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靠右?右是哪里?所有的赶车人,带着这种疑问,全都扭头,眼巴巴的望着李中易。℉

    李中易见车夫们都傻傻的看着他,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,除了他的身边卫士或是手下的军队之外,老百姓们都没有左和右的概念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中易只得把元随们组织起来,让他们给车夫们沿途指路,这才逐渐疏通了道路。

    城内的交通顺畅之后,李中易快步来到城门口,却见八辆豪华马车,分为了两组,分为进城和出城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也许是车速过快,有两辆马车撞到了一块,其中一辆马车的车厢,被撞得稀烂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见嘈杂的叫骂声,只是,碍着刚走进城门洞,眼前突然一黑,倒没看清楚现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等李中易适应了城门洞内的黑暗,定神一看,两个衣着华丽的女人,就站在车前,正死死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两群身穿奴仆服饰的下人,彼此拉拉扯扯,骂骂咧咧,有两个下人甚至已经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李中易走过去的时候,听见身穿红衣的女人,语气很冷的说:“符茵茵,你总是这样的莽撞,赶路也不长点眼,我的车也是你有资格撞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的车是陛下赏的,你早就不顺眼了,故意撞坏的。”身穿淡紫色衣裙的女子,也不是吃素的,张嘴就把柴荣抬出来说事。

    李云潇耳尖,他一听两个女人的对话,心知不妙。恐怕来头都不小啊!

    “哼,你瞎说什么。也不怕丢人。我过生日的时候,皇帝哥哥亲手做的车。居然被你撞坏了,你赔得起么?”红衣女子越想越气,抬手挥起手里的马鞭,照着淡紫裙女子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马鞭就要抽到紫裙女子的身上,谁料,从她的身旁突然有人伸出一只手来,牢牢的抓住了马鞭。

    紫裙女子得意的一笑,说:“柴二娘子,别人怕你。我可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清楚对话之后,心头立时浮上一种不详的预兆,大麻烦来了!

    看样子,紫裙女子恐怕是符贵妃的七妹,而红衣女子则很有可能是柴荣唯一的亲妹妹,柴守礼的幺女,柴玉娘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都是皇亲,身份也都异常尊贵,谁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李中易当即意识到。难怪城门被堵死了,守城的军官没敢发出警报。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亲眼见过两位老首长的媳妇,在医院里边吵架对峙。都要找院长来处理,可是院长哪敢露面啊,早就躲得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感慨不已。天下虽大,别人都可以躲。唯独他这个父母官,却不可能躲。也躲不掉。

    城门被堵了这么长时间,皇城司的人肯定会禀报到柴荣那里,李中易刚才已经在路口露了面,皇城司的人不可能认不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中易只得迎头着头皮上前,拱着手说:“两位小娘子,帝都之城门,乃是防戍禁地,按照大周律,任何人不得堵塞,违者斩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嘴巴官司,李中易当仁不让的先把大道理占住,就算是最终吵到了柴荣的跟前,李中易也不会输理。

    由于李中易的突然出头,两个彼此看不顺眼的贵女,也都没有想到,他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李中易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敢在这里鸹噪?”没等两个贵女发话,柴玉娘的一个下人,就挺身而出,指着李中易的鼻子破口大骂,“还不快点滚远些?小心皮肉受苦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背着手,淡淡的问李云潇:“身为奴仆,却当众侮辱本官者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李云潇原本很有些担心,如今听了李中易的问话,他心中的胆气陡然强壮,故意大声回答说:“按照大周刑统,当杖一百,徙极西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嗯,都楞着干什么?还不拿下?”李中易毫不迟疑的下达了抓捕的指令。

    李云潇得令之后,大手猛的一挥,立时从他的身后,冲出几名久经杀阵的元随,扑进柴玉娘的仆人队伍之中,拳打脚踢的将口出恶语的那个男仆,给揪到了李中易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从洛阳到开封,除了符茵茵之外,没有任何人有胆子惹过柴玉娘,她不禁气得浑身发颤,好半晌也只说出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哈哈,恶奴就是该打,打得好,重重有赏。”符茵茵见李中易一来,就帮了腔,开心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听了符茵茵的吩咐,符家的一个下人立即手捧着一大把铜钱,快步跑出人群,将钱扔到了李中易的身前,“呵呵,我家娘子赏你的,拿好了,够你找两个姐儿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潇鼻子都快气歪了,从蜀国到大周,还从没人敢如此侮辱李中易。

    没等李中易发话,李云潇一个健步就冲上前去,当胸揪住符家那个仆人的衣领,一阵拳打脚踢,揍得这小子,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都给我上,狠狠的打。”符家这边的管家一向骄横惯了,哪里吃过这种亏,没等符茵茵发话,就下令动手。

    符家的仆人开始往外冲,柴玉娘这边的仆人们,见有机可趁,就想浑水摸鱼,也纷纷冲向李中易这边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了此情此景,非但没有丝毫的慌乱,反而翘起嘴角,微微一笑:来得好,来得妙,不来还不答应呢。

    李云潇看见一大群人,混乱的冲过来,他不由冷冷一笑,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元随,哪一个又不是杀人如麻?

    和上过战阵,有组织的铁血军人搏斗,符、柴两家的仆人,就算是再多几倍,在李云潇的眼里,也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。

    “呀,好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呀,脚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的牙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元随们也都知道轻重,没有下狠手,三下五除二的,就把敢于造次的两家仆人统统打倒在地上,绑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

    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,醒过神来的符茵茵和柴玉娘,几乎同时竖起纤纤玉指,异口同声的斥责李中易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