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“楞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请御医?”李中易压根就没有沾惹柴玉娘的想法,当即厉声喝令下面的人,赶紧去找御医来。

    御医听说柴公主病了,立即唬得不行,连滚带爬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谁知,御医刚撩起车帘,就让人一脚给踢下了车。如果不是李中易的元随手疾,接得很及时,嘿嘿,胡子都白了的御医,肯定要跌出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御医吃了大苦头,却弯着腰,垂着头,一声不吭的站在车旁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当过蜀国的御医,他一看老御医摆出的架式,就知道,这位老先生觉得受了侮辱,已经打算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咳,老御医挨了揍,李中易更不可能主动凑过去,自讨没趣了,他沉吟片刻,吩咐手下说:“你去禀报符郡主,就说柴公主病得很厉害,必须马上回京招良医诊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去。”也许是李中易的吩咐声有点大,让车厢内的柴玉娘听见了,她再次发了飙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,他的话就是说给她听的,否则,也不至于说那么大声了。

    “唉哟……”柴玉娘突然高声喊疼,嗓音严重变调,异常之凄厉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头猛的一沉,从叫喊的声音,他已经听出。柴玉娘不像是装病。

    鉴于柴玉娘的暴力性格,李中易没有插手的打算。他把目光投向了,有些发呆的那位老御医。

    李中易可以躲。老御医限于职责所在,避无可避,他只得硬着头皮,战战兢兢的再次爬上车辕。

    “里边的阿姊,公主殿下的病体要紧,还请相助一二。”老御医倒是不笨,知道此时此刻,他必须找柴玉娘的贴心人,做他的帮手。

    老御医等了一会。没听见车厢内的动静,他不敢再等了,深深的吸了口气,壮着胆子,伸出颤抖的右手,轻轻的撩起了车帘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不清楚规矩,这位老御医在宫中行走了不少年,他自然明白,柴玉娘若是有个三长两短。他以及他的全家老小,恐怕都要跟着倒大霉。

    李中易站在车旁,摸着下巴注视着老御医的一举一动,他心里很有些奇怪。难道柴玉娘这次出门,就没带一个贴身的侍女?

    扫视了马车四周一遍,李中易这才注意到。伺候在柴玉娘马车四周的大多是男仆,而女仆们居然都守在最外侧。

    咳。妖蛾子啊,李中易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安排。难免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柴玉娘可以瞎胡闹,李中易却不敢马虎大意,他随手指着一个身穿绿衫的侍女,招手把她叫到跟前,厉声喝问:“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那侍女吓得小脸煞白,当即趴跪在了李中易的面前,浑身瑟瑟发抖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“汝为何不守在公主殿下的身旁,却跑去外面玩耍?”李中易急于套出内情,故意给跪在地上的侍女,扣上了一顶足以掉脑袋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“青天饶命,奴婢冤枉啊,”那侍女被逼急了,脱口而出,“只要是出门的时候,公主殿下一向不许奴婢们跟得太近,没规矩的奴婢都被关进柴房,饿两天,醒醒脑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异常诧异的盯在绿衫侍女的身上,对她的话,他起初不太相信。可是,参考柴玉娘的个性,他仔细的一琢磨,倒也有些可信。

    真是个脾气古怪的俏公主!

    李中易死死的盯着那名绿衫侍女,喝道:“今儿个,临出门前,公主殿下可有任何异状,汝必须从实招来。”为了加强威慑力,他故意采用问案的口气。

    按照大周的规矩,公主府里的侍女,大多属于既有宫女,也有官奴婢。其中,只有品级高者,才许穿绿衫和绿裙。

    李中易从人堆里,把这个绿衫侍女挑出来,针对性极强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社会,哪种环境,地位越高的人,知道的讯息,肯定比一般人多得多。

    绿衫侍女知道事情不妙,赶紧把她知道的事情,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心头笼罩上浓浓的不祥之感,柴玉娘出门前后,除了食欲不振之外,并无别的异样,如今她却突然喊疼,恐怕真有急病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御医慌慌张张的爬下马车,气喘如牛的跑到李中易的身前,结结巴巴的小声说:“禀报府君,公主殿下她,她,她,貌似患上了疟疾。老朽敢以项上人头担保,绝对不是伤寒。”

    疟疾?李中易眯起两眼,柴荣派来的老御医,医术肯定不会太差,误诊的机率很小。

    所谓的疟疾,俗称打摆子,主要是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的一种传染病。

    在症因脉治。疟疾总论问世之前,得了疟疾的人,除了极少数的特例之外,99。99%的患者最终都在痛苦之中,永远的离开了人世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是症因脉治。疟疾总论,也只是全面阐述了疟疾的成因以及症状辨别罢了,却没有找到完全对症的特效药,所以,疟疾患者的死亡率,依然高达9成以上。

    比较著名的例子,满清的所谓圣祖康熙,在得了疟疾之后,太医们开的无数方剂,统统无效。

    这一段医史相当出名,李中易记得异常清楚。康熙下诏找来的各地名医们,也都在疟疾面前,一一败北,情况异常危急,康熙昏过去好几次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路易十四派到中国的法国传教士,洪若翰,带了产自东南亚的金鸡纳霜,恰好对了症,康熙这家伙差一点提前二十八年,去阴间拜见他的列祖列宗。

    长征前,广昌保卫战失败之后,失去权柄的毛太祖,一时不慎,感染上了疟疾,一直挣扎在生死线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闽西特委的交通员,冒着生命的危险,从敌占区搞来了“奎宁”,再加上当地名医吴修山的精心调治,中国的红色革命历史,恐怕就要重新改写。

    疟疾虽然凶险,却是逐步升级的过程,不会突然死亡。

    柴荣知道李中易精通医术之道,李中易如果此时不出手,恐怕很难逃得过柴老大的责难与怒火。

    李中易打定主意之后,胸有成竹的走到柴玉娘的车前,故意大声请示说:“殿下,微臣李中易略通医道,或许可以替您的病体,略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姓李的混蛋,你给我滚,滚得越远越好,唉哟……”车内传出柴玉娘尖利的痛骂声。

    挨了骂的李中易,不禁面露苦笑,连连叹息,装出束手无策的无奈模样。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