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【本书首发更新地址http://www.yunlaige.com 云来阁小说网】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在清脆而又均匀的鼓点声,步军将士们迈着整齐的步伐,形如一人,浩浩荡荡的开进城内。

    鲜红的认军旗,在第一排掌旗官的手中,高高飘扬!

    健儿们得胜归来,一个个昂首挺胸,握紧钢枪,隐约透露出一股子凛冽的杀气。

    家中有人从军的军属们,紧张的四下里张望自家的儿子或是丈夫,只要发现亲人归来,她们就情不自禁的欢呼出声:“当家的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大郎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娃他爹回来了!”街边不时传出雀跃的欢叫声。

    随着大军前进的步伐,俘虏的党项族人也被押着进了城,人群中突然传出的惊讶的叫声,“那不是阿奇思长老么?”

    惊叫声很大,阿奇思不可能听不见,他涨得老脸通红,恨不得把脑袋夹进裤裆里去。

    几万族人,除了被李中易烧死的近千人,其余的全都成了汉军的俘虏。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李中易居然把曾经不可一世,高高在上的党项三部的长老们,赏给了朔方新军的党项骑兵做奴隶。

    啥叫翻身做主人?啥叫开天辟地?

    控马追随在李中易身边的左子光,早就发现,护卫在李中易四周的党项骑兵,他们的眼神全都亮得吓死人!

    汉人讲究衣锦还乡,光宗耀祖,党项骑兵们不懂那么多的礼仪和大道理,他们只知道。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左子光忽然想起一件事。不由哑然一笑,李中易虽然承诺了不亲手杀死这些党项旧贵族,可是,并没有答应不把这些旧贵族贬为奴隶。

    至于,奴隶主怎么对待奴隶,嘿嘿,那就和李中易这个朔方新军的统帅。没有半个大子的关系了!

    阿奇思原本以为,李中易要想驾驭党项三部,必须依靠他们这些旧长老。谁曾想。李中易剑出偏锋,居然让人数占绝大多数的奴隶们,变成了主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怪异安排,让阿奇思起初很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等到阿奇思发现。那些翻了身的奴隶。对李中易感恩戴德的虔诚模样,就差当菩萨一样供着了,他立时恍然大悟,天,要塌了!

    族里的前贵族们,一个接着一个被打翻在地,被他们以前的奴隶,踩进了尘埃之中。再也无法翻身,阿奇思只要一想起这事。就心如刀绞,早知今日,当初还不如干脆拼光了去球!

    只可惜,阿奇思觉悟得太迟了一点,木已成舟,突呼奈何?

    街道两旁的军属群中,不时发出阵阵欢呼声,班师得胜的大军却始终保持着均匀的步调,默默的开向军营。

    左子光笑道:“大帅,经此一役,军心民心皆可用矣!”

    骑在马上的李中易,微微一笑,说:“这就是阶级斗争的强大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阶级斗争?”左子光十分不解的望着李中易,他的这个老师嘴里经常冒出一些从来没听过的新鲜词汇。

    李中易轻挥马鞭,笑道:“从奴隶变成了主人,再到将军,每一次蜕变,都意味着一次巨大的身份提升,其中的差距就叫作阶级。”

    “阶级斗争异常灵验!”左子光突然冒出的这句话,令李中易颇有些错愕,如果不是太了解左子光,他差一点就会产生错觉。

    阶级斗争一抓就灵,乃是毛太祖坐稳江山的一**宝,隐藏在背后的就是硬硬的枪杆子。

    “妾恭迎夫君得胜归来!”

    二门前,挺着个大肚子的费媚娘,有些吃力的蹲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在屋里歇着,这么大冷的天,跑出来干嘛?”李中易一边埋怨费媚娘,一边快步跑到她的身旁,小心翼翼的扶着费媚娘的嫩臂,将她揽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夫君带兵出征,这么大的事,妾一直有些担心呢……”费媚娘将整个身子依在李中易的怀中,喃喃的说,“你一定要多多保重……我和肚子里的孩儿,全都指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说:“有心算无心,只可能胜,绝无败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费媚娘在李中易的扶持下,缓缓的走进温暖如春的暖室,斜着身子坐到了炕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脱下大氅和外套,换了一身便装,惬意的坐到费媚娘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嗯,酒不错。”李中易连饮了几杯温酒,用帕子擦拭干净嘴角的酒渍,“我先帮你把把脉再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拈起费媚娘的右腕,仔细的拿捏了一番,没发现异常的情况,他不由长吁了一口气,笑道:“咱们的闺女,好好的,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费媚娘已经怀孕五个多月,肚子凸起老高,李中易虽然没当过妇产科大夫,却一直有种预感,她挺着这么大的肚子,恐怕怀的应该是双胞胎吧?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中易的心情十分矛盾,除非在柴荣死后,他能够顺利的登上帝位。否则的话,费媚娘所诞的儿子,只能挂着李家养子的名分,顶多将来分一小部分家业罢了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费媚娘敏感的身份,成了下一代成长过程中,最大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一个娶了蜀国前皇妃的权臣,要想不被士大夫的口水淹死,就只能考虑改朝换代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权臣如果没有篡位成功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。

    隋文帝杨坚篡了亲外孙的皇位,成就了盛极一时的大隋。霍光没有篡位,结果,他刚死不久,全家老小就被都扣上谋反的大帽子,都死绝了!

    随着手中权柄日重,李中易的心理压力,也跟着的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手头虽有精锐的朔方新军,可是,赵匡胤的义社十兄弟,以及张永德和李重进的势力,丝毫不比他差。

    观察处置使,和节度使权力范围,迥然不同,相差太过悬殊!

    李中易的朔方新军远在西北的灵盐地区,赵匡胤这个宋州节度使,却距离开封府不过咫尺之遥。

    远水解不了近渴啊,李中易一想到这里,心情就不由沉重许多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赵老二,可以包容身为文官之首的范质,却果断的杀了手握重兵,却促不及防的韩通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很简单,枪杆子里出政权!

    赵老二要杀了范质的全家,易如反掌,可是,如果让韩通组织起庞大的羽林军,那个乐子可就大了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