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百度搜索关键词雲来閣,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曲终人散终有时!

    新婚的七天后,李中易领着折赛花同乘一辆马车,在一大帮奴仆、美婢以及娘子军的簇拥下,率军启程回灵州。

    分手的前一日,折赛花回了趟折家,去向家中的长辈们道别。

    据陪同护卫的李云潇回来禀报说:“折家内宅之中,妇孺们的哭声不断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当时听了汇报,不禁一阵默然,这一别,确实不知道何年何月,才能相见啊!

    来府州的时候,李中易轻车简从,麾下将士除了少部分步军之外,其余的借是骑兵,机动性异常强悍。

    可是,回灵州的情况则大为不同,缴获的各类物资堆积如山。幸好,夺自夏州军的战马和大车非常多,否则的话,就算是把府州民间的大车全部征用了,也恐怕难以应付自如。

    随行人员之中,有李中易此行最大,也是最重要的战利品,其中包括:伪汉国太子刘继恩,西平王拓拔彝殷的亲儿子拓拔光睿,以及他的假儿子拓拔光俨。

    曾经雄霸百余年的夏州党项八部的地盘,已经被分隔为无险可守的银州,以及隔了数百里大沙漠,十分靠近盐州的宥州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失去了夏州老巢的拓拔家,已经被李中易打得元气大伤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拓拔彝殷虽然没有就擒,可是,仅剩下的两州地盘,距离契丹的国境都有一大段不短的距离。

    北有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的牵制,南有大周西北行营各州的威慑,银、宥二州的党项人。已是江河日下,只能苟延残喘。再也无力扩张。

    回军的行程,是李中易早就定好的。整个大军绕过旧长城,浩浩荡荡的沿着无定河,一路南下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吩咐,沿途遇见的零散牧民,一律抓起来,带回灵州去。

    既然要离开灵州了,不管为公还是为私,哪怕是为了此前的一番苦心,李中易都必须未雨绸缪的针对党项人。作出必要的安排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构想,灵州党项各部的前奴隶们,也就是现在的既得利益集团,以他们作为以夷制夷的骨干力量,充当大周朝的“皇协军”,帮着统治其余的党项各部。

    左子光当时听了李中易的想法之后,不仅抚掌叹道:“利用党项人欺压党项人,就算是他们彼此之间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,也是他们党项人内部的事情。我汉军只需要勒兵一旁,静观其变,锄强扶弱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记得很清楚,他当时只说了一句话:人走茶凉。人去政息!

    一个师傅一个法,一个号手一个调,这是人治体系的顽疾之一。

    为官一任造福一方。说的很轻松,实际上。后任不理前任的债,才是如今官场上的新常态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不敢武断的说。他离开灵州之后,柴荣派来的新官,就一定会萧规曹随,按照他的既定方针的办事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提前所作的安排,不过是防止最坏局面的出现罢了。

    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

    边疆的问题原本就很敏感,一旦牵扯到了复杂的民族问题,被异族野心家们所利用,西北必定大乱!

    大军在李中易的指挥下,故意经过宥州的地境,吓得负责守城的拓拔彝玉,抽空了城内的壮丁,并全部驱赶上城墙,惟恐李中易会一口将宥州也吞进肚内。

    宥州地狭人少,土地异常贫瘠,草场大多不肥,算是整个西北地区最穷的一个州。

    宥州防御使拓拔彝玉,是拓拔彝殷同祖的堂弟,因为以前两人为了继承家主之位,两人狠狠的掰过一次手腕,所以,拓拔彝殷把拓拔彝玉,远远的打发到了距离大周的盐州最近的宥州。

    拓拔彝玉也不是笨蛋,他很清楚拓拔彝殷这么干,其实是想借大周的刀,宰了他这个不安定的堂弟。

    结果,拓拔彝玉为了保命,一直和大周的历任盐州刺史,暗中有勾搭。贩卖私盐、牛羊战马,买入汉人的女奴隶,卖出党项人的健奴,和盐州的走私生意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从掌军开始,李中易就异常重视哨探和谍报系统重要作用,所以,拓拔彝玉和盐州刺史孙道清的暗中勾搭,他一直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只是,孙道清不是一般人,这家伙厚颜无耻的把亲生女儿,以妾室的名义,送给了柴荣的老爹柴守礼。

    在柴守礼的大力推荐之下,孙道清才有可能坐上盐州刺史的宝座。

    盐州的特产,就是盐,盐铁本是朝廷垄断专营,其中的利益大得惊人,牵扯异常广泛!

    如果放在以前,李中易在离任之前,哪怕是狠狠的得罪了柴守礼,也要找个借口,除掉孙道清这个毒瘤。

    如今,因为夏州已破,拓拔家的主力尽丧于李中易之手,就连拓拔彝殷都被迫远走胜州,投靠了契丹的主子。

    所以,孙道清对于大周边疆地区的危害,也就相对减弱了许多倍。

    身逢乱世,又是人治的环境下,但凡手头握有实权的官僚,几乎是无官不贪,杀不光,也斩不尽!

    人在庙堂,有许多事情,都身不由己!

    如今,摆在李中易面前最大的难题是,柴荣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?还能撑多久?

    如果,柴荣不行了,赵匡胤还会不会和历史上一样,篡而夺位?张永德和李重进,又怎么看?

    和要干的大事相比,孙道清在盐州作的小恶,只要被控制在一定范围之中,李中易也就可以继续容忍下去了。

    折赛花这还是头一次,出这么远的门,一路之上,一直显得很兴奋。白云苍狗,蓝天绿地,一望无际的牛羊,折赛花都异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折赛花哼唱的极富西北风情的小曲,让李中易大开眼界,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赏心悦目之余,李中易心想,难怪乾隆帝那么喜爱香妃,充满异族风情的韵味,确实很容易令人陶醉。

    晚上宿营之后,由于折赛花一直很喜欢裸睡,李中易倒是跟着享尽了艳美的风情。

    在欢好的过程中,折赛花常年习武又具有异族身体血脉的特质,逐渐展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起初,李中易可以把折赛花折腾得死去活来,哭爹叫娘。

    现在,折赛花反而在战争之中,渐渐掌握了主动,迫使李中易只能靠床第间的娴熟技巧,才能最终摆平折赛花。

    大军进入灵州地界的第一日,李中易偶然听见画竹和折赛花的窃窃私语,敢情,折赛花的月事一直没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中一动,随便找了个借口,含笑替她把脉的时候,却不料,她居然中“标”了。

    唉,真是一块十分肥沃,异常适合耕种的“宝地”啊!R1292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