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dd”并加关注,给逍遥侯更多支持!

    “哎呀,大兄,你怎么来了?”得知消息的折赛花,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出东厢房,欢喜的奔到折御勋的身前,一把抓住他的衣袖,急切的问道,“娘亲的身体还好么?

    折御勋有些尴尬的想抽回袖子,可是,折赛花抓得实在太紧,他用力挣了两次都没挣脱,不由下意识的看向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眯眯望着亲密无间的折家兄妹俩,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。据传言,折赛花和折御勋的感情很好,如今,果然证实了,传言非虚!

    关系是否亲近,看的不是表面文章,实际上,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神态或是小动作,才真正具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见李中易一直笑呵呵的,没啥异样,折御勋稍稍安心,故意板着脸训斥折赛花:“既已嫁人,就该安守本分,疯疯癫癫的成何体统?“

    折赛花显然丝毫也不畏惧装模作样的折御勋,她满不在乎的说:“哼,大兄你真无趣,等见了嫂嫂,我一定告诉她,你藏了不少私房钱。”

    折御勋尴尬的要命,摸着鼻子,闷哼道: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为兄白疼你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看戏的李中易,差点笑喷了,他看得出来,眼前这对兄妹的感情,的确不一般!

    “兄长,你们慢聊。我去去书房就来。”李中易十分知趣的借故离开,让折御勋和折赛花。有时间说说私房话。

    等李中易的走远之后,折御勋收敛了笑容。关切的问折赛花:“幺娘,这两天过得还习惯吧?”

    折赛花一想起李中易花样百出的床第折腾,就不禁脸色腓红,低垂着头,小声说:“他……他待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折御勋虽然年纪不大,却也是折家费尽心血培养的第三代掌舵人,眼力自然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折赛花羞涩的表情,符合初为人妇的正常状态,折御勋一直悬着的那颗心。稍稍放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幺娘,我……咱们家……对不住你……”折御勋见左右无人,不禁长声叹息出声,满脸的遗憾和惋惜。

    折赛花仰起粉颊,诧异的反问折御勋:“大兄,这是从何说起呀?老祖宗和爹娘兄长们,都一直宠着我,疼着我,我迟早是要嫁人的。小妹以为。嫁给李某总比嫁进忘恩负义的杨家,要好上百倍。”

    折御勋一时竟然无言以对,他瞥了眼故意走出去很远,替他们望风的画竹。叹道:“老祖宗说了,你即将远行,唉。离家千里,父兄都远在西北。幺娘子,你一定要多多保重啊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正欲说话。却见折御勋摆着手,恨声道:“幺娘子,你听好了,只要他敢欺负你,为兄就算是豁出这条命去,也要去开封帮你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大兄,瞧你说的,人家会照顾好自己啦。”折赛花的心里甜丝丝的,像是喝了蜜汁一般。

    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有实力雄厚的娘家撑腰的感觉,真好!

    不过,折赛花高兴之余,心里却异常明白。现实是,折家弱而李某人强,否则,她这个折家的嫡孙女,也不至于沦落到给李中易当平妻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权贵群体的心目中,平妻不过是比贵妾的地位略高一等,名义上好听一些罢了,本质上还是妾。

    李中易坐在书房里边,一边喝茶,一边阅看左子光初步处理过的军中重要公文。

    估摸着时间大致差不多了,李中易这才撂下茶盏,离开书房,陪着折赛花回老折家大宅去省亲。

    临上马车的时候,李中易才注意到,李云潇这小子,居然摆出了他的全套仪仗。

    整个队列的最前部,是两杆开道的大门旗,左侧是“大周开国逍遥县公”,右侧是“大周西北面行营副都总管”。

    门旗之后,则是柴荣钦赐的半副旌节,代表着李中易对所辖之地,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威。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折御勋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头,他不禁很有些无奈的暗暗摇头,李云潇啊,李云潇,在人家的地盘之上,你的成心显摆,简直就是坑爷啊!

    折从阮虽然已经退居二线,却也是大周朝廷名正言顺的侍中兼三镇节度使,迟早要封郡王。

    大周朝的侍中,身份异常尊贵,在中原地区从不轻易授予外臣,不过是用于羁縻边疆藩臣的虚衔罢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折家的老祖宗,折从阮至今都还没有封公,这爵位方面,倒比李中易矮上半截。

    咳,二十来岁的折家姑爷,竟然比折家最尊贵的老祖宗,爵位还要高,这叫神马事嘛?

    李中易狠狠的瞪了一眼乱弹琴的李云潇,却也不好当面予以斥责。

    偌大的阵式既然已经摆开了,临时缩回去,反而更加显眼,必定会惹人笑话。

    姑爷省亲,沿途的折家仆人,如同流水一般,滚动着将途中的情形,禀报进了折家大宅。

    折从阮听说,李中易居然摆开了全副仪仗跑来省亲,不禁轻声笑道:“新姑爷,这是想替咱们家长脸啊,哇哈哈哈……”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折御卿皱紧眉头,犹豫了半晌,这才小心翼翼的询问年迈的祖父:“老祖宗,想那李某人,莫不是与幺娘子不合,故意想摆臭架子?”

    折从阮捋着胡须,笑道:“以老夫对咱们家那位姑爷的了解,断不至此,恐怕是下边人弄拧了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李中易在场的话,一定会挑起大拇指,夸赞折从阮:这姜啊,毕竟是老的辣啊!

    隔着珠帘,等在内室的折赛花的亲娘马氏,倒没在意男人们的纠结,她很有些心不在焉的频频探头朝外面看,嘴里一直念叨着,“这都啥时辰了,怎么还不来呀?”

    围拢在马氏身旁的折家贵妇们,纷纷引帕掩嘴,憋得难受,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。

    就在马氏心急火燎的时候,大门外突然鼓乐喧天,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门前的二管家,一溜小跑着,前来禀报折从阮,“回老祖宗的话,咱们家姑爷已经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哈哈一笑,吩咐说:“传老夫的话,开中门,奏乐,迎娇客。”小说逍遥侯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d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