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清晨时分,尖利的起床铜号声骤然响起,折御寇猛的睁开眼睛,腾身而起。

    折御寇原本就是合衣而卧,整理衣物也方便得紧,三下五除二的工夫,就收拾妥当,走到帐篷门口,大声催促着他的决死都部下们,赶紧列队集合。

    “禀报大帅,全军集合完毕,厢军已经烧好了热汤。”今天负责执星的郭怀,控马跑到李中易的面前,“请您指示!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,大家昨天都辛苦了,我也很辛苦。不过,盐州的老百姓,正在强盗们的铁蹄之下哭泣悲鸣,所以,再苦也不能喊苦……”

    李中易骑在马上,慷慨激昂的发表着极具有煽动性的演说,汉人官兵们被刺激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党项族骑兵,在以前也是奴隶,现在既是骑兵成员,又兼任语言通事的翻译之下,一个个大喊大叫,“嗷……呀里乌哈,莫里高斯……”

    和这些党项人成天泡在一起的郭怀,小声解释说:“这是抢光强盗们的牛羊和女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哑然失笑,训练的时间还是太短了,党项人的奴隶,虽然受到了严格纪律的约束,可是,只要一有机会,就会将他们的野性,暴露无遗!

    郭怀也许察觉到了李中易的心思,就小声说:“香帅,把野狼驯养成家狼,的确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没吱声,却纵马离开了中军大纛旗,奔驰到了一千余党项骑兵队列的跟前,大声笑道:“等灭了强盗们,本帅做主,把他们的女人任由你们选一个抱回家。好好的欺负个够,哈哈!”

    在通事的翻译之下,这些绝大部分都没有闻过女人味的党项前奴隶们,一个个喜笑颜开,欢呼雀跃。“多里。多里……”

    有几个兼任通事的汉人奴隶,脸都吓白了,这些党项蛮子。简直是瞎胡闹嘛,喊什么不好,非要喊“万岁”。

    折御寇原本就是党项族人,自然听得懂党项话,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赢得了众人拥戴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懂多里是个啥意思。郭怀心里却是明白,他来不及多想,大声疾呼:“大帅威武,周军万胜!”

    起初,由于党项骑兵的呐喊声太大,郭怀的呼喊声,被彻底淹没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郭怀身边的官军也跟着振臂高呼。这才渐渐带动数千汉军,齐声呐喊,总算是勉强把事态给遮掩了过去。

    折御寇撇了撇嘴,心想,李中易手下还真是有能人呢。很快就反应过来,并且把事情遮掩了下去。

    类似党项骑兵如此悖逆的行径,如果传染到汉军头上,大家都跟着喊万岁,李中易就有大麻烦了!

    在折御寇看来,只要汉军也叫入了呼喊万岁的大合唱之中,李中易就算是不想造反,也只得被迫造反了!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万岁,只能用来拜贺大周的至尊柴荣。除了他老兄之外,无论是谁,胆敢僭越,绝对是足以灭门的大逆死罪。

    可惜啊,由于郭怀的搅局,折御寇并没有拿到李中易的把柄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身份,折御寇心里有数,他只要出头告状,就必须一次性把李中易搞倒,否则的话,打虎不死,必被虎咬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即使扳倒了李中易,对于府州的静难军折家来说,并无半点好处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折御寇临来灵州卧底之前,折德扆曾经再三叮嘱他,务必争夺到灵州军方的支持,以便减轻府州所面临的三面夹击的危险窘境。

    静难军折家,自从立足于府州之后,立即就处于定难军党项八部、北汉刘家以及契丹人的三面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恶劣的战略形势,迫使折家每年都必须把70%以上的赋税收入,用于发展军事力量。

    李中易搞的初级先军政治,只是大幅度提高了军人的待遇和地位而已,与此并行的是,他把灵州的大地主阶层,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,整个的从地图上抹掉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进一出,从财政上来说,总体是平衡的,不足的部分可以用盐和马来贴补。

    所以,灵州民间的日子虽然也很苦,军人的比例高达十三比一,负担却比此前的层层盘剥,要轻上许多,实际的生活水平却一直在增长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,府州却是名副其实的先军政治,妥妥的竭泽而渔,折家几乎快要抽干了民间的每一个铜板和每一粒粮食。

    因此,在折家的统治之下,静难军的精锐武力固然十分强大,威震四邻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府州的老百姓却一穷二白,过着三分野菜,四分糟糠,三分陈粟,勉强饱腹的苦日子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的府州老百姓,甚至,一年都难得吃上一回不陈的粟米饭。

    李中易掌握了灵州的大局之后,折御寇一直就在琢磨一件事,怎样才能把李大帅这个土军阀,拉上折家的战车呢?

    等士兵们狂欢过后,李中易混在人群之中,左手拿着薄饼,右手是一碗热汤,蹲在士兵堆里,和大家一边吃饭,一边闲聊,打成了一一片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折御寇最佩服的就是李中易的这一招,推食解衣,说易行难。

    在折家的时候,上至老祖宗折从阮,下到折御卿,也经常和心腹家将们一起吃饭。不过,吃饭的地点却是在折家的饭厅,带有恩赏和宠信的性质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这种搞法,在折御寇看来,天然就比折家的老一套,要高明许多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以后,大军偃旗息鼓,顶着刺骨的寒风,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由于在军营之中,事先受过行军训练,折御寇很容易的就看穿郭怀的行军部署。

    马军的队伍,始终走在步军和厢军两侧的外围,折御寇心里明白,这是为了防备敌军的偷袭。

    负责侦察军情的哨探们,被撒出去很远,足以替大军赢得充分的预警时间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哨探都是以七人为一组,前后各两骑,距离百丈开外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带队的哨探什长,必须处于两组哨探的中间,以起到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。

    折御寇心想,按照这么个布置法,即使前边的两个哨探都被杀了,由于距离问题,哨探什长跑回来报信的机率非常之高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整个大军的行军安全,有了制度化的保障,折御寇不得不服!

    训练的四个多月中,折御寇深刻的体会到,李中易每一次改动条令,都要把简单而又重复的工作,用具体的制度进行约束,从而大大减轻了带兵将领的负担。

    在折家,大军的很多日常事务,都需要折德扆亲自下令。

    和李中易的搞法比起来,折御寇分明发现,折德扆九成以上的工作,做的都是重复事情。

    ps:天气陡然变化,小女突然发高烧重感冒,俺必须赶紧送她去医院,只能先更5500字了,后天三更补上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