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百度搜索云来阁,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//www.yunlaige.com

    ps:看逍遥侯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qdread即可,悄悄告诉我吧!李中易走近凉亭,却见柴荣的身边,站了一红一紫,两个女子。他定神一看,可不就是符茵茵和柴玉娘么?

    嘿嘿,这两个小娘子,倒是十分精通告状之道啊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有数,他主要是回府衙换官服,又在宫门口等候宣召,耽误了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柴玉娘是柴荣的亲妹子,对于皇权没有任何威胁,柴荣出于对亲身父亲柴守礼没办法当太上皇的遗憾,爱屋及乌,对她也就格外的宠爱。

    当今,魏王符彦卿,乃是山东太行山以东大军阀,手头颇有些军事实力。他一共有七个女儿,长女大符氏,起初是嫁给大将军李守贞的儿子李崇训。

    李守贞谋反失败,被族灭后,由郭威做主,把大符氏嫁给了柴荣。

    大符氏,知书达礼,个性谦和,善解人意,深得柴荣的信赖和喜爱。只可惜,好人不长命,柴荣刚当皇帝不久,大符氏就病死了,是为宣懿符皇后。

    大符氏崩殂之后,柴荣出于对她的感情,以及笼络住符家势力的现实需要,接着又娶了符家的次女,这就是符金环,当今的符贵妃。

    符贵妃没有出嫁之前,符茵茵这个幺妹,几乎是她一手带大的,姊妹俩的感情。那是好得没话说。

    柴玉娘和符茵茵都是正儿八经的皇亲,身份异常尊崇的贵女,她们出入宫中,自然比李中易这个男性外官,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放慢脚步。想给他自己留下思索对策的时间,可是,柴荣隔着老远,已经看见他了。

    “无咎,快点过来,朕这里恰好有上等的龙团好茶。”

    八卦之心。人皆有之,柴荣也不例外!

    刚才,在文德殿内,因为增加军费的问题,柴荣眼睁睁的看着。宰相和枢使们意见截然不同,彼此之间扯了半天皮,他也被拖得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得硬着头皮,快步走到柴荣的跟前,还没来得及行礼,就听柴玉娘和符茵茵异口同声的喝道,“原来是你?”

    柴荣心中大乐,差点笑破了肚子。浑身上下一阵舒坦,异常有趣的望着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充耳不闻,故意过滤掉了两个女人的杂音。恭恭敬敬的冲着柴荣行了礼,朗声道:“臣开国逍遥郡公、太子少保、权知开封府事李中易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柴荣装模作样的摆了摆手,和蔼的说:“无咎啊,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我君臣之间。毋须如此多礼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你啥时候说过这种话。我怎么没听说过?再说了,我若真的不拘俗礼了。嘿嘿,那是寿星公上吊,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!

    “什么?你就是李中易?”符茵茵张大小嘴,抬手指着李中易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柴玉娘狠狠的盯了几眼李中易,侧脸斜睨着符茵茵,冷冷的说:“幺娘子,你莫不是看上了人家吧?”

    “哼,懒得理你。”符茵茵气得俏脸通红,碍着柴荣就在边上,不太好意思当众吵闹。

    柴荣原本没把妹妹的疯话,当作一回事,可是,等他仔细一回味,嘿嘿,李中易好象还没娶正妻呐!

    “李中易,你好大的胆子?皇帝哥哥赐给我的人,你要打就打,想抓就抓,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皇帝哥哥?”柴玉娘不愧是告刁状的高手,小嘴一歪,就给李中易扣了个藐视君上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偷眼看了看袖手旁观的柴荣,他心想,指望老柴同志出面缓颊,看来已经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哦?敢问您是……”李中易故意上下打量了一番柴玉娘,揣着明白装糊涂,有些口吃的问她。

    柴荣眼睁睁的看着,李中易睁眼说瞎话,装聋作哑,他的心中不由一阵大乐,也暗暗佩服李中易的胆量。

    说实话,柴玉娘在开封城内,胡作非为的光荣事迹,几乎每隔几天就会被皇城司的人,报告到柴荣的案头。

    这还是皇城司的人,心有顾虑,否则,柴荣每天都可以看见柴玉娘骄横任性的劣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柴玉娘做梦也没有料到,到了柴荣的面前,李中易居然还敢如此嚣张,她气得差点咬碎了满嘴的银牙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今日巡视城中,发现有暴徒公然抢占旧曹门,堵死内外交通。此事非同小可,万一有敌军突然来袭,后患无穷。因职责所在,臣当即下令,拿下暴徒,以确保京师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柴荣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赶紧躬身,把来龙去脉简略的描述一遍。

    早知内情的柴荣,心里很有数,他的亲妹妹和妻妹,为了互相别苗头,确实闹得异常过分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说法,处处在理,柴荣却也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幺娘子,李无咎说的可是实情?”柴荣明知道柴玉娘不可能承认,却故意把发言权,递到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皇兄,小妹出城的时候,车速确实有点快。不过,符家小娘子的车也很快,还占据了大半个城门。”柴玉娘倒是挺光棍的,毫不顾忌的向柴荣直承其过,可是,话锋一转,却把矛头对准了李中易,“他,明知道我的身份,却胆大包天的抓了您赏给我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点头,这个柴玉娘,不愧是个告刁状的高手,九句真话之中,只夹杂了一句假话,却是上纲上线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李无咎,这是真的么?”柴荣笑眯眯的望着李中易,轻描淡写的发问。

    李中易十分熟悉柴荣的习惯。老柴同志笑的时候,绝对是在打坏主意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真的不知道那些暴徒是您赏的。”李中易先站稳脚跟,再深入解释说,“城门附近的百姓或是军卒。均可为证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来,你竟然没认出我家幺娘子的车驾徽记?”柴荣装作很好奇的刁难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苦着脸说:“回陛下,城门洞内,光线异常暗淡,又是人多嘴杂。微臣确实不曾看清。不过,就算是看清楚了,微臣职责所在,也必须当机立断,强力恢复城门的秩序。不敢丝毫有负皇恩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,柴玉娘的告刁状,是东扯西拉,蛮不讲理。那么,李中易摆出的则是冠冕堂皇的食君之俸,替君消灾的忠臣姿态。

    咳,和女人讲道理,有可能成功么?

    柴玉娘虽然身份尊贵。却决定不了李中易的生死荣辱,只要老柴同志才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李中易搬出来的大道理,不管谁当皇帝。听着都会觉得窝心。城门一旦被奸人掌握,导致失守,那个后果,当皇帝的没人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皇兄,他肯定看见了,却故意撒谎。”柴玉娘也不是笨蛋。如果不能坐实了李中易的故意冲撞之罪,今天这个刁状。她就算是白告了。

    “七娘子,你说呢?”柴荣撇开有些失态的柴玉娘。扭头询问一直默不作声的符茵茵。

    符茵茵的妙目微微一转,忽然叹了口,盈盈下拜,娇声说:“陛下,奴家不该在车被撞了后,硬要和玉娘子理论清楚,以至于堵塞了城门,犯了大过,请陛下您狠狠的责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暗中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符茵茵,却见她,比某个叫亦菲的大明星,还要清纯许多,楚楚动人已极。

    符贵妃固然长得花容月貌,可是,她的这位七妹妹,却是清丽脱俗,直如坠落凡尘的仙子。

    嗯,符家的七娘子,绝非等闲之辈呐!

    仅凭符茵茵刚才说的这番话,李中易心里已经明白,符家的这位七娘子,虽然胸大,却绝不是没脑子的花瓶。

    和李中易这个被迫上阵的倒霉蛋比起来,显然,柴玉娘才是符茵茵的真正敌人!

    所以,符茵茵明着向柴荣认了错,实际上,却不动声色的把柴玉娘给推到了蛮横无理,还要死缠烂打的泼妇行列之中。

    你说这种女人,厉害不厉害?

    由此可见,符彦卿的七个女儿之中,连续出了三位皇后,这绝非偶然!

    “皇兄,小妹也不该得理不饶人,硬要七娘子赔偿损失。”

    令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,柴玉娘的反应也是极快,她大大方方的向柴荣裣衽行礼,满是自责的说:“皇兄,小妹身为皇族中的一员,理应以大局为重,不该胡搅蛮缠,险些坏了大事。嗯,就罚我打手心吧,皇兄,您千万重重的打哦。”

    娘的,还真是出了妖蛾子啊!

    幸好,李中易的自制力很强,忍住了擦拭眼球的冲动!

    由于近在咫尺的缘故,李中易也看清楚了柴玉娘的容貌,好家伙,这位皇妹,只比费媚娘略微逊色一点点而已,也就是青涩与成熟之间的细微差别罢了。

    柴荣瞥了眼十分乖觉,一直默不吭声的李中易,他心想,李无咎同时抓了两边的仆人,等的恐怕就是这一刻的翻身机会吧?

    “李无咎,你是父母官,你倒是说说看,该怎么惩处这两个罪人啊?”柴荣的八卦之心陡然变得异常旺盛,故意揪住李中易不放。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两道清澈而又凛冽的目光,死死的盯在他的身上,他不禁暗暗叫苦,很想骂娘。

    眼看着已经快要置身事外了,柴荣却横插一杠子,又把李中易拖了出来,变成了风暴的中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觉得异常晦气,人算不如天算,设局再精妙,总会遇见新问题!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qdread即可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