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李中易下车的时候,却见折家大开中门,折御卿含笑立在门边,显然是给予了高规格的接待。

    据李中易所知,折御勋乃是继折德扆之后的,折家第三代家主。然而,天不假年,折御勋还没有掌权几年,就撒手而去,接任的恰好就是折御卿。

    兄终弟即的戏码,在折家的上演,充满了人情味道。因为,折御卿临死前,又把家主之位,叫还给了折御勋的儿子。

    如此和谐的权力转移,史书之上少有记载,和赵匡义这小子杀兄屠弟灭侄的丑陋贱行,比起来,相对要温情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无咎啊,可算是盼着你来了,快随我进去……”折御卿显得异常之急迫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和老狐狸折从阮比起来,折御勋兄弟两人,他的两位妻兄,相对要直爽了许多。

    折赛花在画竹的掺扶下,迈着小碎步,走到折御卿的身前,蹲身敛衽行礼,脆声说:“小妹见过二兄。”

    折御卿心里暗自奇怪,幺妹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如今怎么变得如此的斯文?

    折赛花察觉到折御卿的异样神态,却不好意思解释什么,笑着岔开话题,问折御卿:“老祖宗和爷娘的身子骨还好么?”

    折御卿哈哈一笑,说:“老祖宗一顿可以喝下二斤酒,半匹烤乳羊,身子骨硬朗得很呐。”

    这一打岔,折御卿倒忘记了他幺妹走路的异样,笑哈哈的把李中易和折赛花。领进了折家大宅。

    迎亲的时候,李中易来过折家的老宅。只是,当时由于气氛热闹。人声鼎沸,他时刻提防着迎亲中的花样,免得当场出丑,所以也没来得及细看宅内的精致。

    如今,美人已经到手,并且再也逃不掉了,李中易也有了空闲,一边踱步,一边欣赏着府里的风光。

    也许是和军人世家息息相关。折家的老宅活象一座放大版的碉堡,墙高、沟深且宽,了望楼高耸入云宵。

    仅从军事观点来看,据李中易的初步估计,没有两千以上的兵马,恐怕很难及时的攻破戒备森严的这座大宅子。

    步入主宅正堂之后,李中易抬眼一看,好家伙,高居于首座的折从阮四周。站满了折家的男人们,黑压压一大片,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孙婿拜见岳祖。”

    “孙女拜见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是亲戚,李中易又得了折家之花。辈份凭空矮了两辈,只得陪着折赛花一起,行礼参拜了折从阮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无咎啊,既是自家人。毋须多礼。不过,你对老夫的称谓。是否也该改一改了?”折从阮捋着白须,笑得异常灿烂。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折赛花的一双美眸,一直含情脉脉的盯在他的脸上,他不由暗暗一叹,只得硬着头皮,学着折赛花的样儿,改口说:“无咎拜见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唉,摘花破瓜固然很爽,再次面对折老狐狸的时候,李中易在公开场合,全然处于了下风。

    李中易当初在灵州的时候,漫天要价,追跌杀涨的豪迈气势,如今,陡然弱了好几分!

    伦理如此,辈份如此,有得必有失,上帝很公平啊!

    在折从阮的介绍之下,李中易挨个和折家的长辈们见礼,也不知道作了多少揖,拱了多少次手,好容易才从繁文缛节之中摆脱出来。

    折德扆倒也异常爽快,送了一把长长的弯刀给李中易,他笑着介绍说:“无咎,此刀好象名唤大食刀,锋利异常,削铁如泥,乃是我当年偶然所得,如今就转赠于你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大食的情况所知甚少,不过,他心里却有数,所谓的大食刀,很可能是产自阿拉伯的大马士革刀。

    “多谢岳丈厚赐。”李中易也没客气,直接就收下了。区区一把名刀罢了,他对折家的巨大贡献,远远超过了大食刀的价值。

    认亲已毕,折赛花被领进了内室,马氏一见到宝贝女儿冲回膝前,不禁保证她,胡乱叫道:“我的心肝儿啊,我的鲜花儿啊……”惹得室内的一众贵妇,暗自好笑。

    不过,马氏偏疼幺女,早已是折家人司空见惯的事情了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室内足足超过了二十余个女人,简直就象是数千只鸭子一般,呱噪异常。

    马氏耐着性子,好容易才找到一个好借口,领着折赛花回了她的卧室。

    还没等房门关好,马氏就急切的问折赛花:“乖女,姓李的待你如何?他没欺负你吧?”

    马氏瞪圆了两眼,仿佛审贼一般,盯在折赛花的身上,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看了又看,瞧了又瞧,惟恐漏掉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“娘亲,您亲手抚养长大的闺女是谁呀?他怎么敢欺负女儿呢?折赛花既羞涩,又好笑,她自己亲娘的脾气,岂能不知?

    马氏面上没说啥,趁着折赛花去净房的工夫,她把画竹叫到跟前,冷着脸,厉声盘问说:“你给我说实话,那个姓李的,待我的幺娘子如何?”

    画竹显得很为难,说实话吧,马氏的脾气异常之火暴,一个不好,就很可能闹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可是,一点实话都不说,以马氏管家几十年的精明,画竹肯定无法轻易过关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李中易待我家娘子很尊重,对婢子们倒也温和客气。只是,他成天腻在我家娘子的身边,舍不得离开半步。”画竹倒也机灵,说的话,真真假假,虚实相间,几乎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“哼,你休想骗我!我且问你,幺娘走路为何如此的不方便呐?”马氏是过来人,长子折御勋也已娶妻,女人破瓜之后的那点事,哪里瞒得过她那明亮的双眼?

    没等画竹组织好语言,马氏断然下令:“何嬷嬷,你去,把和画竹一起回来的众婢都领下去验身。”

    画竹一时大窘,慌乱之中,口不择言的解释说:“夫人,他……他没碰过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,老身就知道是这样。”马氏怒极反笑,“呵呵,真是笑话。你作为幺娘子的身边最贴身之人,又是陪嫁的通房,居然不知道替主子分忧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画竹差点没委屈死,这,这也太不讲理了。

    洞房之夜,她倒是想主动献身来着,可是,主动权在李中易的手上,人家看不上她,怪得了谁?

    想归想,画竹除非不想活了,哪敢当面顶嘴?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画竹急得快哭出声,她刚想解释,却被马氏的一声断喝,给彻底打断了,“老身让你跟着幺娘子一起嫁过去,难道是让你去享清福的?你就可以坐视姓李的,欺负我的宝贝心肝?”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