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百度搜索关键词雲来閣,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,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.yunlaige

    拓拔彝殷手下的牙兵们,饿得前心贴后背,却只能干咽着唾沫,眼巴巴的看着颇超勇这边的三千蕃骑们,轮流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那木汗恶狠狠的朝着地面上吐了口浓痰,唉声叹气的说:“颇超勇这个狼崽子,成心是想瓦解咱们的军心啊。”

    拓拔彝殷摸着下巴,不动声色的说:“理他作甚?在过一刻钟,咱们就向北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向北突围?那不是去胜州的方向么?”那木汗异常疑惑的询问拓拔彝殷。

    拓拔彝殷冷冷一笑,吐出一口浊气,说:“傻瓜都知道咱们必定要去银州,何况是颇超家的狼崽子呢?现在,再往那边冲,前途莫测啊。”

    那木汗恍然大悟,老郡王说的一点没错,与其两眼一抹黑的往陷阱里钻,不如先向北去,再从汉国的境内,绕道回银州。

    颇超勇咽下最后一口烙饼,突然发现,拓拔彝殷的牙兵们,纷纷掉转马头,朝北方猛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好一个狡诈的拓拔老贼!”颇超勇心里暗暗替拓拔彝殷的明智叫好,他刚才之所以没有下令强攻,其实是因为,他非常清楚,拓拔彝殷的牙兵,乃是整个夏州党项军最精锐的一支骑兵部队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穷寇莫追!以三打一,颇*超勇固然可以获胜,损失却不会小!

    所以,颇超勇的如意算盘是,先耗光拓拔彝殷的军心和士气,然后再猛扑过去,击而擒之。

    却不料。拓拔彝殷却舍弃了最近的银州,北去契丹人的地盘。再转回银州。

    灵州的蕃骑,骑射的功夫固然很强。其组织力终究比不得李中易亲领的汉军步军。

    等颇超勇率大军赶到之前,拓拔彝殷舍下了三百多条牙兵的人命,楞是杀开一条血路,亡命北奔。

    煮熟了的鸭子竟然想飞走,颇超勇觉得大丢面子,在和李楚戈简单商议了一下之后,他把心一横,率领手下们咬住拓拔彝殷的败军,死活不肯撒嘴。

    拓拔彝殷被颇超勇追得很惨。王冠也掉了,袍子也换了,连战马也换了四五回,中途又丢下了好几百亲信牙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颇超勇眼看着,就要赶上狼狈不堪的拓拔彝殷,却得到了哨探传回的坏消息,“禀千户,前方十里之处,出现契丹大队人马的踪影。据说初步估计,至少过万!”

    “唉!”颇超勇和李楚戈彼此望着对方,眼神之中的不甘之色,浓得挥散不去。

    大战过后。硝烟还未散尽,手脚一向十分麻利的姚洪,已经盘点清楚战果。他笑嘻嘻的拿着帐本,来找李中易。

    因为折、李两家已是姻亲。李中易在折从阮的邀请之下,大军都驻扎在城外。只带了两千步军以及五百多牙兵,入住府州城内首富梁百万的私宅。

    这处私宅名字倒还顺耳,唤作“雅聚”,园内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皆是依照江南风格设计并建造而成。

    李中易住进来已经三天了,生活习惯方面,没有任何不适。

    一袭清衫的李中易,背着手立于湖心亭,视线离开了正在湖中划船嬉耍的折赛花,扭头含笑望着越走越近的姚洪。

    行礼之后,姚洪禀报说:“回大帅,我军共俘虏夏州党项骑兵一万七千余人,剩下的都四散星逃了。另外,缴获的活牛活羊四万余头,以及肉干之类的吃食,足够我大军食用半年之久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摆手示意姚洪坐下说话,李云潇很有眼力介的亲自上了茶,然后垂手侍立在自家公子的身后,仿佛不会说话的影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嗯,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和辎重。夏州城内,拓拔家积攒了近百年的金银细软,牛马辎重都被咱们一扫而空,再加上府州得的这些东西,此战算是赚了。”李中易抬手捧起茶盏,示意姚洪先品茶,再来说事。

    姚洪是个典型的丘八,虽然心细如发,擅长理财,却对文雅之事,可谓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他没滋没味的饮下一大口茶水之后,笑嘻嘻的说:“出来打仗拼命,不捞一些好处回去,还不如不打,您的教导末将一直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,点点头说:“兵者,国之大事,不可不动,更不可怒而兴师,必须仔细的谋算其中的利弊,成败得失。”

    姚洪点着受教,心悦诚服的说:“咱们跟着大帅您来到灵州,每战皆有收获。平灵州党项诸部,使生民获得安宁;破夏州党项,获战马十数万匹,为我中原取回数州之地,拓地千里,此乃开疆之奇功!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故意避开了吹捧的马屁,笑问姚洪:“外边准备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姚洪知道李中易问的是什么,他咧开大嘴,笑道:“折家人上上下下,都忙得团团乱转,又是请大媒,又是安置洞房,嘿嘿,三书六聘,自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见,姚洪的视线一直暗中睃向在湖中划船戏耍的折赛花,他不由笑着解释说:“折家毕竟出身于党项折掘家,虽然读汉书从汉俗多年,却也不是只认死理的大世家。”

    姚哄咧嘴笑道:“事急从权,一切从简,末将等自然晓得。”很有些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一直默不作声的李云潇,暗中撇了撇嘴,按照中原的规矩,待出嫁的新娘子,怎么也不可能在成婚数天之前,还和姑爷腻在一起玩耍。

    既然折家暗中作了这种安排,这就说明,折家是有意识的想增进李中易和折赛花之间的感情,故意睁一眼闭一眼,甚至是有意搓合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中易明知道姚洪的心思,却故意不点破,转而问他:“咱们的聘礼,准备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按照您的吩咐,全都依照娶咱们李家正室少夫人的礼仪,至少是十里红妆。”姚洪挠着脑袋,有些为难的说,“金银细软啥的都还好说,只是,迎亲的彩礼,打头的需要一对五年以上的雌雄大白鹅,末将始终搞不到手,这不是急得没了辙,只得来寻您想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既是折家人提出的要求,那么,你不如去寻折老太公解决此事?”

    姚洪转动着眼珠子,寻思了一阵子,猛一拍大腿,怪叫道:“我怎么这么混呢?解铃还需系铃人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见姚洪开了窍,于是笑着吩咐说:“这些虚套的过场固然要有所讲究,不过嘛,最重要的却是,咱们迎亲之际,送上的那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姚洪原本就不笨,当他探明了李中易的本意之后,当即笑道:“只要折家提出的要求,我这边都先答应下来,至于办不办得到,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湖中的小船已经靠岸,折赛花正沿着狭窄的跳板,晃晃悠悠,慢慢腾腾的摸索下船,她那张充满着异域风情的别样娇颜,竟然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了此情此景,不由有些好笑,南船北马,古人诚不我欺也!想知道逍遥侯更多精彩动态吗?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,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,搜索关注公众号,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!R1292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