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【本书首发更新地址http://www.yunlaige.com 云来阁小说网】

    这个老汉名叫金山强,早年是盐州的军汉,年过三十才落户于本地,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由于金山强当军汉的时候,颇有些浮财,所以,小日子过得也还算是很滋润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金山强当过军汉,所以,安全意识非常强烈,他一个人花了十几年的工夫,硬是在灶房里边,不声不响的挖了一个地窖。

    没成想,当初仅仅是预备性质的地窖,还真就救了金家老小五口人,这也只能是说是天意了。

    盐州刺史孙道清,可不是一般人,他的大女儿是柴荣的老爹,柴守礼的宠妾之一。

    这孙道清,平日里根本没把李中易这个顶头上司,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柴荣自从登基之后,一直没和柴守礼见过面,柴守礼也始终不出西京洛阳半步。

    这柴守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和其余九个朝廷重臣的老爹,纠集在一起,横行市井,甚至当街杀人,被民间骂作十阿父。

    李中易倒不是怕了柴守礼,只是,他另有打算,懒得和孙道清一般见识,免得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所以,盐州的事务,李中易也很少去插手,任由孙道清去折腾。

    这一次,党项三部因为受灾而突然起事,打了孙道清一个措手不及,以至于,盐州的百姓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李中易望着金山强,问他:“以你的经验,党项人最可能把大营的设在哪里?”

    盐州的舆图太过草略,除了一条大路连接着灵州和盐州之外。在平面上,再也找不到半条小路。

    金山强摸着脑袋想了很久,这才磕磕巴巴的说:“盐州附近一马平川。如果党项人的骑兵撒开来打草谷,还真的很难猜得到他们的族长会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扭头又问莫继勋:“你比较熟悉党项人的习惯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莫继勋看了眼李中易,他心想,也许这是一次接近这位李大帅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帅,以末将以为。这么冷的天,党项人一般习惯找个背风的地方扎营。”莫继勋说这话的时候,视线无意识的掠过金山强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看就明白。莫继勋也不太熟悉盐州的地形,这是把希望寄托在了金山强的身上。

    金山强见李中易一直盯着他看,他绞尽脑汁想了好一阵子,这才不确定的说:“盐州城北有三处比较大的背风山谷。小人以前倒是都去过。只是。小人也猜不出,党项人究竟会在哪一处?”

    郭怀听了这话,不由精神一振,哈哈一笑说:“老哥子,主要有目标,就好办了,省得咱们四处乱撞,反而异常容易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不动声色的对金山强说:“可否麻烦你替哨探们带下路?”

    金山强重重的点头说:“别说领路了。就算是冲上去和他们拼了,小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摆摆手说:“不能打草惊了蛇。所以,你只是领着官军的哨探,去看个究竟,绝对不能于敌接战。”

    金山强毕竟当过军汉,知道不可因小失大的厉害之处,也就点头答应了李中易的要求,跟在郭怀的身后,出去领路了。

    等金山强走后,李中易扭头问莫继勋:“以我军的实力,战胜那党项三部的乱军,问题应该不大。麻烦的是,他们都是骑兵,所以,我要问的是,他们会逃向哪里?”

    莫继勋的眼眸闪了闪,他心想,李中易恐怕是在担心朔方骑军作战经验不足,而不敢直接放出骑军追杀党项人吧?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下,他们会在某个隐秘的地方,藏着过寒冬的粮食物资。”莫继勋很有些迟疑的说,“只是,既然叛乱闹得这么大,恐怕他们此前即使藏了一点东西,也不可能太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莫继勋没听明白他的意思,就笑着说:“我是在想,万一金山强那边没有什么消息,就干脆采取打草惊蛇的方法,吸引党项三部的注意力,然后聚而歼之。”

    莫继勋皱紧眉头说:“大帅,末将有一事不明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折家人莫非都喜欢把话说一半,然后等着你去捧哏?

    “但讲无妨。不瞒你说,我们这些人对于骑兵的作战方式,多少有些陌生。”李中易始终觉得,训练的时间太短了,灵州马军只可能打顺风仗,追杀败军,而无法正面与党项的骑兵对决。

    “大帅,以末将的浅见,实际上,您只需要将三千骑军集中起来,一路横扫过去,则党项人势必损失极大。”莫继勋仰起脸说,“眼下,强盗们都在四处抢劫,末将相信,这些人抢足了东西之后,肯定失去了决战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越想越觉得莫继勋说的很有些道理,他这次出兵,一共从灵州带出六千战兵。其中三千一百多马军,三千三百多步军,这可是一股不得了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嗯,等金正强他们回来后,如果没有发现好消息,就依你的意见行事。”李中易原本就是爽快人,果断拍了板。

    莫继勋一下子楞住了,他做梦都没有料到,李中易竟然如此的从善入流,居然不顾身为大帅的威严。

    在府州的时候,莫继勋即使向折从阮提出建议,也都不可能当即获得明确的答复。

    训练的时候,莫继勋比较了解郭怀。在他看来,郭怀刚开始根本就不太懂骑兵的作战规律,完全是个门外汉。

    可是,郭怀却十分好学,绝不会不懂装懂,也不耻下问,而且很喜欢和士兵们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,郭怀就初步掌握了一些党项人的常用词汇,的确是异常用心。

    郭怀仅仅是个部将,莫继勋对他进步固然颇有好感,却并没有太过震撼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身上体现出来的纳谏意识,在莫继勋看来,已经高得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难怪,灵州的朔方新军,处于蒸蒸日上的鼎盛时期,莫继勋认为他,总算是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何好建议,尽管一股脑的都说出来。”李中易发现了莫继勋的好处之后,心里就存了,就他拐带在身边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大帅,末将以为,不如趁夜一路横扫过去。”莫继勋猛的一挑眉毛,“反正,我军已经非常熟悉夜战。”

    ps:  司空染上了重感冒,悲剧的是,居然还是大封推时期,真想找块豆腐,一头撞死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