不糊涂的王晓同,李中易压根就不必多说废话,点到为止即可。

    王晓同这一跪,就等于是拜了山门,从此以李中易为靠山,依附于李家的大树之下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大树底下好乘凉!

    不过,王晓同最服李中易的就是,尽管他如此年轻,却已是战功显赫的一代名将。

    武人,只服气,会打仗,有军功的大军统帅,他们骨子里是瞧不起只会耍嘴皮子,捞黑钱的腐朽文官。

    李中易这个开封知府,做的虽然是文官,可是,王晓同打心眼里,拿他当作武将看待。

    重新落座之后,那位张捕头的狂言就灌入了李中易的耳内,“来人,把楼内的奸匪全都拿下,带回县衙治罪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府衙的官吏们,从上到下,除了捕快三班之外,都被他软禁在了开封府内。

    不过,驻在城内的两个县衙,却依然保持着正常的运转,该干嘛就干嘛。

    “哼,好大的口气,都抓了,也不怕磕了他们的牙?”王晓同有些愤愤不平的发牢骚,显然是想主动出头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什么身份?所谓的张捕头,和他这个开封府的**oss比起来,根本就是一个低入尘埃的小蚂蚁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见李中易没吱声,王晓同识趣的闭上了他的大嘴巴,上官在座,哪有他随意说话的资格?

    常言说得好,破家县令,灭门刺史!

    实际上,衙内里随便出来一个捕快,就可以把小民折腾得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。

    例子是明摆着的,楼下的这位张捕头,所谓的张太尉,嘴巴一张,就把庆丰楼内的所有人,都打入了奸匪的行列。

    嘿嘿,李中易如果是普通人,被逮进官府的黑牢之中,能有他的好果子吃?

    选日子不如撞日子,李中易既然遇上了这种邪恶之事,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,嘿嘿,他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让今天这事闹大,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“咣当……噼里啪啦……”差官们冲进庆丰楼内,就是一通打砸,搅得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楼下有人惊恐的质问这些胡作非为的官差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洒家看你这贼眉鼠眼的样子,就知道不是良民。少罗嗦,都拿下了。”官差们早就习惯了诬良为贼的勾当,大帽子直接扣上去,接着就开始抓人。

    店掌柜又急又气,高声怒叫道:“你们太不讲理了,还有没有王法?小老儿但有一口气在,也绝不会变卖祖宗留下来的家产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是那位张捕头,看上了庆丰楼的好地段,成心想吞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好,好,说的好,我们张爷最喜欢你这种硬汉子。嘿嘿,到了县衙的牢里,你接着这么说。”最坏事的总有帮凶,而且,这个帮凶比那个张捕头更加狂妄,更加的嚣张。

    这时,店小二的声音,突然在帘门外响起,“这位小爷,赶紧请里头的客官出来,随小人从后边下楼,免得惹上大祸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楞,他确实没有想到,生意都做不成了,庆丰楼内的店小二居然,有此侠义之风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李中易吩咐守在门边的李云潇,让他把店小二令进来说话。

    “客官,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您还是跟着小人赶紧走吧,再迟一步,肯定大祸临头。”店小二的脸色一片苍白,强作镇定的频频作揖,“不瞒客官,这太尉其实只是出头露脸的走狗罢了,幕后的主使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另有其人?李中易立时来了兴趣,温和的询问店小二:“不知幕后是何人指使?”

    店小二低着头,小声解释说:“据那浚仪县衙的张捕头私下里提及,好象是魏王府的大管事,看上了咱们庆丰楼的地段。客官,小人求您了,饭钱免了,赶紧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魏王府?符彦卿没在京城,符家王府里,只住着符茵茵,符郡主!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差点笑出了声,嘿嘿,山不转水转,石头不转,磨子转。

    符茵茵同志,你就等着本官,给你好果子吃啊!

    这位符郡主仗势欺人,屡屡给李中易下绊子,肆无忌惮的挑刺,李中易碍着她的尊贵身份,一直采取着以柔克刚的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,符小美妞的把柄,主动送到李中易的手边来了,李中易如果不好好的利用利用,那就白混了这么多年的官场。

    “你且旁边伺候着,凡事有我,毋须担心。”李中易在自家的地盘上,自然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可是,店小二不明就里,他张了张嘴巴,还想继续劝说李中易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王晓同压低嗓子,插话说:“让你边上待着,你就安心的待着,怕个甚?”

    店小二定神一看,当即认出是王晓同,也知道他是府衙的官儿。

    可是,让王晓同没想到的是,店小二突然跪倒在地上,带着哭腔说:“不是小人多嘴,您二位还是赶紧走吧,魏王府不是一般人家惹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多次提及魏王府的赫赫威名,王晓同心里难免也有些犯嘀咕,下意识的瞅向李中易。

    开封知府的权势确实不小,可是,李端明恐怕也惹不起,先符皇后以及符贵妃的家族吧?

    李中易看出了王晓同的担忧,他却视若不见,一口酒,两口菜,吃得悠闲自得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