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新婚不久的折赛花,就中了标,怀上了身孕,不愧是历史上著名的一块“宝地”。

    李中易自然是喜出望外,他二话不说,连夜吩咐人,一路去给在灵州的费媚娘报讯,一路去府州向折家报喜。

    第二日黄昏时分,留守灵州的监军刘鸿安,笑吟吟的站在城门口,迎接得胜归来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说消息之后,隔着老远就下了马,徒步走到刘鸿安的跟前,笑道:“如果不是仰公谋划得当,在下此次出征,还真就很难建功。”

    刘鸿安听了李中易的开场白,脸上的笑纹,越来越深,他哈哈一笑说:“在下那么一点微薄的浅见,如果能够起到那么一点点的作用,也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跟在李中易身边的左子光,表面上一片平静,心里却想,老师呀,老师,你也太会做人,白送的军功不要,如果刘某人不要,那才叫天字第一号的大傻蛋呢。

    大周朝的赏爵,首重军功,李中易上次平定了高丽之后,就被大方的柴荣,授了开国逍遥县公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中易不仅拓地数千里,而且替朝廷拿到了极其重要的战马来源地,可谓是居功至伟。

    “李帅披肝沥胆,身先士卒,不畏生死的为朝廷开疆拓土,立下赫赫奇功,愚兄实在是佩服之极……”

    花花轿子互相抬,李中易敬刘鸿安一尺,刘鸿安自然也要投桃报李,对李中易的战功。给予了高度的评价。

    刘鸿安的大肆吹捧,让站在一旁的左子光。牙根都快酸掉了:肉麻之极!

    大军押着俘虏和物资,鱼贯进城的时候。刘鸿安把李中易拉到偏僻的城墙根下,小声说:“朝中来信,说了一件怪事,陛下派出的前一拨天使,居然被后一拨天使给追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眼眸一闪,这个消息不仅非常重要,而且也来得异常及时。

    “仰公厚恩,李某从不尚虚言,心领了。”李中易来不及细想天使被追回的背后奥妙。赶紧向刘鸿安道了谢。

    刘鸿安微微一笑,摆着手说: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?”他一直都很清楚,李中易虽然年轻,却是个剔透的明白人。

    官场上交友,除了利益勾搭之外,还有个未来前景的问题。

    宁可怠慢致仕的宰相,也莫欺少年登科的进士,这可是官场上。颠扑不破的真理!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不是进士出身,可是,却深受柴荣的信赖。区区二旬的年纪,竟已是方面大帅。数州之观察,又是当朝少有的县公之一。

    刘鸿安相信,即使李中易的仕途偶有蹉跎之时。只要不是傻缺的谋反,将来迟早要在朝中得势。

    有些消息对李中易来说。非常值钱,对刘鸿安来说。却没有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刘鸿安趁势卖个好给李中易,将来的收获,也许会远远大于今日之惠而不费的递话。

    啥叫感情投资?啥叫雪中送炭?嘿嘿,刘鸿安可是老资格的京朝官,岂能不知其中的诀窍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城中突然传出一阵高过一阵,一浪甚于一浪的欢呼声,“李帅威武,李帅威武……”

    刘鸿安抬手指了指城墙,笑道:“无咎啊,你的声威算是打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翘起嘴角,微微一笑,刘鸿安说的一点都没错,从古到今,名将的声威,说白了都是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长平之战,秦之白起,一举坑杀了赵国四十多万将士,导致赵国从此一蹶不振,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之后,最终还是继韩国之后,第二个被秦国所灭。

    白起虽然没有好下场,可是,他的战神之名,却也在华夏民族之中,流传千年。

    四夷之地的异族,向来都是畏威而不怀德的尿性,所以,立威也就成了征服的第一个步骤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步骤。

    “仰公,我已向朝廷上了奏章,举荐你来继任朔方观察处置使兼灵州刺史。”李中易的视线扫过入城的大军,说的却是令刘鸿安喜出望外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自家知道自家事。刘鸿安虽久任京朝官,却由亲近君侧的中书舍人,转任西北面行营的监军,实质却是变相的驱赶出京,属于不得志官僚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却主动推荐刘鸿安接任已经基本被平定的朔方和灵州,简直就相当于天下突然掉下了一个大馅饼,极其巧合的砸到了刘鸿安的脑袋上,他岂能不喜?

    灵州的两大巨头勾兑好了互利互惠的条件之后,一时间,竟是皆大欢喜之局。

    喝罢庆功宴之后,李中易带着微熏的酒意,缓步回到了后宅。

    往日里,灵州后衙,李家的正经主子,只有李中易和费媚娘夫妇,外加灵哥儿和思娘子这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李中易又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,所以,后宅之中,算上照顾灵哥儿和思娘的婢女和仆妇在内,也不过十余人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整个州衙后宅,到处都是操府州口音的美婢或是仆妇,李中易躲都躲不掉。

    李中易还没走到西厢房门口,就见得了消息的费媚娘和折赛花,一起从屋子里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回来了?”费媚娘浅笑着敛衽行礼,李中易眯起两眼,含笑打量着多日未见的费媚娘。

    嗯,自从生下灵哥儿和思娘之后,费媚娘的体态益发丰腴,前凸后翘,弧度异常惊人,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回来了。”李中易笑眯眯的左手拉起费媚娘的小手,右手牵住折赛花的皓腕,大咧咧的一起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室内依然是温暖如春,地炕烧得恰到好处,李中易在门口蹬掉了脚上的一双官靴,只穿着袜子,十分随意的坐到了地榻之上。

    坐定之后,李中易这才发觉,他的一双孪生儿女,竟然不在室内。

    费媚娘见李中易的目光投注过来,就笑着解释说:“颦儿领着孩儿们沐浴更衣,都这会子还没过来,只怕玩水忘得连爷娘都忘记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闻言后,不禁微微一笑,两只小猴儿虽然生在西北,却生**水。每次洗澡都要玩耍个够本,才肯离开温热的浴桶。

    “我回晚了,没来得及当面做个介绍,花娘,这是你媚娘姊姊。”李中易自以为他的开场白很得体,却不料,遭到了折赛花和费媚娘异口同声的反驳,“等你来绍介,热茶早就凉透了!”

    李中易望着表面上显得异常和谐的两女,心里却在犯嘀咕,搞的什么鬼?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