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由于俘虏太多,而李中易的嫡系部队却严重偏少,经过利弊权衡,妥协的结果是:百夫长以下的官职均由奴隶兵中选拔的勇士来担任,千夫长则是清一色的汉军。

    为了最大化的控制住这支骑兵部队,李中易在百夫长这一级,加了镇抚这个职务,由汉军担任,职权范围类似后世的政委。

    李中易始终记得三湾改编,支部建在连上,对于红军战斗力所起的巨大作用。

   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尤其是这么多野性未驯的党项人,李中易必须考虑到反噬的威胁,所以,加强了对于基层的控制。

    近两万俘虏之中,除了老弱病残、女人和小孩子,以及被贬为奴隶的狗头部落的牧民之外,再减去被奴隶们砍死的近两千党项贵族,最终可以被编入朔方骑兵部队的精壮奴隶,刚好超过3000名。

    由于,党项人几乎没有纪律意识,所以,李中易并没有急着带这些收服的党项骑兵回城,而是就近选了一座山谷,在那里扎下大营,就地进行整编。

    经过整理之后,李中易手头的党项人,呈现出明显的金字塔式的等级制度。

    最上层的党项人,是李中易一手提拔起来的三十个百夫长,以及三百名十夫长。其次是两千多名前汉人奴隶,这些人便是李中易真正依赖的重点,也是骑兵部队的主力军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诸多中小部落的牧民,再下面则是牛头部落、叶河部落的牧民,处于被压迫的最底层的是前狗头部落的俘虏。

    对于没有多少财产的党项人小部落来说,李中易做主,分给他们一大片夺自狗头部落的肥美牧场。就是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毛太祖打土豪分田地,李观察则是吃大户分草场,分的东西不同,性质却基本相似。

    三千骑兵部队里面,有两千多汉人前奴隶。以及一千多党项人前奴隶。基本是6:4的局面。

    只是,由于千夫长都是汉军将领,百夫长身边又有汉军镇抚的存在。汉军在整个骑兵部队里面,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对于李中易的安排,郭怀起初有些不解,他私下里问李中易:“既然汉人奴隶有两千多人,还有必要安置党项人的十夫长和百夫长么?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。扭头看向左子光,笑道:“将明,你来解释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放下手里的毛笔,一边揉动着发酸的右腕,一边笑着解释说:“在整个灵州,党项人比咱们这些汉人,要多出很多。如果。一点甜头都不给党项人留下,只会把他们全都逼到咱们的对立面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党项人都有马,机动能力非常强。今天在这里骚扰一下,明天又跑到那边去打劫。咱们就很难在短期内稳定住灵州的局势了。”左子光瞥了眼仗外正在接受纪律训练的翻身党项人,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,“咱们提拔起来的十夫长和百夫长们,以前都是比灰尘还卑贱的奴隶,如今得到了大帅的提拔,又得了不少的钱财。如果,这些人将来再分到,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各族的公主和贵妇,嘿嘿,你说说看,他们会不会死心踏地的跟着咱们干?”

    李中易见郭怀频频点头,就笑着说:“权力、钱财和美色都给了,再加上严密的控制,咱们不敢说高枕无忧,至少短期内,这些党项人的新贵,不会有反叛之心。”

    郭怀猛一拍大腿,怪叫道:“唉,如果您不做解释,我这个大老粗,还真没有想到其中竟然有这么多的道道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接着补充说:“当然了,隐忧也是有的。野心从来不是一开始就有的,一定是随着实力的壮大,不断茁壮成长。有些人党项人,百夫长当久了之后,又提拔不上去,难免会产生怨怼之心。这个时候,咱们就要找理由,找机会,断然处置了。最好的方法,是让他们窝里斗,而不是把矛头对准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借用大帅的话说,分而治之,留下希望,让他们认命!”左子光笑得很贼,两眼直冒精光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望着郭怀,说:“统治异族,五分军事,五分政治,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,不能有所偏废。”

    郭怀知道,李中易这是在提醒他,不能公然歧视这些归顺的党项人,即使对他们的权力有所限制,也必须利用智慧,借用游戏规则的制订权,而不是简单粗暴的蛮力。

    “那个仁多贵的汉话说得很流利,回头你派人盯着他,让他教骑兵部队中的党项人,学习汉话。”李中易语重心长的说,“书同文,话同音,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郭怀以前当过蜀军的斥候副都头,比较擅长骑马侦察,所以,李中易安排他做了骑兵部队的都指挥使,务必牢牢的将这支新生的战略冲击力量掌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学会了骑马,可是,对于骑兵作战,他依然是个门外汉。

    所以,关于骑兵部队的各种条令,暂时只能靠郭怀去慢慢的摸索了。

    在山谷内,整军了半个月之后,三千骑兵部队的编制,基本固定下来,百夫长和十夫长们,至少都认识了自己的部下。

    郭怀忙着整军,李中易每天也没闲着,他的主要工作是,裁决各个部落之间的草场划分问题。

    涉及到长远的利益问题,其实是不论哪个民族,都最最头疼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灵州境内的草场情况,也是两眼一抹黑,几乎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心里却有数,不能让大族继续占据最多也是最好的草场,否则的话,时间一长,必定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安禄山也不是从第一天开始,就有反叛之心,实力的壮大,才是助长野心的最好催化剂。

    所以,在分配草场的时候,李中易优先考虑到了,参加骑兵部队的党项军人的权益,至少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,过上富裕体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就是灵州版的先军政治!

    任何一项政策的出台,都不能刻舟求剑,而要根据实际的情况,进行调整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看来,被奴隶们镇压的前党项贵族的家属们,这些人心怀不满,乃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问题是,怎么团结大多数党项人,孤立或是欺压这些一夜之间,由贵人变成奴隶的前贵族家属?

    整军的半个月,每天都有无数人来求见李中易,令他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清晨起来的时候,李中易脑子里灵光猛的一闪,与其他在这里头疼脑热,不如把分配草场的决定权交给那些部落的新贵们去集体讨论啊。

    于是,李中易果断下令,每个部落出两名代表,在他的亲自主持下,集体讨论草场的归属问题。

    等众人都被召集到一起之后,李中易只是做了简单的开场白,就不再吭声,含笑看着各个部落的代言人,争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在一旁充当翻译的仁多贵,转动着眼珠子,忽然小声问李中易:“观察,吵得这么乱,恐怕难以吵出结果啊?”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心怀鬼胎的仁多贵,笑着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吵不出结果呢?”

    仁多贵看不出李中易的心思,只得陪着小心说:“几十个人吵来吵去,小人以前很少看到吵出结果,只会把彼此之间的仇恨越结越深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冷眼看了看仁多贵,他心里暗想,党项人里边,还真有明白人呢!

    鉴于仁多贵的表现,李中易也跟着打定了主意,如果不能驯服这家伙,就找个机会让他人间蒸发算了。

    仁多贵见李中易只笑不语,心里不由一阵发毛,他暗暗埋怨自己,不该多话啊。

    李中易置身事外,让各个部落的长老去吵架,这就等于是把他本人彻底摘了出来。

    分配草场的原则,李中易就一条,只要你们吵到了没了意见,他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二去的,由于李中易的退出一线,各个部落的代表,也没了搞暗箱操作的渠道,大家终于可以平心静气的坐下来,商量各自势力范围的归属问题。

    有些部落本身就很小,野心也不可能太大,得了一点小便宜,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大部落原本不需要关注小部落的利益,只凭着兵强马壮,就可以拿到一切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,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,如今已经是李中易这个汉人说了算,大部落用来恐吓小部落最大的法宝,被彻底废除了武功。

    既然打不得,那就只有慢慢的谈了。鱼有鱼路,虾有虾道,小部落有李中易默默的在后边撑腰,也不怕大部落的恐吓,据理力争,讲规矩谈道理论关系,也争到了不少的利益。

    李中易稳坐钓鱼台,只要部落之间达成妥协,他这边也就痛快的盖印确认,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分配草场的问题,一个接着一个的解决掉之后,李中易心里暗暗松了口气,在下场平衡被打破之前,灵州附近的党项人算是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可能寄望,只经过一次协商,就可以永远的解决掉各个部落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。

    真理永远只存在大炮的射程之内!

    大唐强盛的时候,可以灭掉土谷浑,建立安西都护府!当大唐衰落的时候,连长安都丢了,实力才是制定游戏规则的根本性力量!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