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三日后,开封府衙大堂之中,李中易和前任张府君,进行了手续繁多的交接,正式走马上任。

    “下官等,拜见府君!”整个开封府的大小官吏,在判官刘金山的率领之下大,对李中易行了堂参之礼。

    李中易高坐于大堂正中,宽大的书案之后,坦然接受了部下们的参拜。

    名不正则言不顺,李中易既已正式上任,随便抓起一根鸡毛,就当可以当作是令箭,接受部下们的拜见,乃是题中应有之义。

    “诸位,本府受陛下之重托,权知开封,深感责任重大,望各位仁兄大力协助,共同维持好京畿的安宁与繁荣。”李中易见大家都把目光投在他的身上,却忽然话锋一转,“防火防贼人人有责,不过,堂堂府衙的户曹,竟然被自己人烧了个精光。可想而知,防火责任之重?”

    刘金山早早的得了李中易的招呼,自然是胸有成竹,可是,堂下的众官之中,绝大部分官僚都以为,李中易是想借户曹架阁库被烧一事,故意展开吏治的整肃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不拥护李中易的人,就要好好的考虑考虑他的仕途前景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认为李中易即将长篇大论的时候,李中易却收住了话头,淡淡的说:“防火之事,重在落实,所以,本府以为,诸君都应承担各自的职责才是正理。”说罢了,他甩了甩袖子,轻飘飘的起身。离开了大堂。

    等李中易走后,留在大堂内的刘金山。暗中观察到,众人虽然没敢窃窃私语。却也是面面相觑,彼此用眼神交流着心里的茫然。

    刘金山心里头却异常清楚,大堂内的同僚们,已经超过五天时间没有回过家,朝廷或是政事堂那边,却没有传来对李中易不利的消息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李中易的独断专行,显然已经获得了陛下和相公的默许。

    立威之战的第一回合,李中易毋庸置疑的获胜。府内众官的心态自然也会跟着起变化。

    刘金山觉得,李中易把府衙内的大小官员们,突然禁锢在了衙中,简直就是神来之笔,极大的打乱了某些人的布局预想。

    户曹架阁库被烧得一干二净,除非三司使衙门那边,有详细的底档,否则,很多收税的凭据。就都给彻底淹没了。

    偌大个开封府,如果没了税收,嘿嘿,怎么养活上上下下的这么多官僚呢?

    李中易借题发挥。找的由头光明正大,令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就连政事堂的相公们,都一直装聋作哑。并没有发下钧谕,申斥李中易的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答案其实很简单。李中易只不过手段暴力了一些罢了,却牢牢的占着大道理。让政事堂的大佬们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刘判,咱们啥时候才能家去?”推官何重江犹豫了一下,最终没有按捺住心中的隐忧,主动探问刘金山的口风。

    刘金山心里啥都知道,却故意装着糊涂,他连声叹息着说:“唉,我的家中尚有六十岁的老母,也不知道她老人家,如今身体还好么?”

    就在刘金山和何重江两人玩太极推手的时候,李中易已经换好了一身便服,领着防隅军都指挥使王晓同这个莽汉,悄悄的从府衙后门,微服上了街。

    户曹的档案被烧光了,李中易其实一点也不着急,他已经向刘金山打听清楚了,整个开封府的田税,去年已是最高,也不过区区二十余万贯罢了。

    整个开封府内,共辖有十九县,所有在籍的男丁,总共不超过三十万。其中,浚仪和开封两县为附廓县。

    附廓县,类似红朝建政后,市辖区的意思,比如说北京市的朝阳区。两座县衙都在府城内,分县理事,承担着各自辖区的政务和治安。

    实际上,自从李中易搞出了逍遥津的商品批发市场之后,土地上产生的赋税,在开封府的总税收之中的比例,已经低于30%。

    如今的商业税率仅为5%,也就是所谓的二十税一,可谓是异常低下。

    然而,佃农的地租,即使是风调雨顺的年景,也至少要超过三分之一。朝廷规定的所谓十税一,简直就是一纸空文,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种商农倒挂的税收制度,显然加重了农民的负担,却使商人们获得了极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说得不好听一点,这就是征穷人的税,补贴官僚和富人们!

    社会的不公平,从第一次分配税收,就埋下了极其严重的制度性祸根!

    历史上的两宋朝廷,如果不是靠着繁荣的海外贸易来支撑财政的运转,只怕是早就淹没在了农民起义的海洋之中。

    对于开封府的经济发展,李中易早就有了成算,只等时机成熟,再慢慢的推行。

    从府衙出来之后,李中易领着王晓同,坐到马车里边。

    就在王晓同摸不着头脑的时候,李中易笑着问他:“王防隅,你可知,城内何地最难防范火灾?”

    王晓同摸着后脑勺,仔细的想了想,小声回答说:“回李端明的话,桑家瓦子和鼓楼街附近,一旦失了火,就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看着诚惶诚恐的王晓同。

    “城西有西湖及金水河可以取水,城南的取水之地甚多,唯独位于城东的桑家瓦子和鼓楼街地界,民宅全都连成了片,酒肆众多,且取水不易。一旦烧将起来,若是又刮起大风,那个后果……”王晓同这个防隅军都指挥使显然没有白作,他对于开封府内的防火局势,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先去桑家瓦子!”李中易毫不迟疑的吩咐车夫,直接赶去最容易造成重大火灾的桑家瓦子。

    王晓同心里边很有些奇怪,别的府君上了任,第一件事情,就是清查府库,点算钱粮。

    李中易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府君,却一点都不关心这些“国家大计”,反而在正式上任的第一天,高度关注民宅防火的事宜,这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呢?

    ps:  凌晨还有更,兄弟们先看着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