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无咎,朕要做的事情,都在这只锦囊里边,你拿着路上慢慢看吧。”

    令李中易感到奇怪的是,柴荣在问清楚了灵州的状况之后,并没有把他留在身边,反而叮嘱他,必须早点回灵州,整顿兵马,等候出兵的将令。

    李中易离开京兆府,回灵州的路上,始终没有琢磨清楚,柴荣究竟是个啥意思呢?

    以柴荣的智慧,就算是要试探李中易的忠诚,也不至于做得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大周的节度使,至少有好几十个,然而枢密副使却仅有两人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心里一直有个隐忧,那就是柴荣不中用的时候,他没在开封,而是远处于西北的灵州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远水解不了近渴,到时候,很可能白白的便宜了赵老二。

    就算是李中易在西北的兵马再多三倍以上,粮草供应不上,远征数千里回开封,很可能不战自乱。

    路上,李中易打开了柴荣给的那只锦囊,里边是一块薄绢,绢上竟然只有柴荣亲笔所书的一个字,汉!

    咳,搞什么鬼?李中易思来想去,始终没想明白,柴荣给他留下这一个字,是个啥意思?

    汉,可以是汉朝,也可以是汉族,更可能是大汉江山。

    一个失神,李中易没有操控好战马,险些从马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拽紧缰绳,坐稳之后,脑子里猛然间,灵光一闪,莫非柴荣已经知道他的身体不行了?

    李中易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只是,随着他的地位日隆,柴荣明知道他是个名医,也不敢用他看病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很简单,君王御下之道,除了分配利益之外,还需要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    假如让李中易这个当代名医,掌握了柴荣的准确病情,这就相当于李中易在股票市场上,掌握了一个超级作弊器,随时可以提前布局,宰杀诸多懵然无知的散户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已经有了一个作弊器,他心里很有数,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之下,柴荣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中易虽然知道柴荣死在公元959年,但是,准确的时间,却是搞不清楚滴。

    皇帝的身体状况,绝对是大周帝国的最高机密,宫中的心腹御医可知,掌握兵权的权臣,却绝不允许知晓。

    所以,身怀绝世医术,却直接掌握着朔方新军,间接掌握了破虏军的李中易,被排除在了诊治柴荣病情之外。

    这一仗打完之后,一定要想方设法的留在开封,明年很可能要出大事,李中易不想继续待在没有任何念想的灵州。

    赶回灵州的当晚,费媚娘仅仅打了个喷嚏,居然腹下流出了羊水。

    可把李中易给吓坏了,孕妇流出羊水,这显然是早产的迹象。

    从怀孕到现在,一共才八个多月,不到九个月,李中易心里七上八下,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费媚娘的肚子里怀的可是双胞胎呐,既然不足月,难免会先天不足。

    好在,李中易早有准备,备产的钳子、手术刀、羊肠线、麻*醉汤剂,样样俱全。

    产房外面,架起几口大锅,婢女们加足了柴火,紧张的烧热水。

    李中易二话不说,抱起费媚娘,就进了提前预备好的产房。

    这里是灵州,李达和与薛夫人都没在,院内也没有外人,所以,李中易索性亲自出马,充当接产大夫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的帮助下,费媚娘躺到了特制的产床之上,脸色显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费媚娘的脸色发白,一双粉拳握得死紧,就含笑安慰她说:“别怕,万事有我顶着。”

    费媚娘一边哼哼着,一边往外冒汗,带着哭腔说:“夫君,万一那个啥,一定要先保住咱们的孩儿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眼皮子猛的一跳,故意皱紧眉头说:“说什么傻话呢,我算过命了,咱们至少能活八十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您就别骗妾身了,能过今儿个这一关,妾也就知足了。”费媚娘这是第一次生产,心情自然是紧张异常。

    李中易担心费媚娘太过紧张,导致难产,他赶忙拉住她的小手说:“孩儿们,急着从你的肚子里钻出来,八成是想吃亲娘的奶水呢。”

    费媚娘带着哭腔说:“夫君,万一我……我不行了,孩儿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费媚娘的情绪不对头,也来不及多想,当即厉声喝道:“安心生孩子便是,想那么多干嘛?孩子还没出生,就失去了亲娘,将来的日子有多苦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费媚娘吃了李中易这一骂,也不知道是被吓住了,还是被李中易的贴心话给打动了,她沉默片刻,哼哼着说:“孩儿们,娘亲一定会挺住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松了口气,没娘的孩子,确实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想当初,李中易刚出生的时候,由于他的老妈一心扑在工作上,才刚满周岁,就让他跟着爷爷和奶奶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爷爷是个老红军,奶奶是个老八路,打仗抓生产搞后勤,他们两老都是内行,唯独却不掌握带孩子的技术。

    以至于,李中易的小屁屁,冬天都要生冻疮,鼻炎也异常之严重。

    后来,李中易上了大学,读了医科之后,按照导师开的中药方子,慢慢调养好了冻疮和鼻炎。

    李中易自己就是个名医,自然知道这个时代生一次孩子,就等于是过一次鬼门关。

    救人的前提,必须是有自救之心,李中易也是被逼的没了法子,有意刺激费媚娘,让她即使再疼再苦再怕,也不至于放弃求生的本能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陪着费媚娘说话,以分散她的注意力,一边暗中打手势指挥早就训练过无数次婢女们,悄悄的将费媚娘的两条腿,架到了定制的木架上。

    由于条件十分优越,李中易亲自画图制造的搁腿架上,垫得很厚,根本不必担心,用力过度的时候,会伤害到她那娇嫩的皮肤。

    这是李中易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生,准备接出来的还是他的亲生儿或是亲生女,起初,他的动作难免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随着,周期性的收缩,费媚娘的叫声,越来越凄惨,越来越大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强行克制住心里的激动和恐惧,仔细的盯在费媚娘大大敞开的腿间,那里是他的第二和第三个孩子出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