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和费媚娘胡天胡地的玩耍了好一阵子,李中易沐浴更衣之后,这才神清气爽的踱出后院。

    偌大的三堂西厢,空荡荡的一片,李中易转过角门,就见一个赤着上身,背着荆条的中年男子,伏跪在公事厅的阶下。

    李中易根本没看跪地求饶的杨正高,缓步来到公事厅门前,抬腿走进厅内。

    谁料,李中易的一条腿刚迈进门槛,就听杨正高大声喊道:“观察,罪官自知罪孽太过深重,全族性命难保。罪官愿献出全部家产以及灵州全境的图舆,只求观察开恩,赏留一点血脉,罪官就算是到了九泉之下,也会感念观察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杨正高连连磕头,前额都磕破了,显见异常之用力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当没有听见,迈步走进公事厅内,走到左子光的身旁,笑道:“辛苦你了,将明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淡淡一笑,说:“大多数公文,都批上阅和已阅罢了,辛苦什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闻言,不由开怀一笑,这个左子光学好很难,学会偷懒,却的确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“将明啊,那个蛮女老是关在我的后院,唉,麻烦很大啊。”李中易一阵唉声叹气,突然丢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想法,“将明啊,不如就由你替我代管那个蛮女吧,不要推辞哦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瞠目结舌的望着李中易,他做梦都没有料到。他仅仅是找了颦儿,信口问了一下那个蛮女的现状,李中易竟然就察觉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李中易端起茶杯。小啜了一口,有些得意的瞥了眼左子光。这小子对于一般的美人儿,都没个正眼,却偏偏跑去询问仁多琴呐娜的近况。

    若说其中没有鬼名堂,李中易乃是情场老手,岂能相信?

    “老师,学生……”左子光正欲想办法遮掩心思。李中易却摆着手说,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那我就将那个蛮女交给姚洪去管了。他家娘子自从去世之后,一直没有续弦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圆瞪双眼,犹豫了一会儿,这才粗声粗气的说:“我就是想看一看。这蛮女究竟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。聪明绝顶的左子光,居然是个情场稚儿,大白痴一枚,说出去,谁信呐?

    “嗯,我就一个要求,异族之女,只可为妾。其子无家族继承权。”李中易觉得有些事情,还是提前划下红线比较好。免得将来出麻烦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老部下,一共分为三层,排在首位的就是郭怀、姚洪以及左子光这些死心踏地跟着他卖命的嫡系人马,其次是破虏军的官兵,再次是李中易在三司盐铁副使任上重用过的下级官吏。

    小圈子问题,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,从来没有被真正禁绝过,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    党外无党,帝王思想,党内无派,千奇百怪,毛太祖的精辟论断,的确揭示了党同伐异的精髓。

    电视剧走向共和里面,李鸿章,李中堂的一句话,也确实说到了点子上:老子不用人为私,难道还用人为公?

    北宋和南宋的结局,实在是太惨了,如果不是耶律楚材的劝阻,南人险些被全部屠杀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崖山之后无中国!

    李中易还很年轻,他的内心深处,一直藏着一些惊世骇俗的某些想法。如果手头没有得力的可用之人,一切都将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。

    左子光没有丝毫犹豫,断然说:“接我家业者,必定是汉妻,而不是蛮妾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笑道:“那你回头就领了她去,嘿嘿,别打不过她,反被欺负了哦。”笑得很不正经。

    左子光早就被李中易熏陶得脸皮够厚,他嘿嘿一笑,说:“再烈的蛮马,到了我的手上,也要乖乖被骑。”

    和不通武艺的李中易大不相同,这左子光出身于将门之家,从小就在父祖的教导之下,筑基习武,打熬筋骨,这么多年练下来,身手已经异常了得!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李云潇,看了眼左子光,又瞅了瞅李中易,他心想,公子此举可谓是一箭多雕。

    左子光纳了仁多琴娜为妾,由于得偿所愿,从此对李中易更加忠心不二,乃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党项人都知道,左子光乃是李中易身边的心腹,甚至被安排代掌刺史之权。

    李大帅的心腹,纳了党项人为妾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之后,整个灵州的党项人,肯定会比此前更加安心。

    实在是妙不可言的一招啊,李云潇将此事牢记于心,他需要跟着李中易学的东西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解决掉了仁多琴娜的问题之后,李中易这才命人,将杨正高提进公事厅。

    “汝之钱财,本就是本观察的,这个不必多言。”李中易懒得搭理磕头如捣蒜的杨正高,直截了当的说,“而且,你的所谓灵州舆图,本观察一点都稀罕。灵州的党项各部,大多入我瓮中,有这些活舆图在手,本观察还需要犯愁么?”

    杨正高吓得脸色苍白,赶忙哭喊道:“观察,小人还有一物,那就是整个灵州通敌诸人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为刀殂,杨正高为鱼肉,这杨某人怎么可能逃得出李中易的手掌心呢?

    终于等来了最想要的东西,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本官平生最恨被人要挟,你且将通敌名单一一写来,如果一人不漏,本官倒是可以考虑法外施仁,饶你家某一子不死。”

    面对李中易赤果果的威胁,杨正高明知必死,为了杨家血脉能够继续繁衍下去,他也只得眼含热泪。将和他一起通敌卖国的同伙们,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潇松,按照名单抓人的事。就交给你了。”李中易阴狠的说,“胆敢武力拒捕者,全族杀光,一个孽种都不许留下!”

    李云潇兴奋的脸都红了,他搓着手,异常狠辣的说:“公子,我倒希望有人反抗到底呢?”

    杨正高发现。李中易递给李云潇的名单,并不是他所招供的那一份,不由吓得连打了好几个寒战。

    他偷偷抹了把汗。暗暗庆幸不已,如果不是他见机得早,只怕全家就死绝了,哪里还会后代替他上香扫墓!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一声令下。整个灵州城四门紧闭。缇骑四出,将几十个暗通党项,出卖大汉族利益的乱臣贼子家族,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。

    “小女久慕观察之神威,非常愿意自荐枕席,为婢即可。”杨正高转动着眼珠子,不仅想给独子找条活路,更想留下女儿一命。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的看了一眼杨正高。他心里明白,由于后院一直被心腹牙兵被保护得水泄不通。所以,费媚娘藏身于后衙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出去。

    杨正高一定是以为,李中易的身边并无女子伺候,所以,才会提出这种厚颜无耻的建议吧?

    “汝子汝女,只配为贱奴!”李中易虽然好色,好的却是极品之色。

    李中易后院所藏之美娇娘,品种之齐全,颜色之精美,除了大周至尊柴荣之外,不作第二人之想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说,仅仅高丽的绝色三胞胎姊妹,就连柴荣的皇宫大内之中,都没有类似的美妙组合。

    柴荣的身边,也仅有五代四大绝色之一的小符贵妃罢了,李中易却已经是周嘉敏名正言顺的良人,藏在州衙内的费媚娘,更已经怀上了李中易的孩子。

    杨正高表面上被李中易驳斥得哑口无言,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,通敌乃是灭三族的大罪五代没有灭九族,独子和女儿只要能够活下来,哪怕是为奴为婢,至少延续了杨家的血脉不绝。

    李中易毕竟是现代人的灵魂,对于卖国的汉奸本人,他本着除恶务尽的态度,这一点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只是,要把这么多汉奸的整个家族都杀光,他确实没有这么想过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权限,灵州的汉奸们,凡是有官诰的,在本州定案之后,都必须械送开封,由大理寺、刑部和御史台三司会审定谳。

    当然了,规定只是规定罢了,李中易手头掌握的自由裁决权,大得惊人。他只需要给这些人,扣上武力拒捕、蓄意脱逃或是图谋造反的帽子,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杀光,而没有半分责任。

    搜捕工作持续进行了一天两夜,最终,李云潇兴奋的跑回来禀报说:“公子,名单上的汉奸,一个都没跑掉,全部就擒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在河池县城里头,紧闭四门,抓捕赵匡义和慕容延钊的时候,李云潇一直就在身边旁观。

    如果,李云潇没有从中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,那也就太笨了啊!

    见了李中易鼓励的神色,李云潇笑嘻嘻的说:“抄出来的金银、铜钱和绢帛、粮食、粗盐,简直堆积如山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着说:“在这极西北的边陲之地,金银和财宝的用处并不大,主要是粮食、粗盐和田地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咧嘴笑道:“据小人私下里琢磨,抄来的金银铜钱,咱们应该自己留着发饷钱。至于,田地嘛,咱们留着也无用,干脆按照人口分配给灵州的汉人老百姓,然后让他们每家出一丁从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睁大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李云潇,问他:“你读过旧唐书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。我倒是听您偶然提及过,大唐兵锋之盛,全在精锐的府兵制度。等安贼禄山崛起之时,大唐的府兵制度,早就崩塌殆尽。”李云潇察觉到李中易的神色有些不对劲,心里不由一虚,开始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