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本书首发书包网.bookbao2站HTTP:www.YUNLAIGE.COM,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云来阁

    折从阮虽然极其精明,明大局,知时势,可是,折家的现任家主毕竟是正值壮年的折德扆。

    折赛花虽然是折德扆的亲生女儿,可是,女儿毕竟是女儿,嫁出去后就如同泼出去的水一般,变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的担忧,不仅正常,而且十分合理。

    就算是李中易自己,也必须更加重视长子李继易以及次子灵哥儿的教育问题。

    基业,传子不传女,乃是这个时代的风俗,强悍如李中易者,也不可能完全免俗。

    面对李中易的疑问,折从阮却只是微微一笑,说:“折家的事,我这个老不死的说了就算数。”

    咳,折从阮满是自信的豪言,让李中易无可避免的想起了,他的那位老红军爷爷。

    一个是准岳祖,一个是亲爷爷,时间相距千余年,可是,无论是说话的口气,还是生杀予夺的霸气,这两个长辈都异常之相近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就是典型的充满着封建思想的大家长!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,府州折家的当家人,依然是表面上看似退居二线的折从阮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只是表面上做做拖延的样子罢了,并没有真心想坐山观虎斗。

    既然彼此之间已是亲戚关系,李中易的终极目标又是以拓拔彝殷为首的党项八部,那么,抢在府州被攻破之前,及时的出手,实际上。更加符合灵州军的利益。

    李中易这个西北行营副都总管,充其量也就是柴荣在西北的代理人罢了,削藩。那是皇帝才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得到府州的真诚友谊,和坐视折家从此一蹶不振,哪个更划算,在李中易的心中早有一笔明帐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大军连夜过河!”李中易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,自然要投桃报李,不能寒了折从阮的心。

    折从阮心里也是感慨万千。原本占尽优势的李中易,居然没有趁火打劫,向折家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。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如果换位思考一下,折从阮自问,肯定要在财帛或是钱粮方面,提出一些必要的条件。

    折从阮的随从之中。就有附近的居民。在他的引导之下,灵州大军从水浅的地方,悄悄的淌过了窟野河,趁夜直插府州城外。

    府州城内的帅府正堂之中,折德扆正愁眉苦脸的斜靠在帅椅之上,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。

    今日白天的守城战,可谓是一日五惊,如果不是女儿折赛花手底下有一队彪悍的娘子军。恐怕折家难逃倾覆之厄运。

    “爹爹,敌众我寡。咱们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,请给我一支兵马,女儿要趁天亮之前,马踏贼营,火烧其辎重粮草。”折赛花忽然从后堂闯了出来,跑到折德扆的身旁,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折德扆欣慰的看了眼宝贝独女,长声叹息说:“唉,连十四岁的小娃儿都上了城墙,为父上哪里再给你调一支兵马?”

    折赛花撇了撇嘴说:“爹爹,你难道忘记了,咱们家中还有两百名孩儿兵?”

    折德扆苦笑一声,说:“傻妞妞,那可是咱们家最后一点本钱了,万一城破之后,谁来保着你和你母亲逃出去?”

    折赛花蹙紧秀眉,撇着小嘴说:“爹爹,你真糊涂啊,这兵荒马乱的时节,就算是我和母亲能够杀出重围,又能够逃出去多远呢?拓拔老贼的手下,几乎全是骑兵呢。”

    折德扆何尝不清楚这些道理呢?

    只是,两百多名精心训练和培养的孩儿兵,实际上是折家控制整个府州军的基层预备军官团,也就是外人所说的“将种营”。

    这两百多人都送上城墙,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,而且,这些忠心耿耿的预备军官一旦折损殆尽,折家军也就失去了未来!

    所以,无论战况多么紧张,折德扆始终没有调动将种营上城墙,为的就是替折家保住东山再起的资本。

    如今,折赛花居然要把仅剩下的一点血本,拿出去和拓拔家拼命,折德扆就算明知道府州很难撑过三日或是五日,却依然难以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妞妞,你祖父经常对为父耳提面命,千军易得一将难求。哪怕是府州丢了,只要将种营还在,咱们家就还有很大的希望。”折德扆所言确实是深谋远虑的考量。

    不过,折赛花却压根就不赞同折德扆的看法,“爹爹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家中的基业丢了,将种营还在,试问,大周朝的皇帝,会怎么看咱们家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折德扆悚然一惊,对呀,大妞说的一点没错,谁会有兴趣扶持离了山的猛虎?

    “爹爹,不能再犹豫了,今儿个白天,真的好悬呐。幸好我当时就在附近,若是再晚上半步,敌军就要攻进城来了。”折赛花见折德扆依然沉默不语,她转了转眼珠子说,“敌军今日占了大便宜,攻城战又打了这么久,想必拓拔老贼就算是有所安排,防备之心比起平日,也必然有所减弱。”

    见折德扆死死的盯在她的脸上,折赛花挺起胸脯说:“富贵险中求,成败在此一举,爹爹你千万不能再犹豫了。”

    折德扆望着俊俏无双,英气十足的独女,原本十分郁结的心绪,不由大开,他哈哈大笑说:“妞妞啊,你若是个男儿必定可以当个征北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你快别耽误时间了,赶紧下令让将种营听女儿的调遣。”折赛花真心急了,一把拽住折德扆的衣袍,死活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折德扆欣慰的看着英气不凡的独女,却摇着头说:“上战场本是男儿的事情,你且回去照顾好你母亲,偷营之事就由你大兄带兵去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折赛花还想继续撒赖,可是,面对折德扆异常坚定的眼神,她知道,事不可为,只得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等独女走后,折德扆当即把长子折御勋叫到身前,仔细的叮嘱了一番,这才将一直揣在怀中的金批令箭交到儿子的手上,让他率军偷偷出城,准备劫营。

    折德扆拖着疲惫的身躯,回到后院,正打算合衣歇息一会,却被城门那边传来的一个消息给惊得目瞪口呆:折赛花和她手下的女兵营,跟在折防勋的队伍后头,硬闯出了城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