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百度搜索关键词雲来閣,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“老师,您故意纵了西平郡王,莫非是想堵住朝廷的悠悠之口?”左子光这时一摇三摆的晃进湖心亭,轻摇着折扇,两眼却盯在缓慢登岸的折赛花身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时无语,他这个亲传的徒弟,太过口无遮拦,实在是惯坏了!

    姚洪板着脸说:“将明,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李中易也懒得和左子光计较,瞥了眼距离尚远的折赛花,解释说:“我若是真把拓拔彝殷本人或是他的首级,领到了陛下的面前,试问,何爵可赏?”

    左子光笑嘻嘻的说:“功高震主,绝无好下场!”

    李中易没好气的瞪着左子光,可是,这小子却仿佛没事人一样,摇着折扇,微笑着说:“先生,恐怕咱们回京之日,为时不远矣?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点着头说:“时日无多,你的事都办完了?”

    左子光嘿嘿一笑,说:“三拨党项族,实力大致相仿,谁会服谁?”

    灵州党项,夏州党项,银州残余的党项七部,这三拨党项族人,在整个西北地区,构成了力量最大的三股异族势力。

    “三个党项部族之间,再加上折家军和杨家将,彼此牵制着,我军才有可能分化瓦解,占据主导地位。总而言之,就一条最关键:扶弱抑强。”

    在征服了灵州党项和夏州党项之后,摆在李中易面前最大的问题是,异族太多,汉民太少的要命问题。

    枝叶茂盛,而主干却偏瘦,长此以往,绝非好事!

    左子光撇了撇嘴,说:“分层管理,大力提拔最先臣服的灵州党项,令其欺压夏州党项,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深,咱们应对起来,也就越容易。另外,也不能让颇超勇一系独大,必须不动声色的削弱之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着头,含笑说:“颇超勇的忠心,还需要仔细的观察,所以,接诏回开封的时候,我打算带上他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笑道:“调虎离山,磨一磨那小子的狂野性子,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等折赛花走到近前,左子光等人依照对待李家主母的礼仪,态度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“诸位都是夫君的得力臂助,请受妾身一拜。”折赛花快速的侧过身子,不仅没有接受众人的拜见,反而蹲身敛衽,礼数周到的还了礼。

    李云潇不动声色看了眼,落落大方的折赛花,他心想,这位平主母,厉害得很呀!

    折赛花转动着一双勾魄的美眸,浅笑着对李中易说:“妾不敢耽误夫君的正事,暂且回府陪娘亲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点头,吩咐李云潇,亲自将折赛花送出大门。

    李云潇跟在折赛花的身侧,送她离开临时寄居的江南庭园,一路上小心翼翼的伺候着。

    临近后门口的时候,折赛花忽然扭头对李云潇说:“等到了开封,你的亲事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,夫君也真是的,你们这些身边人,早就该成家立业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心里一阵恶寒,折赛花的意思,分明是想替他在娘子军中,找个新娘子嘛。

    “娘子有所不知,公子爷对小人的亲事早有安排。”李云潇把太极拳打得虎虎生风,想堵住折赛花的嘴。

    不料,折赛花笑吟吟的说:“男子汉大丈夫,功成名就,多娶几房夫人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心里暗自狐疑不定,折夫人今儿个,这是怎么了?往日里,这位折夫人言谈举止之中,尽显女强人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小人全凭公子爷做主。”李云潇的口风异常之紧,让折赛花颇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边厢,左子光望着折赛花的背影,似笑非笑的说:“先生的后宅,从此不安宁矣!”

    姚洪只当没听见这话,咧嘴一笑,说:“大帅的家事,俺这个大老粗管不着。只是,需要送彩礼的时候,末将当仁不让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他这两个心腹爱将,都是话里有话呢!

    在场的人,可都是人精中的人精,折赛花耍的小手段,他们岂能不知?只不过是故意装痴充楞罢了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看来,折赛花虽然机敏聪慧,毕竟还没有进化成佘太君。这女人嘛,在未修炼成精的时候,难免有些心胸不算特别开阔的小毛病。

    母马是否驯服,端看骑士的功夫是否到家。李中易有耐心,按照他的构想,慢慢的将折赛花教导成熟。

    几个人正在闲谈之际,门房的牙兵忽然来报,杨信主动上门求见。

    “将明,你说这位杨刺史,所为何来?”李中易信口询问左子光。

    左子光眯起两眼,略微一想,随即笑道:“恐怕是来输诚的吧?”

    姚洪见李中易的视线投到他的身上,仔细的琢磨了一下,也笑着说:“西北的大局底定,您又和折家结成了姻亲,杨某人能够坐得住,才是咄咄怪事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视线盯注在湖边的小船之上,莞尔一笑,说:“折、杨两家终究还是存了,难以解开的心结呐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插话说:“杨家军倒向咱们,恐怕也是想通过咱们,充当连结折家的桥梁吧?”

    姚洪眨了眨眼,说:“大帅在西北一日,自然此地皆由咱们说了算。不过,大帅一旦离开了灵州,回到开封,末将就担心一点,继任者无法协调党项诸部和府州、麟州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叹了口气,说:“军国大事,毕竟还是需要陛下圣裁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最能够理解李中易的难处,如果仅仅是玉门关内的调任,李中易其实不会太在乎一时的权位得失。、

    可问题是,灵州的党项族人多势众,一旦相关的方略出了大纰漏,就很可能让整个西北,遍地都是烽火,局面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灵州忙活了两年多,好不容易才打跑了拓拔彝殷,彻底击垮了党项八部中的拓拔家。

    苦心经营的结果,一旦崩坏,即使柴荣派李中易再次回灵州,收拾旧山河,也必然是事倍功半。

    当前,最完美的稳定边疆的对策,其实是,由李中易一系的大将,接掌灵州之权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是李中易自己上了这种奏折,将很难避朝中重臣们的口水攻击:拥兵自重,到底想干什么?R1152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